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284章 发光的尸茧!深渊!

第284章 发光的尸茧!深渊!

刘猛被打断了思绪,也不在意,微微一笑,打趣道:“胖子,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胖子缩了缩脖子道:“别刘爷,胖子我还想多活几年,您就说能不能开吧。
  
  能开我就开,不能开,就算里面有金山银山,胖子我掉头就走,回个头就不算潘家园一哥!”
  
  与此同时,众人的目光紧紧盯着放置在东南角的烛火,生怕它再度变了颜色。
  
  可他们没注意到,他们的身后多了一个影子。
  
  刘猛也看了眼烛火,见到蜡烛的火焰依旧是赤红色,并且没有熄灭的迹象,也稍稍安心。
  
  刚刚他才奋力诛杀了一株蛇手鬼杨,现在手臂的伤口还往外渗血呢,若是还有些什么,可就真有点吃不消了。
  
  众人见烛火稳定,都望向刘猛,似乎就等着他呼喝一嗓子:开棺。
  
  刘猛倒是没有急着让众人将青铜棺椁打开,而是目光在青铜棺椁周围巡索,查看青铜棺椁的外面雕刻。
  
  雕刻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很多时候,会将一些尘封已久的秘密暴露出来,或是墓穴主人的信息,或是这座墓室的用途。
  
  这具青铜棺椁的雕刻与配葬墓的不尽相同,不是九龙,而是几个巨大的双身蛇图腾,双生蛇旁边还有一群跪倒的小人,像是在祭祀神灵,又像是在向神灵祈福。
  
  刘猛看了一会图腾,抬头说道:“你们看这青铜棺面的雕刻,应该是某种祭祀活动,并且这具青铜棺椁,应该是与下面的青铜树连接在一起的。
  
  所以这应该是一个棺井,真正的墓室,在这具棺椁里面。”
  
  他一边说着,一边直接伸手开棺。
  
  众人都被刘猛这猝不及防的动作吓了一跳,纷纷向后退出几步,随后这具青铜棺椁便在了众人面前打开了,一股潮湿难闻的味道顿时从棺椁内部涌了出来。
  
  吴天真等人都下意识捂住了口鼻,然后才朝棺椁内看去,果然如刘猛所说,这只是一个棺井,里面是空心的,一直蔓延下去,连接着另一个漆黑的空间。
  
  同时,还有四条铁索从青铜棺内壁的边缘延伸下去,一直延伸到下面的空间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漆黑的空间深处似乎有一点黄色的亮光。
  
  胖子一拍脑袋,笑着说道:“还是刘爷见微知著,不过这墓穴主人还真是没完没了,用一个棺井连着墓室,真是闲得慌不成?”
  
  刘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一点黄色亮光,微微出神,那就是尸茧?
  
  他想起了从黄泉瀑布被冲下来后,做的那个梦,梦里面光怪陆离并不稀奇,只是那个梦境却让他有种莫名的真实感。
  
  仿佛那就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就是他曾经经历过的场景。
  
  只是刘猛还是不明白,如果说那个梦境是真实存在的,那么梦境中的尸茧,就应该是棺井中的尸茧,那自己明明在尸茧中,为何会同时出现在外面?
  
  难道有两个自己?又或是说,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借由青铜树将潜意识具象化能力,捏造出来的复制体?
  
  那梦境中围绕着自己吟唱祈祷,说自己是终结,是遁去的一的人影又是谁?
  
  刘猛不敢再往下想了,再想下去,只怕他都要怀疑自己是否真实存在了,这便是青铜树真正的可怕之处,梦境与真实,在这里真的有可能瞬间倒转。
  
  阿宁见刘猛望着棺井深处出神,以为他之前与蛇手鬼杨厮杀时,受了暗伤,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同时,她尽量让自己清冷的声音柔和下来,说道:“刘猛,你没事吧?”
  
  刘猛摇摇头,将脑海中繁杂的思绪甩出去,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益处,不如向前多走几步,多发掘些线索。
  
  他问道:“你们都看到那棺井下的一点光亮了吧?”
  
  吴天真等人都点点头,刘猛又道:“真正的墓室便应该在那里了,都检查一下装备,同时带面罩,里面的空气可能有问题,一切务必小心。”
  
  众人都点点头,一一照做,不知不觉中,众人都将刘猛当成了主心骨,就连聪慧狡猾如阿宁与淡然的小哥,都不得不承认,刘猛真的很有感染力。
  
  一切都准备妥当,众人便抓着棺井向下延伸的铁索,向下滑去,这铁索有四根,也不知道一直延伸到哪里。
  
  黑暗中的那一点黄色的光亮实在是太缥缈了,根本没办法判断距离,不知道真正的棺室是在几十米外,还是在几百米外,又或者那一点光亮根本就是陷阱,如同钓鱼的鱼饵。
  
  不过众人还是纷纷下了棺井,却没有人发现,那道多出来的一道影子,也跟着他们一起下去了。
  
  与此同时,胖子摆在东南角的蜡烛,忽然灭了,这时候四周没有一丝风,蜡烛就那么灭了,透着丝丝缕缕的诡异,不过已经下了棺井的众人,自然是看不到这离奇的一幕。
  
  人点烛,鬼吹灯。
  
  祭祀台下面的巨大广场,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那声音是从梁师爷破烂的尸体
  
  传来的。
  
  忽然!
  
  似乎有一股阴风吹过,梁师爷那具胸口破了一个大窟窿,眼眸睁的老大,脸写满难以置信的神情的尸体,缓缓的动了!
  
  尸体睁开的眼睛里,依旧满是惊恐,苍老如树皮的脸,还是带着血污与破碎的内脏,只是嘴角向扯了扯,露出一个和栈道两具干尸很像的笑脸。
  
  那是一个狞笑!
  
  有一截鲜红的枯枝从他破碎的胸膛处钻了出来,如一条红色蛆虫般钻来钻去,可枯枝,分明有一颗小小的眼睛,是血红色的。
  
  与之前蛇手鬼杨树枝的血目,一模一样。
  
  棺井中一片漆黑,只有几支手点筒的光交替闪烁,如夜空中忽明忽暗的星辰。
  
  若非必要,刘猛等人都不会将手电筒全部打开,这也是为了节约电池,毕竟他们已经进来秦岭古墓好几天了,手电筒里的电不知道还能用多久,需要尽量节约。
  
  这棺井边缘向下延伸的铁索,滑腻的很,面长了某种真菌植物,如涂抹了润滑油一般,几乎叫人握不住。
  
  刘猛握住铁索的那一瞬,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向下滑去。
  
  不过,他很快就摸出了腰间的匕首,将匕首绞进了铁索的环扣中,这才没有一路向下溜去。
  
  其实现在只要能抓住滑腻的铁索,不让自己的身体飞出去,向下滑的快些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那一点黄色光亮还在很远的地方,只是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刘猛向来不喜欢。
  
  并且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危险的黑暗中,他习惯于将一切能够掌握的因素,都牢牢控制在手中,扼杀那些忽如其来的意外。
  
  众人在抓着铁索滑了好一会,还不见底,那点光亮似乎也随着他们位置的改变,发生移动似的,奇怪的很。
  
  胖子可就等不及了,他迫切的想要看到他的压堂货,都没控制下化的速度,一溜烟就滑到所有人前面去了。
  
  无论后面的吴天真怎么叫,胖子也不听,他就只好用手电筒照着下面的胖子,防止胖子发生什么不测。
  
  刘猛不怎么着急,所以还是每滑一段,就用匕首卡进铁索里控制一下速度。
  
  很快,一溜烟跑在众人前面的胖子就没影了,手点筒的光也照不到他那里去,只听到黑暗中传来他的呼喝。
  
  “宝贝明器们,胖爷我来了。”
  
  不过,很快胖子兴奋的呼喝声就变成了惊诧的喊叫:“我草,刘爷、天真,你们快下来看,这下面有好大一块琥珀,还是松花石!”
  
  刘猛眉梢一挑问道:“除了那块琥珀还有什么?”
  
  胖子似乎是查看了一下,他声音停了一会才传过来。
  
  “没了,这里就只有一个棺椁大的琥珀,四面都是青铜壁,面花里胡哨刻了啥,我也不认识呀。”
  
  刘猛闻言点点头,将卡在铁索的匕首拔出来,身子也向下滑去。
  
  大概滑落了几分钟,那一点黄色的亮光终于渐渐的变大了起来,它的真实面貌也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一个长方形的物体,形状像是一个棺材,半透明,散发着暖黄色的光晕,如同一块巨大的琥珀,其中还蕴藏着一道黑色的影子,就像是被琥珀包裹在内的昆虫标本。
  
  手电筒的光照在那琥珀,暖黄色的琥珀顿时流光溢彩起来,暖黄色的光像水波一样流动,将棺井的内部晕染的美轮美奂,极为绚烂。
  
  吴天真脸满是惊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只怕谁都不会相信这世界竟然有如此巨大的琥珀。
  
  一旁的胖子抱着铁索,等着众人下来,看到众人脸震撼的神情时,他笑道:“胖爷我刚下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那么大个琥珀,肯定是无价之宝,只是这棺椁咱们也不能动呀,旁边又啥都没有,胖爷这次真是什么油水都捞不到咯!”
  
  众人闻言,这才将注意力从那具琥珀棺椁挪移开来,注意起四周的环境,这地方果然跟刘猛说的一样,棺井中就是青铜树的内部。
  
  庞大无比的青铜树竟然是空心的,而这具流光溢彩的棺椁,就是被他们现在所攀附的铁索悬在了空中,四壁雕刻着双身蛇的图腾,下面则是看不见底的深渊。
  
  谁知道这株青铜树的根在哪,它是否真的连接着幽冥?
  
  刘猛也不知道,视线跃过琥珀色的棺椁往下看,那里只有如同浓墨铺就的漆黑,让人心中泛起几分慌张与不安。
  
  似乎在那一片漆黑中,隐匿不知名的鬼怪,又像是连接着那座阴曹地府,通向那座魑魅魍魉横行的鬼城。
  
  众人心中都颤了颤,一阵后颈发寒。
  
  很快,他们就发现,这鬼地方根本没有落脚之地呀,就只有一个巨大的琥珀悬在这里,众人都在铁索,像猴子一样吊着,可这么吊着也不是个事。
  
  要是力竭了,岂不是要跌到那深渊里去!
  
  胖子又往下溜了溜,似乎想踩到那具琥珀棺椁,吴天真连忙制止道:“胖子你别动,我还没听说过那么大的琥珀,说不定是松花石,那东西脆的很,一脚下去就碎了。”
  
  胖子连忙停下了动作,不敢再向下溜去,刘猛摇摇头说道:“这应该是尸茧,质地没有那么脆弱。”
  
  “尸茧?”阿宁反问道。
  
  刘猛点点头解释道:“对,根据古籍记载,这东西似乎是先秦时期的方士炼丹的药引子,是将孕妇浸入药液中,然后埋入土里。
  
  等个十七年再挖出来,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变成尸茧,外面一层就是石化的胎盘,我们现在看到了琥珀色,其实是凝固的羊水。
  
  不过也有人说,这东西是古代的防腐技术,用树脂混合中药制成,为的就是防止尸体失去水分,让尸体千年不腐。”
  
  胖子倒吸了一口冷气道:“那这鬼东西胎盘挺大呀!”
  
  吴天真也疑惑道:“我听说过尸茧,这东西之前在内蒙那边,也被人挖出来过,不过都是脸盆那么大的,里面多是小兽或是婴儿的尸体。
  
  因为尸茧的价值比较高,我没有过手,不过这么大的尸茧,我听都没听过。”
  
  刘猛微微一笑,也不辩解,只是径直放开了铁索,啪的一声,他落在了尸茧,尸茧是被四条铁索悬在空中的,顿时就因为两边重量不均衡而微微倾斜,但终究没有碎裂开来。
  
  众人见状,也纷纷下了尸茧,近距离打量这具让人震撼的棺椁。
  
  啪嗒,啪嗒众人落在尸茧的声音,一连响了五次。
  
  忽然,刘猛猛的抬起头来,目光冰冷的在众人脸扫视,吴天真等人看到刘猛严肃的表情,心中都是咯噔一下。
  
  难道又出变故了?
  
  “我们一共有五个人,我先下来,之后落在尸茧的声音又响了五次,多出来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刘猛面无表情道。
  
  众人心头顿时一惊,头皮都麻了一下,连忙环顾四周,胖子还点了点人数,可依旧没有发现异常。
  
  刘猛眼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他微微低头,正好撇见自己的影子,似乎比其余人的影子都要暗不少,像是两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他脸闪过一抹晦涩的笑意,不动声色道:“可能我听错了。”
  
  众人都松了口气,这时刘猛却面色一变,猛然探出了手,抓向地的影子,入手不是质地坚硬的尸茧,而是带有温度的东西,这影子果然有问题!
  
  吴天真等人只看见刘猛伸出手去,然后他身下的影子,竟是瞬间如吹气球般膨胀起来,变成了一个人形。
  
  看容貌与身形,这分明就是突然消失的老痒!
  
  如此怪异的一幕,让他们脸色瞬间就变了,这老痒到底是人还是鬼?怎么会从刘猛的影子中出现?
  
  刘猛的手抓在老痒的胳膊,如同铁箍一般,蛮横的巨力仿佛要将他的手臂骨捏的粉碎。
  
  老痒的脸色都绿了,他眉头紧皱,另一只手连忙摸向腰间,那里有一把乌兹冲锋枪。
  
  也不知道他哪里搞到的好家伙,乌兹冲锋枪的弹夹容量有近30发,射速更是极快,理论能达到一分种1500发。
  
  也就是说,这把枪几秒种,就能将人突突成一个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