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一招决胜!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一招决胜!


  
  “世侄见笑了,这是我的一双儿女,飘洋和飘玉!”
  姚剑南拍了拍大腿,嗓门儿真大,“你们两个,还不给客人见礼?”
  两人闻言,连忙对着陈牧羽三人拱了拱手。
  只是拱了拱手而已,也就算是见礼了。
  “三位不要见怪,乡野愚民,不通礼数!”姚剑南谦虚了一把,“他们两个,在我姚家飘字辈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世侄不妨和他们切磋切磋,我听说陈家祖上武道传世,也让我见识见识陈家绝学……”
  突然搞这个,陈牧羽还真有点摸不准姚剑南的意图。
  “姚家主,我们来西岭,是有正事,可不是来打架的!”陈牧羽提醒了一句。
  
  姚剑南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世侄说的是,但我也要确认你的身份不是?光凭一个手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既然陈家祖上武功盖世,想必后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请世侄赐教,实乃无奈之举!”
  说到这儿,姚剑南道,“传说当年,陈家老祖与刘伯温刘神仙共创了一门斩龙剑法,正好,我想见识见识!”
  陈牧羽眉头微皱,“姚家主说笑了,斩龙剑法威力太大,不便施展……”
  “无妨,你要是嫌地方狭小,后院有演武场地,足够让你施展……”姚剑南大手一挥,直接起身。
  “不!”
  陈牧羽打断了姚剑南的话,“我不是嫌地方狭小,而是,令郎令爱,实力太弱了些……”
  就这两人,别说斩龙剑法了,哪怕陈牧羽不用兵器,不用武技,拿下这二人都是轻轻松松,和他们比武切磋,劲都不敢使大了。
  那二人闻言,脸瞬间就绿了,这小子未免也太狂了吧,他们都是天之骄子,这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当面轻视侮辱。
  “陈兄,你这话说得太满了吧?”姚飘洋首先不爽。
  没等陈牧羽回话,姚剑南抬手止住姚飘洋,“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听世侄这么一说,我更期待陈家的传武了,走,去演武场再说!”
  不由分说,姚剑南带着众人来到了演武场。
  一个很大的擂台。
  闻讯而来看热闹的族人,很快就在擂台周围围了好几圈。
  “这谁呀!”
  “不知道,没见过!”
  “外来的,听说狂得很,想与飘洋少爷和飘玉小姐比划……”
  “呵,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么?”
  “对呀,飘字辈里,飘洋少爷可是公认最能打的……”
  “这小子惨了,居然敢来我们姚家挑事!”
  ……
  擂台上,听着下方姚家族人们的对话,陈牧羽相当无语,我可没想过动手的,是你们家主死乞白赖非要让我打这一架的。
  台下,陈建礼有些慌张,怎么说着说着,还要打架呢?我们只是来要债的而已啊!
  好在马三通在旁边劝着,他了解陈牧羽的本事,那两人不可能是陈牧羽的对手。
  此时,陈牧羽心里却是在盘算着姚剑南这么做的意图。
  真就只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身份么?
  还是说,他有其他的目的?
  若是伤了这两人,姚剑南会不会以此发难,找到借口发飙,以此转移视线,推翻祖上的承诺?
  “世侄,比武切磋,点到即止!”姚剑南站在擂台下,提醒了一句。
  陈牧羽微微颔首,这一架,不打似乎还不行。
  对面,姚飘洋持剑而立,对着陈牧羽拱了拱手,“亮兵刃吧!”
  “无须兵刃!”
  陈牧羽摇了摇头,“我觉得,还是你们两个一起上好一点!”
  姚飘洋和姚飘玉都是脸色瞬变,擂台下各更是哗然,众人纷纷指责陈牧羽狂妄自大。
  “哼,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姚家的剑法!”
  姚飘洋冷哼一声,也不多言,直接提剑往陈牧羽杀去。
  旁边姚飘玉也是紧随其后。
  打嘴炮是没有用的,既然你让我们一起上,那就如你所愿,等你趴在地上求饶的时候,看你还嘴硬不嘴硬?
  六绝剑法!
  姚家的传承剑法,招式也就一个,囫囵转圈,使将起来密不通风。
  姚飘洋所持清雪剑,姚飘玉所持清霜剑,都是上品的武宝,威力奇大。
  二人一左一右,配合无间,都已看不见剑影,像是手持两股旋风,势要将陈牧羽绞杀。
  空气都仿佛被两人的剑气撕裂,众人均不敢往擂台靠近,深怕被剑气卷到。
  飓风扑面,耳边只有呜呜作响。
  这哪里是什么六绝剑法,一点都不形象,分明就是电风扇剑法才对。
  陈牧羽并未后退,尽管有武宝加持,剑法也是上乘,但是,境界差距太大,所谓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根本就不是事。
  葵花点穴手配合太乙剑指,两道剑气点出,像是两颗子弹。
  唰唰两声,直中剑影的圆心。
  两人还没到陈牧羽面前,便觉得手掌虎口的位置一阵剧痛,长剑把持不住,瞬间脱手飞出。
  “唰!”
  两柄长剑在空中旋转,落入人群之中。
  众人惊呼躲散,有几人多少不急,被剑刃割到,受了些轻伤。
  “承让了!”
  陈牧羽对着姚飘洋二人拱了拱手,淡淡的说了一句。
  两人虎口被点,右手几乎整个麻木,不停的颤抖,这样的一幕,实在让他们难以接受,两张脸上除了痛苦就是惊讶。
  擂台下瞬间安静了。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台上,才刚起招,就这么草率结束了?
  飘字辈最强的二人,而且还是合力,居然被这人一招轻松化解。
  他们甚至都只看到陈牧羽稍微抬了抬手而已。
  “好!”
  这时候,突然有人叫了声好。
  却是姚剑南走上了擂台,脸上堆满了笑容,“贤侄果然是好武功,当真让我大开了眼界!”
  从一开始的小兄弟,到后来的世侄,再到现在的贤侄。
  姚剑南对陈牧羽的称呼,在悄然的发生变化。
  “姚家主见笑了!”
  陈牧羽拱了拱手,“希望没有伤到令郎令爱!”
  “伤到了也无妨!”
  姚剑南大手一挥,“是我小瞧了贤侄,看来,贤侄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过奖!”
  “可惜,没能见到贤侄的惊世剑法,实在可惜!”姚剑南一脸惋惜!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