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275章 拍卖会

第275章 拍卖会

        第275章    拍卖会
  
          “小天真,还愣着做什么,火车来了,赶紧上车。”
  
          见小天真愣在哪里刘猛催促道。
  
          几个人上了火车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后便是等待。
  
          按照计划当火车穿越星城东北方向隧道的时候下手,现在距离哪里还有几十公里的距离,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这段时间正好让他们打探张三鞭在哪里,这个任务自然落在小天真身上了。
  
          他的那一张嘴黑的说成白的根本就不算事。
  
          小天真也果然不负众望,上车才十几分钟他就打探到张三鞭的位置。
  
          待他将消息带回来之后刘猛、二爷便开始准备。
  
          小天真留下来照顾二爷的夫人,二爷负责动手而刘猛责负责接应。
  
          刘猛跟二爷两人离开自己的车厢,来到张三鞭所在的车厢,他们先是在门口观察,发现要想在这里下手十分不容易。
  
          张三鞭单独一人一个小包间,门外还有两名强壮的守卫,根据观察这节车厢所有的包间里全部都是他的人。
  
          也就是说二爷下手的时候一旦被发现那么就是产生他们两人面对整个一节车厢几十个对手的局面。
  
          另外车厢里面狭窄根本施展不开手脚,如果张三鞭动枪的话他们两个将无处可逃。
  
          “轰隆……轰隆……轰隆……”
  
          就在这时火车开始进入隧道,车厢里也变得一片漆黑。
  
          刘猛跟二爷此时必须动手,不然错过了这个机会一路上将不会出现第二次这样有利的下手时机。
  
          刘猛跟二爷两人进入车厢,同时举起手刀往张三鞭所在包间门口守卫的脖子上砍去。
  
          没有发出一点动静,两人就昏了过去。
  
          二爷走进包间便开始动手,只是他刚摸到拍卖会的请帖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钳住,怎么都收不回来。
  
          二爷震惊不已,他对自己手上功夫十分自信,从来只有他不愿意拿的东西没有他拿不到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失过手。
  
          就在这时,火车开始缓缓从隧道里驶出,车厢里也有了光线。
  
          如果还不能得手从这里逃离,占据整个车厢的张三鞭的手下将会把刘猛跟二爷两人困住。
  
          容不得多想,见二爷失手被抓,刘猛也冲进了车厢。
  
          既然来暗的不行,他就来明的好了。
  
          一进去刘猛就举起拳头往张三鞭脑门上砸去。
  
          张三鞭一愣,这哪里来的二愣子,完全就不讲究套路。
  
          眼看拳头马上就要砸到头上,他不得不松开二爷往一旁躲去。
  
          “哪里来的小鬼,竟然敢打我的主意!”张三鞭怒道。
  
          刘猛没有机会他,一拳不行,第二拳马上又到了,他根本不给张三鞭喘息的机会。
  
          一旁二爷悄悄往门口退去的同时给刘猛使了个眼色,刘猛知道这时准备撤离了。
  
          他的攻击更加猛烈,不断挥舞拳头将张三鞭逼到角落里。
  
          张三鞭心里苦啊,他的一身功夫都在鞭子上,此时在火车上他根本就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实力。
  
          再加上刘猛的拳头虽然毫无章法可言,但劲道却大得很,他尝试过阻拦刘猛的拳头,但那力道把他震得骨头都要散架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不停闪躲,但此刻竟然被逼到角落,避无可避,眼看一个拳头马上就要砸到他脑门上了。
  
          就在这时刘猛却是猛的将拳头一手然后快速退出包间从车厢走廊上的窗户跳进了跟这列火车擦肩而过的另外一列火车里。
  
          另外一列火车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将他乘坐的这列火车甩在后面。
  
          张三鞭先是一愣,随后便大声吼道,“人呢,人都死哪里去了,老子花那么多钱是用来养你们这群闲人的吗!”
  
          另一列火车上刘猛跟二爷相视一笑,虽然惊险但最后还是成功将拍卖会的请帖拿到手了。
  
          二爷脸上显露一丝担忧,刘猛安慰道,“夫人有小天真照顾不用担心,等到了帝都参加完拍卖会夫人跟小天真乘坐的火车也该到帝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车站接他们。”
  
          听了刘猛的话二爷点了点头。
  
          二十多个小时之后刘猛跟二爷出现在帝都火车站。
  
          不愧是帝都,车站一派繁忙的景象。
  
          刘猛跟二爷都是第一次来帝都,人生地不熟的,新月饭店在那个方向都不知道。
  
          幸好车站门口有很多拉黄包车的,刘猛跟二爷一人叫了一辆,“去新月饭店。”
  
          此时,去新月饭店的必经之路上一个面目清秀的少爷带着一个丫环在哪里徘徊。
  
          他对身后的丫环说道,“都安排好了吗。”
  
          “小姐请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姐,叫我公子,公子知道吗!”
  
          “是,小姐。”
  
          面目清秀的少年抿嘴冷哼一声,用手在丫环脑袋上敲了一下,“再这样我就让我爹把你卖了。”
  
          丫环吓得连忙改口一连叫了好几声公子才让少年消气。
  
          “你赶紧去车站探探,张三鞭到哪里了。”少年对身后的丫环吩咐道。
  
          接到指令丫环立马往车站那边跑去,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边跑边喊,“公子,张三鞭坐的黄包车马上就过来了。”
  
          清秀少年点点头,“嗯,让棍奴准备好,不把张三鞭打出帝都不要停手知道吗!”
  
          少年躲在路边一处墙角,等彭三鞭坐的黄包车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只要他一声令下十几个棍奴就会出手,到时候就是他本事再大也只有苦头吃。
  
          “公子,前面那辆黄包车上一身黑衣的就是张三鞭。”
  
          少年往那边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长得英俊不凡的年轻男子坐在那辆黄包车上。
  
          “你确定他就是张三鞭?”
  
          丫环点点头,“没错,就是他,什么时候让棍奴出手?”
  
          “再等等!”
  
          少年看着黄包车上那个年轻男子有些入神了,看着看着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
  
          眼看黄包车马上就要驶离这段路了,丫环着急道,“公子,还不让棍奴出手他就要走了。”
  
          “啊,什么?”
  
          “张三鞭坐的黄包车已经跑远了,棍奴没有你的命令不敢出手。”
  
          少年摆了摆手,“既然走了那就算了。”
  
          一旁丫环一脸莫名其妙,出来的时候明明对彭三鞭恨得咬牙切齿,怎么一见面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
  
          从帝都车站出发,刘猛跟二爷两人坐了半个小时的黄包车就到了新月饭店。
  
          他们两下车之后往饭店里走去,刚一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拍卖会期间不对外营业,如果是来参加拍卖会的请出示请帖。”
  
          刘猛从口袋里拿出从张三鞭哪里拿来的请帖递了过去,守卫查看一番确认了请帖的真假之后便弯腰躬身做出请的姿势,“三爷您请。”
  
          刚一进入新月饭店立马就有人上前为刘猛他们带路,“三爷,您的房间安排在二楼,是我们整个饭店最好的几间之一,希望您不嫌弃。”
  
          刘猛点了点头,“嗯。”
  
          不一会儿刘猛跟二爷就到了自己房间,是一个套间,外面是一间书房,里面是两间卧室,一间主人的,稍小的那间是下人的。
  
          “三爷有什么吩咐可以随时摇动门口的铃铛,铃铛一响立马会有人过来的。”
  
          说完这人就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刘猛在房间里看了一圈,说道,“看来这张三鞭在新月饭店老板这里地位不低,都安排上这么好的房间了。”
  
          二爷也是笑了笑,“最后还不是都便宜了我们。”
  
          刘猛跟二爷在房间里休整一番又吃了点东西便离开了房间,他们两个在饭店里闲逛起来。
  
          刚一出门,刘猛就发觉身后似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但是他一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嘴唇微动,发出一道声波,周围情况立马就浮现在他脑海里。
  
          有一个俏皮可爱的女孩正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后。
  
          刘猛笑了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跟二爷一起砸饭店里走动。
  
          门口,一个俏皮可爱的女孩偷偷的探出头去,她见刘猛已经走远,吐了口气然后拍了拍胸脯轻声说道,“吓死我了,幸好没有被发现。”
  
          此时,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已然不少,每个人都是带了目的来这里的。
  
          刘猛跟二爷虽然带了不少钱过来,但为了确保能拍到那个提出一个问题的资格,他们必须提前打探清楚才好准备好对策。
  
          如果什么都不打探直接就参加拍卖,钱花了事小,就怕最后想要的东西还拍不到。
  
          饭店的大厅是个茶楼,也是晚上拍卖会的举办场地。
  
          刘猛跟二爷两人找了张桌子坐下,一边品茶,一边探听各种消息。
  
          两人在大厅坐下没多久就有新月饭店的下人过来说门外有人找。
  
          刘猛从大厅离开见到小天真站在饭店门外。
  
          他见到刘猛出来立马冲了上来着急的说道,“我们坐的那列火车提前了几个小时到帝都,现在张三鞭已经在来的路上,这可怎么办。”
  
          刘猛笑了笑,“还能怎么办,请帖在谁身上那谁就是张三鞭。”
  
          说着便带着小天真一起进了新月饭店。
  
          等他再次回到大厅,二爷见到本该晚上才到的小天真现在就出现了顿时一愣,还不待小天真坐下,他便问道,“老八,丫头呢?”
  
          “二爷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了家旅店将夫人跟佛爷安顿好了。”
  
          二爷点点头,这时他突然想到小天真既然到了,那跟他们同一列火车的张三鞭一定也到了。
  
          “老八,张三鞭什么情况?”
  
          “二爷,张三鞭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带着一群手下气势汹汹的。”
  
          二爷面露担忧,“现在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天真来了之后顿时热闹不少。
  
          “哎,你们看,那个老道士号称断手李,天底下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刘猛笑了笑问道,“小天真也号称铁嘴,你跟他谁更厉害一些?”
  
          小天真笑道,“哪里哪里,我哪里敢跟前辈比。”
  
          这时大厅里出现一对漂亮的女子,她们相貌非常相似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天真一见到她们顿时惊呼道,“你们两个知道她们是谁吗?”
  
          不待刘猛跟二爷回答,小天真就抢先说道,“她们是一对姐妹花,号称并蒂,那一身狐媚功夫甚是了得,把哪些有钱男人迷的团团转。”
  
          见刘猛跟二爷都没有什么反应,小天真继续说道,“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这些最多也就是散客,真正厉害的拍卖的时候都是坐在二楼包厢里的。”
  
          “那看来这个张三鞭也挺厉害的啊,能坐二楼包厢。”刘猛笑道。
  
          “那可不。”
  
          几个人坐在大厅边喝茶边闲聊,时间过得很快,晚饭后拍卖会就要正式开始了。
  
          刘猛、二爷还有小天真也没有再坐在大厅而是去了二楼的包厢里。
  
          二楼总共有四个包厢占据四个方位,上来之后刘猛发现其他三个包厢里的人早已经到了,此刻正在相互打量。
  
          突然小天真惊呼道,“你们快看对面那个包厢,就是佛爷昏迷的时候请来的那个洋人医生。”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你们说他一个医生怎么有那么多少能坐到二楼来。”
  
          二爷摇了摇头,“此刻正是多事之秋,医生或许只是一个示人的身份,背地里做什么勾当谁也不知道。”
  
          刘猛可是对坐在对面包厢的洋人映像深刻,那不就是裘德考吗。
  
          望了他一眼,刘猛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第一轮拍卖没什么好东西,出价的也都是在一楼大厅的哪些散客,在二楼包厢里的人都没有出价。
  
          很快第一轮拍卖就结束了,休息了半个钟头第二轮拍卖开始。
  
          拍卖的东西是麒麟竭、蓝蛇胆,鹿活草三件稀有药材。
  
          在拍卖之前主持人宣布道,“今天这场拍卖还有特别的意义,那就是鹏三爷只要拍下其中一件东西,那么这件东西就算做是迎娶我们新月饭店大小姐的聘礼。”
  
          主持人说完小天真顿时目瞪口呆,“竟然还有些事,张副官怎么没有说,早知道就应该由我来当这鹏三爷了。”
  
          二爷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八,就你那瘦弱的身板说是张三鞭谁谁信啊。”
  
          小天真看了看刘猛,又看了看自己,“那刘猛也不像啊,张三鞭哪里有这么年轻。”
  
          说到年轻刘猛也有注意到,自从麒麟血脉达到张家族长同样纯度之后,整个人似乎在慢慢变得越来越年轻。
  
          这事情让刘猛百思不得其解,这人哪里还有逆生长的道理。
  
          楼下,大厅中央主持人说完之后便开始拍卖。
  
          这时小天真疑惑道,“不是还有一次提问机会的拍卖吗,怎么没有听主持人提起?”
  
          刘猛笑了笑,“你没来之前我们都已经打探清楚了,只要在拍卖第二轮将所有拍品拍下就能得到那个提问的机会。”
  
          “好了,我宣布第二轮拍卖开始,每一件拍品的起拍价为20万大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