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283章 又见青铜棺

第283章 又见青铜棺

刘猛眉梢一挑,忽然想起系统曾经说过,自己的血似乎远比麒麟血还要强悍,说不定对这邪祟就有压制的效果,这么看来,这株蛇手鬼腾也不是没有破绽。
  
  他心头一动,决定再试验一次。
  
  不远处,睁开百颗血目的蛇手鬼杨,对一条赤色树根忽然干瘪下去,似乎也有些不解,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刘猛眼中晦涩光华闪过,用匕首划开手掌,一个箭步掠向那株邪异至极的树,嘴角挂着一抹冰冷的笑!
  
  一树的血色眼睛都朝他望了过来,眼眸转动时,闪动着猩红的光。刘猛闭眼睛,不去看那些古怪眼珠,只是探出双掌,两只手掌都划开了一道孔子,有鲜血渗出。
  
  随后众人便看到了此生难忘的惊险一幕!
  
  刘猛竟是空手去抓蛇手鬼杨的树枝,那面可是有百余只血色眼眸呀!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刘猛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自己血脉对蛇手鬼杨的压制效果不强,他就会抽身急退,绝对不会有半点的迟疑。
  
  死中求活,可不是一味求死,刘猛一向分的很清楚。
  
  在刘猛抓住树枝的刹那,整座祭坛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然后,众人便看见刘猛抓在树枝的手安然无恙,反倒是蛇手鬼杨一根根睁开血目的枝丫,疯狂的扭动着,却不敢扎向刘猛。
  
  它畏惧这个人的血液,只能不甘的乱颤,发出一阵阵尖啸声。
  
  刘猛赌对了,那让人气血暴动的奇诡梆子声终于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声凄厉的尖啸,众人都能听出其中蕴含的怨恨与不甘。
  
  虽然刺耳,但终究比刚刚诡秘梆子声好了太多,至少不致命。
  
  祭坛,刘猛掌心处渗出的猩红血液似乎在灼烧蛇手鬼杨,有丝丝缕缕的青烟从树枝不断冒出。
  
  刘猛嘴角微翘,还想吃自己的血肉?让你一次性吃个够!
  
  他一只手抓住树枝,另一只手摸出腰间的双管猎枪,朝着树根便一枪,
  
  嘭!
  
  双管猎枪的轰鸣声响彻祭坛,在树根炸出了两个不小的破口。
  
  随后刘猛将不断涌出鲜血的手,抓在那破口,整株蛇手鬼杨顿时乱颤起来,然后如同那条血色树根般,慢慢的干瘪了下去。
  
  显然遭受到了致命的重创!
  
  远处的吴邪等人都惊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刘猛竟然真能将这诡秘的蛇手鬼杨诛杀?
  
  胖子啧啧称奇道:“刘爷真是太强了,长满眼睛的妖树都能杀,真是绝顶身手,看的胖爷我一阵心潮澎湃!”
  
  闷油瓶淡然说道,“他的血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对邪祟克制效果非常大,否则就算是身手再好,也只会被蛇手鬼杨撕裂。”
  
  众人说话之际,刘猛已经从背包中拿出几个自制的火把,点燃之后,就拿在手中,然后往这株蛇手鬼杨身倾倒原本用来制作火把的煤油。
  
  他想要将这株蛇手鬼杨彻底烧死,浇煤油后,刘猛放开了蛇手鬼杨,将火把投掷过去,可能是因为这株怪树濒死,并且到底是木制的原因,很快就被点燃了起来。
  
  蛇手鬼杨身一颗颗血目纷纷炸开,一股幽绿色的气体从蛇手鬼杨身弥漫出来。
  
  这是它吞噬千百具尸体,凝聚出来的尸毒!
  
  刘猛略一皱眉,稍稍推开了几步,屏住呼吸,不去闻这幽绿色的尸毒。
  
  一团赤色的火焰在祭坛中升腾而起,蛇手鬼杨渐渐被火焰燃烧成灰烬,那些游离在祭坛之外的粗壮根系,也颓然倒地,纷纷化成了灰烬。
  
  本体灭,鬼手绝!
  
  刘猛瞥了几眼火焰中的渐渐炭化的蛇手鬼杨,见它再无动静,才蹲下身来,拿出背包中的折叠军工铲,将烧焦的蛇手鬼杨挖了出来。
  
  这东西极为邪性,刘猛担心有漏网之鱼,见蛇手鬼杨的一条条根系皆是在火焰中化作焦炭,这才松了口气,将这株化成焦炭的诡异妖树一脚踢下祭坛。
  
  然后,他蹲下身来查看面前的坑洞,这是蛇手鬼杨扎根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坑洞。
  
  坑洞之中,有许多更深的小坑,那是蛇手鬼杨扎根之处,蛇手鬼杨的本体并不粗壮,树干只有成人大腿的一个半粗细,甚至都不如一条鬼手粗壮。
  
  甚至连它的根系也都比较正常,只有常人的手臂粗细,这便是所谓的冰山一角,那些隐藏在泥土深处,粗壮如蟒的鬼手树根,才是真正的冰山。
  
  本体偏弱,这也是蛇手鬼杨的弱点之一,不过一般人可没办法硬抗下诡秘的梆子声来到祭坛顶端,所以这个弱点也仅适用于刘猛。
  
  刘猛目光在蛇手鬼杨的树坑中巡索,他微微皱眉,按理来说,福祸相依,有大凶之处,必定有常人意想不到的宝贝。
  
  自己好不容易将那妖树烧成焦炭,难道什么收获都没有?
  
  再说了,若是没有特别之处,这株蛇手鬼杨也不可能这么邪异,那一树的血色眼眸可是瘆人的很。
  
  刘猛看的更仔细了些,很快就发现,这坑洞的底下,似乎有一抹赤红色的光芒闪过,他眼眸微微眯起,一把探出手臂,抓向那抹赤红。
  
  刚一抓住,刘猛就皱起了眉头,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十分炽热,他一触碰,手掌处便有疼痛袭来,仿佛被啃噬了一口。
  
  这东西怎么会这么烫?刘猛心中疑惑,先收回了手,从背包中扯出一卷纱布,将手掌裹,用来隔热,之后才再度抓向那抹赤色。
  
  坑洞中的泥土簌簌而落,那物件被刘猛从土坑之中拔出,竟是一把长剑!
  
  这剑通体赤红如血,仿佛流淌赤焰,剑脊很厚,足有数寸,一条流线型的血槽贯穿剑身,剑身还刻有一只狰狞的竖瞳。
  
  不过最诡异的是,这剑一边锋锐异常,另一边却无锋。
  
  无锋之处,是三十颗锯齿,像是一把伐木用的锯子,造型怪异,而且这重量也足有百斤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寻常人连拿都拿不起来。
  
  就连身体素质多次提升的刘猛,将长剑握在手中,也感觉有些沉甸甸的,并且这柄剑似乎有一股邪气不断涌出,握在手中时还微微颤动着,似乎有生命!
  
  刘猛隐隐猜到了这柄剑的来历,可还不敢确定,就用心声呼叫系统,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依旧是石沉大海。
  
  他的嘴角拉出一抹苦笑,好嘛,这系统果然是将自己放养了,自从进入古墓以来就一直沉寂着。
  
  吴邪等人在刘猛火烧蛇手鬼杨之后,就往这边走了过来,那些如巨蟒一般的漆黑树根,已经纷纷化作灰烬,一路坦途,众人很快就了这座祭祀台。
  
  此时看见刘猛正在摆弄着一柄血色的长剑,都纷纷凑前来。
  
  “刘猛你没事吧?”阿ning关切的问道,清冷的声音多了几分温度。
  
  刘猛摇摇头,将手中的血色长刀展示给众人看,“蛇手鬼杨下面就是这柄剑,你们有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
  
  吴邪微微眯眼,打量起血色长剑,没有出声,他对古物有一定的研究,并且家学深厚,翻阅了不少爷爷留下的藏书与笔记。
  
  可饶是如此,他也认不出这造型古怪的长剑,到底是哪个朝代的物件。
  
  众人都疑惑不解时,闷油瓶踏了祭坛,刚刚他蹲在烧成焦炭的蛇手鬼杨旁边,确定这株邪树已经死了,这才来。
  
  看到长剑后,他略微有些惊讶,说道:“难怪能养出如此邪异的蛇手鬼杨,原来是下面藏了一把凶兵。”
  
  刘猛笑着望向他,“凶兵?”
  
  闷油瓶的话,正好印证了刘猛先前的猜测,他想让闷油瓶继续往下说,看是不是与自己的推断一致。
  
  众人也都望向闷油瓶,脸带着疑惑与不解。
  
  闷油瓶见众人都看向自己,也不卖关子,难得多说了几句话。
  
  “三十枚剑齿,血刃刻竖瞳,正是这柄凶兵的标志。这柄剑来历神秘,据传是欧治子所冶炼的神兵。”
  
  吴邪微微皱眉道:“欧治子我知道,他是古代的铸剑大师,十大名剑有八柄就是出自欧治子。
  
  可经由他手的八大名剑: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泰阿、七星龙渊、工布,没有一柄是与这把古怪的长剑形制相似的。”
  
  闷油瓶轻轻摇头说道:“这是正史没有记载的一柄剑,据说欧治子当初冶炼巨阙剑时,铸剑的神铁还有剩余,便加了一些材料,再度开炉造剑。
  
  铸造这把剑的时候,炉火烧了十几日,炉中神铁依旧不化,剑也就一直不成,直到有一日,一条赤练蛇乘着欧治子休憩的间隙,钻进炉内,神铁才化作铁水。
  
  欧冶子察觉之后就连忙捶打剑身,最后成剑之时,剑身鬼使神差的出现了一只蛇眼竖瞳,一侧剑锋也变成了锯齿。
  
  并且剑一出世,就急于饮血,划破了欧治子的手掌,被他视作不祥之兵,还未命名,就派人封存了起来。”
  
  刘猛笑了出来,这于他猜测的差不多,这柄剑果然是铸剑第一人,欧治子所铸!
  
  吴邪则皱起了眉头,闷油瓶怎么一说,让他想起了一些东西,他似乎在爷爷的一本古籍,看到过这柄无名的凶兵,据说这是一柄会影响人神智的兵器。
  
  他不由得出声提醒道:“刘猛,我想起来了,这柄凶兵很邪性,据说会将人变成嗜杀如命的疯子。
  
  之前我在爷爷的古籍看到过,这柄无名剑在古代也曾出世,得到这柄剑的人,无一例外,都成了疯子,根本无法驾驭这剑的邪性。
  
  我不希望你出事,还是将这柄剑放回去吧。”
  
  闷油瓶也嗯了一声,显然是赞成吴邪说的话。
  
  刘猛只是微微一笑,用纱布将帝恨给层层包裹了包裹了起来,隔绝炙热,然后将它绑在了身后。
  
  “这把剑,我自有打算。”
  
  刚到到手的兵器,还没捂热,刘猛怎么会放回去,他可是一直苦恼于没有一把好兵器,眼下这把凶兵无名,是再合适不过。
  
  不说其他,单说重量,无名便要超过闷油瓶的黑金古刀,锋锐更是一看便知,那三十颗锯齿钉入皮肉中,一下就要撕扯下一大片的血肉来。
  
  至于能否驾驭,自然不需要刘猛担心,他有系统,又有神秘血脉,驾驭一柄凶兵,应该会很轻松。
  
  在刘猛说话时,阿ning按住了腰间的枪,不着痕迹的移动脚步,与刘猛站在了一起,态度十分明确,若是吴邪等人想要强行夺剑,她绝对不会客气。
  
  吴邪张开嘴,似乎还想要再说什么,但看到刘猛坚定的眼神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刘猛的决定。
  
  并且他也隐隐有种感觉,或许刘猛真能驾驭这柄凶兵呢?
  
  胖子见众人之间的气氛,有些稍稍的紧张,眉梢一挑,站出来打个哈哈道:“一柄剑而已啦,别说的那么邪乎,我们还是看看那棺材里面有啥吧,胖爷我都迫不及待了!
  
  胖爷我有预感啊,我的压堂货,就在那棺材里面。”
  
  刘猛没有去开那口棺材,而是目光扫了眼众人,他略一皱眉,问道:“老痒呢?”
  
  吴邪心头顿时一紧,目光快速的环视四周,祭祀台前偌大的广场,根本看不到老痒的影子,有的只那些树根化成的灰烬,正随着微风飘散。
  
  众人都意识到,老痒突然不见了!
  
  一个被绑成粽子,又被刘猛一脚踢的重伤的大活人,怎么会忽然失踪?
  
  众人心中都泛起了几分寒意,想到先前老痒的古怪手段,那双能让人陷入黑暗中的眼睛,都是有些后颈发凉,这不想是人能拥有的能力,透着古怪与邪气!
  
  吴邪恨恨咬牙,饶是以他的脾气,被老痒一直欺骗隐瞒,也起了真火。
  
  “草!”他咒骂了一句,坐了下来缓缓说道:“老痒是我的发小,不过他之前失踪了三年,应该就是来了这座墓里。
  
  以前他是个挺阳光开朗的人,也不知道这墓里到底有什么,竟能让一个人变化那么大,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膀,以示安慰。
  
  刘猛缓缓道:“三年时间,将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已经足够了。”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胖子笑道:“怕啥,有刘爷在,要是那个老痒还敢耍什么手段,必定叫他有来无回。
  
  别说只有一个了,就是两人老痒加起来,对刘爷来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我觉得,咱们现在最紧要的事情,还是开棺。
  
  胖爷我九死一生这么一回,可就只捞到手一个青铜器,可不够回本!”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中翻出一只蜡烛,放置在了墓室的东南角。
  
  正要点火时,就听吴邪在后面打趣道:“还点蜡烛,就不怕出现那个接引灵魂的冥火?”
  
  胖子手抖了抖,回头瞪了眼吴邪,还是将蜡烛点了。
  
  “人点烛,人点烛,老祖宗规矩还是不能忘的。”他嘟囔道。
  
  众人也就不在将注意力放在消失的老痒身,而是打量起眼前的这具棺椁,借着手电筒的火光,众人可以看到棺椁呈青绿色,面满是岁月侵蚀下长出的铜绣。
  
  又是一具青铜棺!
  
  “青铜棺,窨子棺,八字不硬莫近前...”胖子脸色微变。
  
  之前的青铜棺出来了一个独臂小杨过,谁知道这具主墓室的棺椁中的,又会是什么?
  
  刘猛背着用纱布层层包裹的凶剑无名,打量着面前的青铜棺,目光晦涩,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即将揭开青铜神树最终的秘密,可现在老痒失踪了,有很大的变数。
  
  “刘爷,你不是说青铜棺是用来封住那些凶煞的吗?这座棺椁怎么没有铁索绑缚,铁汁浇灌,也没有被人为破坏的痕迹?”胖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