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轻功如何?

第六百一十九章 轻功如何?


  
  三叔脸皮抖了抖,“你就坑我吧你,你看那个姓姚的,长成那样,五大三粗,活像个牛魔王,她女儿能长得好看?”
  
  “建礼兄弟!”
  马三通在旁边道,“也不能这么说,你这么说可就有点人身攻击了,人家姚家主不也说了么,下午先见个面,成与不成,还不是你一句话?”
  “反正我觉得这事有古怪!”
  陈建礼摆手,“要嫁得了早嫁了,这种好事怎么可能轮到我头上来?”
  “别多想,下午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大不了硬闯藏宝阁!”陈牧羽拍了拍陈建礼的肩膀。
  “硬闯?老弟,你有把握么?”马三通担心的看着陈牧羽。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陈牧羽摊了摊手。
  姚家的藏宝阁,肯定不是那么容易上的,但就算它再凶险,也得试一下才能知道不是?
  ……
  就这么的,到了下午。
  中午那会儿山上还下了一阵小雨,地面都是湿湿的。
  姚寿又来请他们几个去了前山。
  正殿前的广场上,姚剑南已经在等候着了。
  “贤侄,你上午说的事,我仔细考虑过,既然你说你叔叔才是取宝人,我也不能勉强你,我在族中找了一些未婚的女子,一会儿让你叔去和她们见见,倘若有看得上眼的,我也没二话说……”
  姚剑南巴拉巴拉讲了一大堆,陈牧羽都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招婿,姚家真有这么一个传统么?
  “你那闺女也在其中么?”陈牧羽问道。
  姚剑南微微颔首,“六十岁以下,适龄未婚,且有意找一夫婿的女子,都在!”
  六十岁以下?
  陈牧羽笑得有些尴尬,这个年龄上限,会不会设得有点太高了?
  不过,三叔也有四十好几了,大个十来岁,应该还算可以吧。
  转脸看了看三叔,上午还不情不愿呢,这会儿竟然有几分跃跃欲试。
  “你叫……”姚剑南看着三叔。
  “陈建礼!”三叔立刻答道。
  姚剑南微微颔首,指了指身后的大殿,“请进吧!”
  三叔愣了一下,已经能听到大殿中远远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人数不少。
  “就我一个人?”三叔有点却步。
  姚剑南点头,“她们都在里面等着,你进去后,如果有看得上眼的,取下她的手绢,带出来便是,当然,也得对方看得上你才行!”
  “好,好!”
  头一会儿干这事,三叔还有点小忐忑,和以前去洗脚选技师的感觉完全不同。
  “三叔!”
  陈牧羽叫住了陈建礼,递过去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小心。
  就怕姚剑南会耍什么花样。
  三叔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懂陈牧羽的眼神,点了点头之后便昂首阔步,抬头挺胸的往正殿去了。
  “贤侄如果有兴趣,也可以进去看看!”姚剑南笑眯眯的看着陈牧羽。
  陈牧羽忙摆手,把马三通推到身前,“马会长还是单身,可以考虑考虑!”
  马三通连忙摆手,“别别别,我早就心有所属……”
  这老货,心里还惦记着牛头寨那个牛小莉呢。
  听马三通说,似乎是有一点进展,但究竟进展到什么地步,陈牧羽也不知道。
  姚剑南哈哈一笑,“他怕是要选上一会儿了,贤侄,咱们去别处走会儿?”
  陈牧羽也无异议,只是往正殿看了看,有点担心三叔。
  “放心,好歹我们姚家也是有头有脸的,还能吃了你叔叔不成?”
  姚剑南拍了拍陈牧羽的肩膀,领着陈牧羽往后山去了。
  ……
  后山,一片断崖,崖边几棵青松,下方云雾缭绕,对面两座高峰,像是被什么利器从中剖开的一样,可谓鬼斧神工,令人一眼称奇。
  “姚家主带我来这里做什么?”陈牧羽不由得好奇。
  姚剑南淡然一笑,“不知贤侄轻功如何?”
  “还行吧!”陈牧羽难得的谦虚。
  姚剑南指了指对面的两座高峰,“看到那两座山了没,咱们来比比,谁先到那峰上?”
  “哦?”
  陈牧羽一挑眉,用目光大概丈量了一下,从这里到对面山上,少说也有七八百米,除非金丹境高手凌空虚度,否则光凭轻功想飞过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姚家主怎么有兴致和我比轻功?”
  姚剑南摇了摇头,“藏宝阁就在那两峰之间,云端之上!”
  “哦?”
  陈牧羽眼神变了,见那分开的两峰直入霄汉,白雾遮盖峰顶,隐隐约约,倒是能看到那两座峰之间像是夹着一座建筑。
  “怎么样,要比么?”姚剑南回头看向陈牧羽。
  “乐意奉陪!”
  “哈哈,这崖叫落宝崖,周围有先祖留下的禁制,武宝灵器,到此必落,所以,贤侄最好不要动用武宝哟,如果不行的话,千万不要逞强,这里掉下去,虽然下面是条河,以贤侄的修为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怕也少不了伤筋动骨!”
  姚剑南说着,转身走向林子边的一根松木,猛的一拳一脚,松木直接倒下来,被他活生生的手削成一根大木桩。
  陈牧羽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却见他从腰间解下来一根长绳子,一头绑在木桩上,一头绑在了他自己的身上,随手将木桩扛了起来。
  “贤侄,我先走一步,你可别慢了!”
  没等陈牧羽开口问,姚剑南咧嘴一笑,往崖边猛冲几步,低喝一声,直接将肩膀上扛着的木桩给扔了出去。
  靠!
  陈牧羽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见过猛人,可还没见过这样的猛人,狠起来连自己都扔。
  那木桩少说几百上千斤,巨大的冲击力,很快通过那根绳子,将姚剑南扯得飞了起来。
  姚剑南也不慌张,身在空中,很快稳住了身影,捋着绳子,很快靠上了木桩,一个翻身跳了上去。
  姚剑南力量贼大,木桩飞行速度也快,在空中划过一条弧度,带着姚剑南飞向对面山峰。
  整个就一御桩飞行。
  不过,毕竟人力有限,木桩飞了三四百米,便已经有了下落之势。
  五六百米处,已经明显下坠。
  姚剑南却并不慌张,扯开腰间的绳子,腾空往前一跃,回身就是一拳,轰在那根木桩上。
  木桩被这一拳给轰退,瞬间砸开,与此同时,姚剑南空中一个反转,借着恐怖的反冲力,再次获得了向前的加速度。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