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在港综成为神话 > 809、丽池夜总会

809、丽池夜总会


      
  
  “呵呵,这个飞仔倒是挺有意思啊!”
  
  刘福的办公室内,听到了黄志伟的报告后,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随后看向黄志伟问道:“他有没有邀请你啊!?”
  
  黄志伟点点头,道:“邀请了,不过我没同意!”
  
  刘福微笑道:“为什么没同意啊,丽池那种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的!”
  
  黄志伟答道:“因为我知道福哥你晚上也有事情!”
  
  在外面或者私人场合的时候,黄志伟一直称呼刘福为福哥,外人都认为刘福最信任的是自己的侄子刘和,但实际上刘福明白自己的侄子是什么人,他最信任的其实是黄志伟。
  
  “刘和跟锋仔两个人什么反应?”刘福问道。
  
  黄志伟道:“两人非常的不开心,许飞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刘福哈哈一笑,不以为意,“你怎么看这个许飞?”
  
  黄志伟道:“是一个高手,而且恩怨分明,同时还是一个疯子,最重要的是.......他可能很有钱!”
  
  没有钱的人,是不可能请自己的同时去丽池夜总会这种地方去消费的。
  
  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同事!
  
  依照规矩应该是同事们请许飞吃饭才对的。
  
  刘福对于黄志伟的评价不置可否,笑道:“走吧,咱们也该下班了!”
  
  .
  
  许飞,蓝江,高喜俊,余学德四人坐着黄包车来到位于七姊妹道的丽池夜总会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现如今整条七姊妹道被路灯车灯照的亮如白昼,各式汽车,黄包车把街道堵的死死,虽然有十几个穿着马甲佩带着领结的年轻服务生走出来疏导交通,坐在黄包车内的许飞依然认为汽车要是想要从街头开到夜总会正门,至少得需要十分钟时间。
  
  在黄包车上下来后,蓝江三人明显有些拘谨的样子,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丽池了,之前也随着刘福来过几次,但那都是坐着刘福的车来的,现在他们是坐黄包车来的。
  
  相对于那些开着汽车的,他们坐黄包车的就没有什么面子了。
  
  座驾上的落差,让他们的心里有些自卑!
  
  这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底气所造成的的,如果他们是刘福的话,莫说是坐黄包车了,就是步行过来,也不会有这种心态。
  
  丽池的服务员,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坐黄包车来的,就看低了他们,依然是殷勤的开门。
  
  许飞顺手赏了十块钱的消费,服务员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许飞注意到,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的阔少。
  
  蓝江这个时候走在许飞的身边,认为许飞是刚刚在伦敦过来的,不懂港岛的情况,于是为许飞解释道:“这些都是那些歌伶的舅少团,大部分都是各个商会的公子哥,小心点!”
  
  此时的港岛,歌手被称为歌伶,还没有自己的演唱会。
  
  夜总会,酒吧,舞厅才是她们施展歌喉的场所,那个时候的歌迷还拥有一个统一的名字,舅少团。
  
  这个时候的歌手,除了比唱功,比风头,还要比自己舅少团的规模,歌手歌罢下台,还要主动去舅少团的坐台应酬敬酒,行内称为拜山,而这些舅少团成员,非富即贵,为了捧歌伶,常年包下前排所有座位,每晚风雨无阻的前来捧场,而且还会跟随歌伶转场,动辄就与其他歌伶的舅少团斗富,一掷千金。
  
  简单的说,就是许飞穿越前的饭圈......
  
  只不过他们比饭圈的地位高。
  
  饭圈的粉丝,是花着钱,什么都捞不着,而这些舅少团就不一样了。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许飞等人进入了丽池的大厅。
  
  丽池夜总会的正门大厅,更像是一个中枢,在这里,前往丽池夜总会的各路客人分道扬镳,比如许飞几个人是来夜总会喝酒的,就要从这里前往夜总会,其他客人有想要用餐的,就去中餐厅西餐厅,有想要打牌的,则前往棋牌馆。
  
  “看见那个人了吗?”许飞等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正在穿过一条富丽堂皇的廊桥,蓝江继续为许飞介绍这边的情况,指着一个穿着夜总会礼服的中年男人讲道:“他是阿彩先生专门在盛海滩请来的高人金阿贵,听说以前是盛海滩百乐门夜总会的经理,八面玲珑!”
  
  许飞看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有些眼熟。
  
  金阿贵这个时候正在招呼一个穿着西装,身边跟着几个随从的年轻人,能够成为丽池夜总会的总经理,自然是非常聪慧的人了,也懂得察言观色,一双眼睛更是练就了火眼金睛,知道什么人该自己亲自招呼,什么人不用去管他。
  
  像那些舅少团的人,自然是需要金阿贵巴结奉承的人了。
  
  而像许飞这样的生人,尤其是蓝江等人还一副有些拘谨的样子,金阿贵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是一群雏儿,再看他们身上的衣服,便立即断定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了。
  
  所以金阿贵只是看了一眼,便准备继续招呼舅少团的公子哥了。
  
  不过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金阿贵突然猛地回头看向许飞。
  
  神情中露出疑惑的表情。
  
  本来金阿贵是准备过来打声招呼的,结果正好碰到舅少团的那位公子哥心情貌似不是很好,这一个耽误,许飞等人已经在服务员的带领下,穿过装饰着镀银纹饰的大门,进入夜总会。
  
  金阿贵想了想,随即失声一笑,感觉自己是多想了。
  
  入眼就是正前方一处奢华舞台,当然,奢华二字在许飞看来,不值一提,无非就是一些亮片装饰,配合各色灯光营造出来,穿越前随便一家乡镇级的灯光都比这处舞台的奢华。
  
  此时舞台中央,一名穿着华丽晚装的年轻歌伶,正在一群舞女的伴舞下唱着盛海滩的经典曲目,玫瑰玫瑰我爱你!
  
  舞台两侧,则设有两个舞池,此时两个舞池中有十几个男人正拥着夜总会的舞女随着歌声跳舞。
  
  正对着舞台的前方,则是沙发茶座,大部分茶座都已经坐满了客人和陪酒的舞女,穿着白衬衫的服务生不时托着托盘穿梭于一个个茶座之间,送上客人点的酒水或是鲜果。
  
  许飞几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靠后的沙发茶座。
  
  蓝江继续为许飞介绍道:“前面的那些好位置,基本上都被舅少团的人给常年包下来了,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坐到那里。”
  
  许飞点头,表示无所谓,他今天请蓝江等人过来做客,并不单单是为了让刘和与乔奕锋两人难看。
  
  现如今自己初来这个时代的港岛,没有什么朋友关系,而且自己今天虽然去了警署报道,但许飞也没打算当一个朝九晚五的打工人。
  
  所以以后在警署肯定少不了麻烦他们的事情,这才有了今天晚上这场丽池之行!
  
  “来一瓶法兰西香槟,再来几打嘉士伯,水果拼盘随便看着来点就可以了!”许飞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说完后,再次递上了十块钱的小费。
  
  服务员开心的离开了。
  
  等服务员离开后,许飞又对蓝江等人讲道:“有相熟的舞女,你们就叫过来的,别的不用管!”
  
  蓝江等人自然是不知道不好意思为何物了,但,他们也真没有相熟的,所以妈妈桑过来后,直接让妈妈桑介绍几个过来。
  
  等舞女过来后,蓝江几人也没有客气,直接留下来几个不错的,许飞则是随手指了一个稍微顺眼的女孩子坐了下来。
  
  许飞等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在丽池夜总会的另一边,有两桌客人也注意到了他们。
  
  第一桌是刘福与黄志伟两人,依照刘福的身份地位自然是坐在前排的好位置了,在他们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另外一桌是在刘福不远处的一个茶座内,刘和与乔奕锋两人也坐在那里,他们本来是要去富都会的,只不过在听到许飞竟然要带着蓝江等人来丽池,便想过来看看许飞会不会真的带人过来。
  
  “么的,这几个扑街还真的来了?”乔奕锋远远的看到许飞等人后,脸上立即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刘和也是有些惊讶,之前他以为许飞说带蓝江等人来丽池,只不过是在耍嘴炮,但没想到许飞竟然真的过来了。
  
  他们坐的位置虽然不是很好,但看到他们身边也有女孩子,刘和就有点不太满意了。
  
  刘福看着许飞等人坐在那里,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没想到这个小子还真的来了。”
  
  “刘sir,你说的是谁啊?”一个中年男人笑问道。
  
  “哈哈,没什么,是我们警署的几个年轻人!”刘福大笑道。
  
  中年男人笑道:“看来刘sir对自己的手下真的是不错!”
  
  能来丽池消费的非富即贵,可不是几个小便衣能来的。
  
  刘福哈哈一笑,道:“白饭鱼,你就不要说我了,整个港岛谁不知道你白饭鱼对自己的兄弟才是一等一的好啊!”
  
  原来与刘福一起喝酒的正是港岛的大捞家白饭鱼,自然也就是白月嫦的父亲了!
  
  白饭鱼笑道:“既然是刘sir的属下,要不要一起过来喝一杯?”
  
  刘福道:“不用了,他们自己来玩的,有我在身边反而玩不开!”
  
  “阿飞,那个乔奕锋你可得注意啊,那个小子阴着呢,今天你让他丢了面子,肯定会找机会对付你的!”
  
  有了美酒,有了美女,高喜俊与余学德两人也与许飞亲热起来......
  
  ......
  
  Ps:建了一个书友群,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加进来聊聊天,吹吹水,交流交流经验~101589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