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195章 胖子做“导游”,胖子版本盗墓笔记

第195章 胖子做“导游”,胖子版本盗墓笔记

随着白毛旱魃的离去,刘猛目光落在那一块压棺石上,上面刻着文字。
  
  刘猛看了半天,除了极个别的繁体字不认识外,他大体弄清楚了对方的目的。
  
  这个人是一个摸金校尉,来沉船墓的目的是寻找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他是在西域一处墓穴的藏书里得知三身国的存在。
  
  后来,这个人经过多方找寻,找到沉船墓,可惜,运气很差,遭受汪家人的追杀。
  
  最后,这个摸金校尉就死在这里,留着这一段文字的目的是,提醒后来者。
  
  三身国?
  
  刘猛眉头一皱,努力的回忆起来,好像上古时期的确有这个国家的。
  
  可惜,刘猛身边也没有别的设备,无法将这些文字给记录下来。
  
  最后,刘猛叹了一口气,往盗洞里面跳了过去。
  
  下面是水潭,周围是密密麻麻的海螺一般的动物的壳子。
  
  现在刘猛明白那个摸金校尉的绝望,当初他头上是周围用松油填充的压棺石,下面有水,绝对是插翅难逃!
  
  “得了,现在只有一条路,潜下去。”
  
  水中,胖子朝着吴天真他们比划起来。
  
  刘猛虽然是最后跳下去的,因为有避水珠的帮助,他如鱼得水一般的,瞬间便是游到最前面。
  
  最终,刘猛他们从水潭探出头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于一处偏殿之中。
  
  水潭中间还有一个青铜鼎!
  
  胖子、吴天真和闷油瓶他们此刻已经上了岸,正在四处打量着偏殿四周。
  
  刘猛游道青铜鼎那里,打量了一番,这是方士炼丹用的丹炉,里面还残留着一些药渣!
  
  接着,刘猛凑近了一看,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不会是禁婆的骨头吧?”
  
  当即,刘猛便是下意识的往后面倒退了两步。
  
  不过这是好东西,玩意以后用得着!
  
  当即,刘猛便是屏住呼吸,从丹炉里面将那两块骨头给小心翼翼用防水油布包扎好,然后,往对面跑了过去。
  
  好在,胖子和闷油瓶的都吴天真抱着的瓷瓶给吸引过来。
  
  等到刘猛上岸的时候,胖子笑着说道。
  
  “刘兄弟,莫非你也迷路了?”
  
  刘猛摆了摆手,目光望着池子,因为不是原来就有水的,那么,会间歇性的涨潮和落潮。
  
  因此,刘猛要做的就等待!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伴随着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水缓缓的退去,露出往下面的阶梯。
  
  刘猛和吴天真他们面面相觑一番后,便是往下面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便是来到底部,下面是九口棺材。
  
  只是,雾气缭绕的,刘猛的电筒光照射过去,层层折射,看的不是很清楚。
  
  “嗨,果然别有洞天啊。”
  
  胖子打量着四周,道,
  
  刘猛走进了才发现,八口小一点人形石棺,跟人等高的。
  
  石棺以伏羲八卦的位置,拱卫中间那一口几乎是它们两倍大小的石棺!
  
  此外,石棺上雕刻着青铜树的花纹。
  
  难道跟秦岭神树有关?
  
  此刻,吴天真还不知道老痒的事情,自然不知道青铜树的古怪之处。
  
  “这是什么墓葬结构?”
  
  胖子用手敲了敲一旁的小石棺,竟然是空心的:“谁这么无聊啊,石头还要掏空了,就为了做一口石棺?”
  
  “应该是为了藏风纳气,从而避免招惹邪物。”
  
  刘猛轻声说道:“除此之外,还有邪物坐镇。”
  
  “什么?”
  
  当即,胖子下意识的往后面倒退了两步,原本他还想着去那一口大的石棺那里瞅瞅,有没有什么冥器。
  
  毕竟,那口石棺这么大,里面肯定会有不少陪葬品的。
  
  现在听到刘猛这么说,胖子感觉里面肯定是一个很恐怖的大粽子。
  
  “会不会还是旱魃?”
  
  胖子旋即摇了摇头,道:“不对,不对,这里没有尸气的,应该是海猴子?”
  
  “不管是什么,咱们还是少招惹微妙。”
  
  吴天真提议道。
  
  “放心,那是空的。”
  
  刘猛笑着说道。
  
  什么?
  
  胖子一愣,不过之前刘猛已经站露出惊人的听力,他自然不会怀疑的。
  
  “胖爷我这是,程咬金拜大旗——运气好。”
  
  于是,胖子便是兴冲冲的跑到那一口大石棺那里,下一刻,他便是会如同被火烧着屁股一般的跑了回来。
  
  “不好,不好,这是禁婆的老巢啊。”
  
  原来,刚刚胖子看到石棺之中有些许的头发残留,他沉声道:“我估摸着这禁婆长期泡在海水之中,头发也缺少保养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看咱们也就别去打扰禁婆他老人家,也没有带什么礼物的。”
  
  “哈哈,胖子,原来也有你害怕的时候啊?”
  
  吴天真打趣道。
  
  “你懂什么,这叫有一种前进叫撤退。”
  
  就在此时,上空落下一团白色的瘴气!
  
  “我去,好浓的PM2.5!”
  
  胖子嚷道。
  
  尽管吴天真、刘猛他们四人相距不远,可是在如此浓郁的雾气之下,竟然彼此看不到对方。
  
  只能通过声音判断方位。
  
  “刘兄弟,你们在哪里啊?”胖子嚷道。
  
  “不好,我们还不确定水什么时候涨上来,咱们这里很危险的。”
  
  吴天真也慌了。
  
  “怕什么,不就是水吗?”
  
  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胖子,你别大意,湍急的水流冲击下来,可以将人砸晕,到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漂道什么地方的。”
  
  吴天真连忙说道。
  
  “哦,那,那,问题是,看不到路了啊。”
  
  胖子挥了挥手中的手电筒,道:“如今成了睁眼瞎,有这东西有毛用啊?”
  
  “胖子别吵。”
  
  刘猛眉头一皱,他敏锐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雾气之中有东西过来了。
  
  现在,胖子对于刘猛的能力没有丝毫的怀疑!
  
  “胖子,你往后倒退两步,鱼枪准备好。”
  
  刘猛轻声说道。
  
  “好咧。”
  
  胖子依然看到不到前面有什么。
  
  沙沙!
  
  沙沙!
  
  “小张,你看看吧。”
  
  霍铃坐了过来,递过来一只瓶子,嘟着嘴,道:“这一次,你可不许敷衍我。”
  
  “他有什么本事啊?”
  
  “就是,闷油瓶一个。”
  
  “行了,你们两个刚刚研究了半天,不也是什么也没有。”
  
  霍铃气鼓鼓的说道。
  
  “这个,我,我快要想起来了。”
  
  “对对,我好像在一本手札里面看到过来的,你让我想象。”
  
  “行了,行了,就靠你们的这些人的脑袋,黄花菜都凉了。”
  
  霍铃摇了摇头,显然并不相信其余的队友。
  
  “你觉得这是一串数字?”
  
  “呵呵,我估计他心中也没有数。”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刘猛惊讶的发现自己如同穿越到20年前一般,正在看到那时候的闷葫芦、三叔他们一群人正在这里探险的经过。
  
  此时,胖子有些受不了了,他一直保持着准备插过去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很难受的。
  
  “哎呀,刘兄弟,我受不了了,那东西还在不在?”
  
  胖子连忙问道,其实他也能感受到脚步声,可是气人的是,他看不到人。
  
  莫非是遇到鬼了?
  
  胖子心中焦急不已。
  
  “胖子,你是不是怕了?”
  
  吴天真笑着问道。
  
  “乱说什么,胖爷我这是迫不及待了。”
  
  胖子打肿脸充胖子,喝道:“哎,我说天真,你怎么不去关心关心小哥啊?”
  
  “对了,小哥?”
  
  吴天真试探着喊道。
  
  浓雾之中,吴天真自然看不到闷油瓶的身影,不过闷葫芦经常神出鬼没的,他似乎也习惯了。
  
  “吼吼!”
  
  此时,刘猛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一次过来的不是影像,而是幽魂。
  
  “胖子,前面快,动手——”
  
  刘猛喝道。
  
  胖子眉头一皱,他前面其实什么也没有,不过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鱼枪刺了过去。
  
  “啾啾!”
  
  黑暗之中传来幽魂的惨叫声。
  
  “什么东西?”
  
  胖子惊得一身都出来了。
  
  “是一个婴儿。”
  
  刘猛幽幽说道。
  
  “我去,兄弟,神了啊,你有阴阳眼吗?”
  
  胖子不解的问道。
  
  “别说话,又过来了。”
  
  拥有“破虚妄眼”的刘猛,身形一闪,双手齐动,飞刀出手。
  
  “咻咻!”
  
  当即,又有两个鬼婴被击中,烟消云散。
  
  此时,突然浓雾之中传来一阵诡谲的声音,顿时其余的鬼婴便是缓缓退去。
  
  “这是什么情况?”
  
  胖子眉头一皱,问道。
  
  “卡啦!卡啦!”
  
  刘猛突然轻微的类似齿轮移动的声音。
  
  “不好,机关有开始运作了,”
  
  什么!
  
  “刘兄弟,你别吓我啊。”
  
  胖子眉头一皱。
  
  “他没有说错,里面的确有机关。”
  
  此刻,闷葫芦总算是又想起什么来了,道。
  
  “哎,小哥,真的假的?”
  
  吴天真眉头一皱,打着手电筒朝着四周晃了一圈,道。
  
  “就是在这里。”
  
  循着从前的记忆,闷葫芦走到那一扇门处,幽幽说道:“和那一次一样,宿命的齿轮又开始转动起来。”
  
  “行了,行了,小哥别拽词了,你就说有没有危险吧。”
  
  这才是目前胖子最关心的事情。
  
  刘猛走到门口打量着是石壁上的绘画,主角竟然是人首蛇身的怪物,更离奇的是,它竟然有三条尾巴,身后有一群正在驱逐这个怪物。
  
  “从浮雕上的服饰来说,这些钱应该是上古时期的先民吧。”
  
  刘猛脑海之中回忆一遍,那些人服饰还是原始的兽皮之类的,拿的武器更是粗糙不已。
  
  “奇怪了,如果这真的是明朝时期的墓的话,这风格也太迥异了,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啊。”
  
  吴天真插嘴说道。
  
  “是这么个道理!”
  
  胖子笑嘻嘻地说道:“我看这是麻子敲门——坑人到家了!”
  
  “所以我才说,从一开始这就不是墓穴。”
  
  刘猛沉声说道:“更像是一个陷阱,吸引着外面的人前赴后继的过来探险,更准确的来说,是送死。”
  
  “有这么玄乎吗?”
  
  胖子眉头一皱,道:“看来这个阿凝不地道啊。”
  
  刘猛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想到那个被坑死的摸金校尉。
  
  “或许这就是三叔会再度过来的原因。”
  
  吴天真眼睛一亮,道。
  
  “哎呀,要我说,这就是古代的旋转寿司。”
  
  胖子笑着说道:“老汪一时心血来潮,想要跟我们隔空斗智!”
  
  “放心,就算是有机关的话,也不会多么可怕的。”
  
  刘猛不假思索的说道:“毕竟这里是海水,以古人的工艺,就算是有什么精巧的机关都在水的腐蚀以及压力双重作用之下,失去作用的。”
  
  “如此一来的话,我估计老汪能够用的就是潮汐的力量。”
  
  “这些水的突然消失就是很好的证据啊。”
  
  “不错不错,伟大的脑袋总是不谋而合的。”
  
  胖子笑着说道:“不过,问题是,接下来该往哪里走呢?”
  
  “这里一共有九道暗门。”
  
  闷葫芦幽幽说道:“这就是蹊跷的地方,倘若只有八道门的话,我们都知道这是《奇门遁甲》,可是偏偏老汪却是反其道而行之的。”
  
  “换句话来说,就是此路不通了。”
  
  胖子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道。
  
  “行了,要不抓阄,运气不好的,早晚一个样。。”
  
  胖子不假思索的说道:“反正,心肝没掉进肚里——迟早是个事。”
  
  “你还不如蒙一个呢。”
  
  吴天真想了想,道:“按照奇门遁甲的说法,八门分别是:开、休、生、伤、杜、景、死、惊。”
  
  “按照老汪的性格,‘死’门可能跟‘生’门交换,所以,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选择‘死’门吧。”
  
  “哎,天真,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啊。”
  
  胖子摇了摇头,道:“那不如选择那个无字门,怎么样?”
  
  “反正都是碰运气而已。”
  
  “哎,刘兄弟,你怎么说?”
  
  此时,刘猛走到门口那里,开始倾听里面的机关的运作。
  
  “哎,刘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呀?”
  
  胖子瞪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道。
  
  闷葫芦依然陷入回忆之中。
  
  刚刚在突如其来的迷雾之中,刘猛看到闷葫芦他们一行人采用的办法,不过,这其中跨度有点大。
  
  而且,还有三叔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因此刘猛不想冒险。
  
  “嘎吱!嘎吱!”
  
  就在此时,刘猛通道右侧的“惊”门那里,传来一阵爪牙摩擦的声音。
  
  “我们从这一扇门走吧。”
  
  刘猛笃定的说道。
  
  “惊门?”
  
  胖子眉头一皱,道:“刘兄弟,你确定没问题吗?”
  
  “不对。”
  
  闷葫芦摇了摇头,接着他便是将他记忆的那一部分如何选择正确的门的经过,大体叙述了一遍。
  
  “哎,我说闷葫芦,你这记忆时灵时不灵的,靠谱吗?”
  
  胖子跟闷葫芦认识在先,也是见识过他的能力的,就是经常玩失忆。
  
  另一边,则是刘猛,跟胖子是酒友,鬼船上勇救阿凝等等,都证明他也是一个有实力的小哥。
  
  “天真,你怎么看啊?”
  
  胖子瞅了瞅刘猛,又看了看闷葫芦,道:“难道真的对着那一块石碑,梳头找出路不成?”
  
  咔啦啦!
  
  可惜,并没有时间留给胖子去梳妆打扮。
  
  就在此时,身后的门突然缓缓移动开来。
  
  “不好,快走。”
  
  刘猛连忙催促道,然后推开面前的“惊”门。
  
  “怎么了?”
  
  胖子便是很明白,怎突然就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