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 第285章 腐尸拦路

第285章 腐尸拦路

既是震惊于老痒所说的话,也是对下方深渊中的“丝丝”声响感到恐惧!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不过说来也奇怪,那如巨大气球漏气的“丝丝”声,只是响了片刻就停了,棺井中再度恢复一片死寂。
  
  吴邪等人背脊都是一阵发寒,忙往下面看去,却也只看到浓墨一般的漆黑,再不见其他。
  
  于是众人都将目光望向了老痒,以为这又是老痒借助青铜树那诡异的能力,弄出来的响动。
  
  老痒脸色微变,连连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做的。
  
  刘猛眼眸微微眯起,打量望着下方的深渊,同时催促道:“继续说,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就把你丢下去探雷!”
  
  老痒闻言一愣,不过他没有丝毫紧张,反而露出了一抹笑容,他道:“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之后我还研究过这种将潜意识具象化的能力。
  
  发现这能力不但难以控制,并且一旦离开青铜树,就只能存在一段时间,一段时间之后,这种能力就会随着不断使用而减弱,直到最后消失。
  
  但这种能力,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影响,我要求吴邪到这里来,也只是寄希望于他的纯净的潜意识,将我妈妈复活,现在这个愿望也已经达成了。
  
  凭借我刚刚说的那番话,只要吴邪去思考、去想,我妈妈可能已经在千万里之外的家中复活了。
  
  不过使用这种能力,让我的记性变的很差,很多事情,只能事先写在纸,不然根本记不住,这一路本来能将天真安顿好,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就帮我完成愿望。
  
  可记忆力太差了,墓穴中怎么走我都忘了,这才露出了种种破绽。”
  
  老痒说完,对着众人微微一笑,那笑容中透着几分诡异,他又道:“之前青铜树下面的响动,不是我弄出来的,可能是你们自己,你们看到这深渊之后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胖子不假思索道:“像是一条通向地狱的通道。”
  
  老痒瞪了胖子一眼,厉声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什么都别想!”
  
  众人脸色瞬间就变了,如果老痒没有骗他们,这株青铜树确实有具象潜意识的能力,那深渊下面的古怪,很可能就是他们恐惧的具象化!
  
  刘猛则面色依旧平静,甚至他都没有抬头,而是一直在在端详着尸茧中的那道人影,那道人影外围似乎有一层流动的物质,让刘猛根本看不清楚人影的脸庞。
  
  不过根据身形,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具非常高大的尸体,身高足有两米五,就像个小巨人,而且尸体的一只肩膀有一个类似驼峰般的鼓包,是一具畸形的尸体。
  
  这身材就与刘猛不相符了,刘猛暗自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这尸茧与梦境中一样,里面包裹的是他自己。
  
  这时,他肩头的纹身一阵阵发烫,刘猛眉头一凝,将目光望向了尸茧下的深渊。
  
  那东西要来了吗?
  
  入目依旧是一片漆黑,黑暗中似乎有什么诡秘的东西在不安的涌动着。
  
  刘猛微微皱眉,他知道下面有什么,那东西根本不是人力能抗衡的,现在时间紧迫,刘猛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试试这神秘的尸茧,能否让他的血脉再度进化。
  
  一边想着,刘猛将手掌猛的按在了尸茧,骤然间这只巨大的尸茧似乎轻轻颤了一下,然后那暖黄色的光华竟缓缓的敛去,仿佛被刘猛吸纳了一般。
  
  与此同时,刘猛肩头的纹身也传来阵阵灼烧之感!这尸茧果然有效,刘猛嘴角微微翘起。
  
  此时,众人都没有注意到尸茧的细微变化,或者说,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另一边。
  
  只见,之前还平静的深渊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只紫色的竖瞳!
  
  这紫色竖瞳极为巨大,足有一人半长,开合间还流露出丝丝缕缕邪异的紫光,瘆人无比!
  
  “草!这他妈是什么玩意?瓦房盖茅草——怪物(屋)吗?”胖子一身寒芒都竖起来了,破口大骂道。
  
  吴邪的脸满是惶恐,身子一个不稳,差点滑落到尸茧下面去。
  
  老痒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的眼中就闪过一抹厉芒,骂道:“管它是什么东西,一只眼睛而已,难道还能用眼皮夹死我们不成?
  
  等它来,老子一脚踢瞎它的眼睛!”
  
  闷油瓶则没有说话,只是眯眼打量着那只紫色巨瞳,双眸中透着丝丝缕缕危险的冷芒,阿ning一脸警惕,护卫在刘猛的身侧,从大腿拔出了一支短小的手枪。
  
  刘猛则没工夫考虑那些,只是希翼着在那只紫色巨瞳来之前,他能将尸茧中蕴含的神秘物质吸收完毕。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众人都能听到对方越来越快的心跳声,黑暗中的紫色巨瞳越来越近,同时那如同漏气的诡异“丝丝”声也仿佛近在咫尺!
  
  三秒之后,刘猛猛然抬起了头,将按在尸茧的手掌拿开,他已经将尸茧中的神秘物质吸收完毕。
  
  现在尸茧虽然还有暖黄色的光芒传出,却已经是死物,不再像先前那样,如水波流转,分外灵动。
  
  而这时,那只硕大的紫瞳似乎被众人的手电筒的光芒,刺激的发了狂,急速向方掠来,它的真容也因此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一条吐着猩红性子的巨大毒蛇!
  
  刘猛眯起眼睛,低喝道:“烛九阴!”
  
  吴邪等人心头皆是一震!烛九阴?这不是传说中的神兽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众人心中惊骇,可烛九阴已经从深渊中扑来了过来,巨大而狰狞的头颅,一只紫色色的巨瞳绽放着妖冶的紫光,邪异至极!
  
  而在那竖瞳面,似乎有一道黑线,像是一只还未睁开的眼眸,整颗巨大头颅覆盖着细密的黑鳞,不难预见其恐怖的防御力与冲撞力!
  
  头颅还未到,便带起了一阵腥臭刺鼻的风,向刘猛等人扑面而来,
  
  电光火石间,刘猛高声喝道:“铁索,爬回去!这里不能待,一旦尸茧破碎,我们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
  
  吴邪等人也从惊骇中回过神来,纷纷抓住离的最近的铁索,往爬去,刘猛也抓住的了铁索,不过他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多看了那狰狞的烛九阴一眼。
  
  之前系统给他布置的任务,就是走出秦岭古墓,并得到烛龙血,而烛龙正是烛九阴的别称,烛九阴的血,是他需要的东西!
  
  巨大头颅带着极强的压迫感掠来,刘猛瞥了一眼后,也跟着胖子等人匆忙向爬去,这头烛九阴太过强横,想要取血,需要再找机会才行。
  
  攀铁索后,众人皆是暗骂一声,这铁索长着某种真菌,滑的吓人,从面下来还好,可要再爬去,可就不容易了。
  
  胖子一个没抓稳,差点直接落入蛇口中,刘猛低喝道:“老痒,你不是说青铜树有奇异的能力吗?”
  
  老痒闻言,挥了挥手,众人就真的感觉手的铁索变的干燥无比,方便攀爬多了,就在他们疯狂向攀爬时。
  
  嘭!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众人脚下传来,那条仿佛从地心冲出来的烛九阴,瞬间将包裹着畸形尸体的尸茧,撞的粉碎!
  
  众人攀附着的铁链也跟着一阵剧烈摇晃,像是之前狂舞的蛇手鬼杨,他们差点就要被铁链甩出去!
  
  刘猛死死的抓住铁链,身体随着惯性不住的摆动着,从他现在这个位置往下看。
  
  代表着尸茧的那一团暖黄色光华,瞬间四分五裂,在四周漆黑的映衬下,像极了夜空中的繁杂的星辰。
  
  不过它们正急速的坠落与黯淡着,至于那具被包裹在尸茧中的人影,自然也被撞了个稀烂。
  
  刘猛微微眯眼,望着眼前的绚烂画面,他猛的想起了汪藏海帛书最后一段话,那个有诸多歧义话语的其中一个解释。
  
  “吾见变数,变数见吾,当星河溺亡于水下时,皓月将从神坛中升起,一切都将终结。”
  
  现在他眼前的这一幕,似乎正映衬着那句话,尸茧崩碎出来的碎片就像是星河,而四周一片漆黑如同一池静水,这是:星河溺亡于水下!
  
  刘猛的眼眸中闪过一晦涩光华,他刚刚脑海中灵光一闪,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可眼下的情况不容他深思。
  
  下面的烛九阴撞碎尸茧之后,凶性不减,那嘶鸣声反而愈发尖锐,众人等铁链摇稍稍稳定之后,都连忙向爬去。
  
  “我草,胖爷我真是倒了十八辈子霉了,这鬼东西那么大,胖爷这一身膘都不够给他塞牙缝的!”
  
  胖子的哀嚎声在众人耳畔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那愈发逼近的嘶鸣,众人皆是脊背生寒。
  
  好在铁链滑腻的东西,被老痒运用青铜树的能力去除,众人爬的快了许多,很快就看到了棺井的出口。
  
  就在众人都以为要脱离虎口时,那条烛九阴张开大嘴,快速扑了过来,那张蛇嘴中满是尖锐的牙齿,牙齿之还泛着青紫的色泽,显然蕴有剧毒。
  
  吴邪等人吓的亡魂皆冒,他们现在离棺井的出口已经不远,这条烛九阴分明是不想发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电光火石间,枪声在棺井中炸响。
  
  枪口的火光中,刘猛一枪打在了烛九阴猩红色的舌头,那条长着倒刺的舌头,顿时缩了回去,烛九阴也吃疼,动作顿时一滞。
  
  吴邪等人连忙趁着这个间隙,爬出了棺井。
  
  “吓死胖爷了,这口棺井的口子不大,那东西应该出不来吧?”胖子惊魂未定道。
  
  刘猛皱起眉头,“不要停,烛九阴能撞开这棺井,我们往外面跑!”
  
  众人面色越发惨白,连忙跟着刘猛向外跑去,此时祭坛以及祭坛前的广场,仿佛地震了一般,剧烈的摇晃起来,巨大的震动几乎要将他们掀翻在地。
  
  刘猛等人都不敢回头,忙不迭的向外跑去,隐隐能感觉到,那具青铜棺椁似乎被一个庞然大物撞飞了出去,然后烛九阴的硕大头颅就出现在祭坛!
  
  尖锐的嘶鸣声响彻广场,那四座被树根包裹的雕像,被黑色的蛇一个横扫,瞬间破碎,这座祭坛如同正遭受一场莫大浩劫般,到出皆是飞沙走石与破碎的树根。
  
  他们一路跑到祭坛的边缘,刘猛从背包中拿出绳索与飞虎爪,甩在了对面的稍低些的栈道,形成一个坡度,众人连忙顺着绳索滑落到栈道。
  
  烛九阴在祭坛肆虐一阵,然后也冲了出来,直到现在,众人才看到它的全貌。
  
  那是一条通体漆黑的巨蛇,身子比卡车还粗壮,长度与三辆十二轮的卡车差不多,浑身都是细小的鳞甲,像蛇又更像一种诡异的虫子。
  
  而那一只紫色巨瞳,正冰冷而邪异的朝他们望了过来!
  
  刘猛心中咯噔了一下!
  
  那只巨大的紫瞳中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吴邪等人仿佛被摄去魂魄一般,身子如泥塑木偶般僵在那里。
  
  只有刘猛与小哥因为自身血脉的原因,受到的影响要小一些。
  
  不过饶是如此,刘猛的脑海中也涌一阵阵晕眩,好在有一股来自血脉中的温暖,快速的涌了来,将他脑海中的眩晕感驱逐出去。
  
  刘猛这才恢复清醒,他紧咬着牙关,直视着烛九阴的紫瞳。
  
  “醒过来!”刘猛低吼了一声,将吴邪等人从呆滞的状态中,震回了现实。
  
  众人蓦然惊醒,都出了一身的冷汗,衣服被冷汗浸透,紧紧的贴在了身,黏糊糊的。
  
  烛九阴的巨大紫瞳中,闪过一抹极为人性化的疑惑,它微微偏转头颅,将那诡异的目光如聚光灯般,尽数转到了刘猛的身。
  
  刘猛低下头,不去看那只奇诡的眼睛,只是低喝道:“跑!”
  
  众人撒开脚丫子,从栈道往下飞奔,身后的那条烛九阴紧追不舍,黑色的尾巴一个横少,栈道就瞬间坍塌了大片。
  
  断裂的木板与各种不知名的草藤簌簌而落,仿佛一场要将众人吞噬的风暴!
  
  众人极为惊险的绕开了那些从天而降落的木板,双手抱住脑袋,防止被异物砸中,在栈道飞奔,忽然,走在队伍末尾的胖子传来了一声惊呼。
  
  “刘爷,有两具霉粽子,掉下来了!”
  
  霉粽子?众人心头一跳,这是土夫子之间的暗语,指那种带有尸毒的尸体。
  
  刘猛猛然回头,只见两只浑身下全是胶状腐肉的粽子,正好落在了胖子面前,将他们这只逃亡的队伍,阻断成了两截。
  
  两只霉粽子的指甲长而尖锐,像是一片片锋利的刃片,面还泛着诡异的绿芒,显然蕴着致命的尸毒,还有一股浓重的尸臭,不断往众人的鼻子里钻!
  
  胖子直面两只粽子,脸色惨白如纸,一声肥膘不住颤抖着。
  
  而此时,众人头顶的轰鸣巨响还不断传来,那是烛九阴正不断破坏着众人头顶的栈道!
  
  吴邪等人脸色都极为难看,这两只忽然出现的粽子,可能要将他们最后一线生机,彻底断绝。
  
  胖子手中紧紧攥着黑驴蹄子,眼中都冒出了一根根红血丝,他颤声道:“妈的,这两具粽子...是给胖爷送葬来了,也好,胖爷我...走的不孤单。
  
  刘爷、天真,你们别管我,快跑!等那条大蛇下来了,大家就都没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