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无限之轮回轨迹 > EX章 那逝去的 6100

EX章 那逝去的 6100

“我回来了,真正的回到了现实世界……”
  
  郑吒从梦中醒来了,对于他这种层次而言,睡梦只是一种调剂,而非必需品,只是在方才的梦境之中,他刻意的放松了自己的精神,放松到了一个对于他而言极低的程度,以至于就连刚才他都对于梦中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
  
  惊醒这种东西自然是不存在的,虽然这个现实世界的一些水下的东西已经浮现,但是对于他而言,这个世界的水下之物即便再强上千倍、万倍,都不可能威胁的到他,甚至于他有一种错觉,在梦中,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只需要轻轻打出一拳,就能够将一个宇宙,甚至多个乃至无穷无尽的宇宙都能摧毁殆尽,这种荒谬的感觉让他都有些无奈,所以这也就仅仅是个梦了,毕竟他现在虽然足够强大,但是离他梦里的那个如同YY一样的场景,还是差的有那么亿点点远。
  
  算上从最终一战各个世界后的剧情时间,他此刻距离最终一战,已经度过了七个月,距离脱离主神空间,也有了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主神世界的任务强度也大幅度提升了,他也因此经历了各种强大的敌手,极大的开拓了自身的眼界,像是仙人之师,秃头披风侠,噬界之虚等等……
  
  只是这些敌手虽然强大,甚至最强者的实力更不在他的复制体之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每一个世界中,即便是他没有按照主神的任务走,还能相对顺利的完成任务、提升自己,也没有遭遇什么减员、队员死亡的糟糕情况,可他就是觉得不尽兴,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阻碍着他一般。
  
  依然活着的队友虽然不曾提及什么,但是郑吒明白,这是一种熟悉和孤独的感觉,就如同一个无所不在的幽灵一样紧随着他,无论他到哪里,无论他做了什么,甚至于梦中,都会让他回忆起来,因为那是他变强的根基,是力量的来源,那是……伙伴。
  
  最终一战时,为了复活伙伴们,郑吒刻意放过了除开养殖者之外的所有残存的轮回者,就这样,主神空间的轮回继续了下去,但是……
  
  在三个月前,也即是最终一战的四个月后,突兀间,轮回结束了,虽说中洲轮回小队在第二世代没有那种被主神拉入新人进队,但是作为这个世代最强者的他还是被主神告知,所有轮回小队的奖励点数加兑换能力值在一万以下的新人与资深者,全部失去了记忆与兑换能力,重新回到了他们所生活的普通世界中,只是作为离奇失踪的一员热闹了数个月而已。
  
  而所有奖励点数超过一万以上的人员,则带着在轮回世界中的记忆、能力,以及自己所有解开的基因锁,还有在那生与死、光与暗、善良与丑恶中的经历,就这样回到了现实世界。
  
  主神这种诡异的行为,使得曾经的那一切经历都是虚幻一般,因为没有空间坐标的关系,即便是达到了能够破开位面,跨越世界的层次,但是除非成就仙圣甚至更加强大的境界,否则郑吒依然无法寻找各个位面的坐标,更无法去寻到那纳尼亚世界的位置,这也就导致了此刻郑吒的这种茫然之感。
  
  不过这里需要再次强调的是,中洲队不同于其他小队,他们并没有新人加入,如果一定要说新人,那就是新加入的伊莫顿夫妇了,他们之所以加入的原因,却是因为神鬼传奇世界发生了一些意外,一个名为迪奥的唏嘘鬼横空出世,他有着一个强大到足以干涉时间的替身以及之前黄金面具吸血鬼的能力,对比起原作的那种力量表现而言,除开时间停止的范围由于主神的合理化缘故从整个宇宙缩小到一个相对狭小的范围之外,他的综合实力可能要比原版强出十倍百倍都有可能。
  
  若非是郑吒回归,恐怕伊莫顿夫妇和那个世界的星辰远征军就得当场横死,无论是出于感恩,还是因为中洲队缺少足够的人手,总之在各种因素作用下,他们最终同意加入了中洲队,成为了中洲队新的生力军,但现在说这些也是没有意义,毕竟这两人也因为主神的缘故,最终得以停留在了郑吒的世界,以一个过客的身份留在了这里。
  
  这个世界从某种意义来说,已经脱离了‘现实’原本的轨迹,除开某个东方大国提前崛起,完成了统一大业之外,像是什么月球上出现了些普通望远镜都可以看到的英文字句,就勾勒在一些环形山旁;又或者一些著名的旅游景区山脉忽然断裂崩溃;某些国家的高层领导人离奇的被人暗杀或者失踪,又或是一些地区的武装力量忽然大洗牌一类的事,让所谓的专家们根本无法解释与相像。
  
  当然,在轮回小队成员们看来,这就是非常好解释了,一些带着主神空间力量的人们,回到现实世界后,经过最初一段时间的谨慎小心,确认了这里确实是现实世界,而非是新的一部奇异恐怖片之后,这些掌握了高于现实世界武力的人们,已经不甘于平凡了。
  
  此时此刻,金钱、豪车、豪宅、女人这些对于普通人一辈子的追求,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唾手可得,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之后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本来全世界越演越烈的奇异事件,忽然间就在某一天又突兀地消失了,在这之后所有离奇事件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所有高于常人的神奇力量就仿佛在那一天突然不见了般。
  
  事实上,是郑吒发出了所有轮回小队成员都懂的一个召集令,那个著名的进入口令——YES或NO。
  
  当然了,看到了这召集令,完全不打算理会的轮回小队也是大有人在,只是这些人往往都是新生代的轮回小队队员,他们或是把持一方世界的现实权柄,或是心高气傲,不曾见识过这轮回最强小队的威势,不过对于郑吒而言,这种行为,只是在徒劳的体现愚蠢而已,是以,当那些自以为是的轮回小队队员要么通过卫星,要么通过情报人员和录像对郑吒进行观测的时候,他们看到了郑吒真正力量的一角……
  
  是的,一角,郑吒从来没有想过,对付这些轮回队员需要使用真正足够全力以赴的力量,倒不是说不可以,只是没有任何必要而已,他仅仅是简单的一脚踢出,就将这个世界的亚空间屏障踢碎,如同瞬移一般,来到了月球的上空。
  
  在这些轮回小队还不解其意的时候,这个男人右手轻轻举高,在浩瀚的超高质量真元和魔力混合之下,他就是这么随意的用手一劈,就将这个直径达到了三千七百公里的星球直接分成了整整齐齐的两半,而在过了几分钟之后,整个世界都开始慌乱的一刻,他才用真元力形成了两只巨手,将这个星球蛮不讲理的轻轻合拢在了一起,顺便还拿了一些样本送给了他原本的祖国。
  
  而就在他看起来像是做完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脚再度踏破空间,瞬间回到了地球之后,原本聒噪的新生轮回小队们,于此沉默。
  
  那是如同死般的沉默,诚然,力量不是万能的,但是如果力量达到了随意的撕裂空间,随意的破碎星辰,随意的扔飞大陆之后,也许只有疯子才会继续挑衅这种人,而疯子,往往在轮回世界中死的相当快,所以,无论是自愿还是非自愿,那些声音就仿佛消失了一样,现实世界又恢复了最初与“正常”——除开某些因此而失去了利益的政客之外。
  
  郑吒自是根本不需要在乎那些人的利益的,对于他而言,他的父母、他的爱人,才是最重要的,早在回归之初,他就已经给自己父母改造了身体素质,让他们的寿命上限达到了数百年之多,同时还交给了他们适合养生的功法。
  
  当然,在考虑了一下现在时间还是凌晨三四点左右之后,郑吒也是没有打算惊扰任何人,毕竟时间不好,这个时候和他们通讯指挥平白叨扰了对方。
  
  因为没有睡意,他也是轻轻抱了一下自己的爱人萝丽,然后站在床边呼了口气,身子一晃间,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梳洗间里,就见他用冷水洗了一下脸,身子再一晃,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了别墅花园中的一张吊床处,他就这样躺倒在上面,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向头顶上那已经慢慢昏沉的星星。
  
  “伙伴们……我原本以为可能要在十年之内强行成圣才能冒险拯救你们了,但是现在来看,事情并非没有转机,我……”
  
  郑吒喃喃自语着,他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天空,他的双眼有些茫然,但是内里却有着黑白双色涌动,就仿佛体内的涌动,随时都要释放到现实中来一样。
  
  “又想起那里了吗?”
  
  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郑吒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萝丽的声音,在龙血、T病毒原液、易经洗髓的综合作用之下,虽然她现在的实力远不如那些轮回小队的资深者队员们,但是也是一个二阶左右实力的人物了,算不得弱者,所以她在郑吒醒来之后,也是心有所感苏醒了过来,接着她就拿了一条毯子披到了自己爱人的身上,坐到了他的身身边。
  
  “我不冷的。”
  
  郑吒伸手温柔地摸着萝丽的长发,微笑着道。
  
  萝丽却是嗔道:“我冷,行了吧,虽然有希望回归主神空间了,但是你现在依然只是个普通的富翁呢,不要像超人那样在这么冷的秋末只穿单衣坐在这里,早上的海风很冷的好不好!”
  
  郑吒轻轻一笑,也不反驳,只是将萝丽拥入了怀中,两人一时无言,俱是沉默,一种温馨的感觉在他们心里慢慢的萦绕。
  
  郑吒隐隐的感觉到,这是一种大事即将到来前的最后的温馨,所以他也是格外珍惜和爱人的这段时光,也许在接下来的旅途中,将会经历更加惊心动魄的冒险和遭遇更加可怕的敌人,为此,他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就这样,时间很快的到了早上,在和家人问安之后,郑吒有些无聊的调整着肉体的能量循环,在这段时间以来,除开对技能的运用更加娴熟之后,他的身体素质又有了进一步的增长,这一系列的战斗,还是让他变的比最终一战时期更加强大了。
  
  以郑吒来说,上一场和仙人之师的战斗对自己的裨益算是相当的明显,也是因为对方各种层出不穷的修真手段,比楚轩和罗应龙都要精妙许多,就连强如他这般也是颇为头疼,不过疼归疼,但是收益也是真不少,甚至还让他觉得他还能做出一番小小的突破,达到了不是圣人,但是又能压制圣人的新境界,正因为如此有趣的手段,让他也忍不住开始思考,如果再遇到这种对手,应该用什么方法来打败对方。
  
  可惜的是,一阵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考,郑吒也是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电话显示之后,直接按下了接通键说道:“怎么了,林俊天?”
  
  另一端这时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道:“队长,我现在正在南美洲哥伦比亚的埃斯特雷亚港……”
  
  郑吒愣了一下,笑着说道:“是那边有什么轮回小队员正在闹事吗?居然要你这个情报局局长亲自出手,或者说……对方是很强大的人物?连现在担任刺客世家家主的樱空和埃及幕后掌权者的伊莫顿都压制不住直接找到我这里来了?”
  
  林俊天苦笑的声音传来道:“哪是呢,且不说四阶中级的高手又不是大白菜,自从上次队长你做出那么夸张的举动后,现在谁不是乖得像兔子……”
  
  “除开这一次,伊莫顿大哥收到信息以后表示大概一天内就能赶到,因为他要和安苏娜女士一起过来,所以速度相对慢一些……至于樱空大姐头你也知道的,她没有使用手机的习惯,加上作为一方势力的家主总有一些弯弯绕绕的规矩,没有精神力者的话也不太好联系上她,我已经给她家族势力发了加密信息,应该会在不久之后就到,以她的能力,从得到信息到赶到目的地,大概也就半小时的样子吧……”
  
  郑吒闻言后,也是认真了一些,不过他还是比较轻松的状态,说白了,以现在中洲队的实力,哪怕是次强的恶魔队和东美洲队都未必能赢的了除了他之外的中洲队,至于再弱一线的南炎州和北冰州队也还欠着他人情,如果没什么重大变故多半不会弄些什么算计,所以这么来看,他还真没有什么担心的。
  
  “那么说说看,这次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边我只听说和DP有些关系,但是其他的我是真不知道,而且前段时间你不是在HK吗?莫非这次事情即便以你的实力都难以处理?对了,你只说了樱空和伊莫顿,王侠和刘郁呢?他们两个该不会也在哥伦比亚吧?”
  
  林俊天那边此刻也是收敛了笑声,认真说道:“王侠的话,因为还在教导祖国的特种兵集训,可能还需要半天左右才能赶到,而刘郁他现在已经在哥伦比亚,同时带着两个数码兽一起追上去了,这次的事情真的可能有些大条,几乎所有已经创建了势力的轮回成员都有人在哥伦比亚,甚至有许多人已经亲身来到了这里,刘郁他有些担心我的实力,所以决定亲自过来保护我,现在已经先出发去追踪敌人了。”
  
  郑吒这下可真有了兴趣,他拿着电话寻了一处沙发坐下,好奇的问道:“哦,到底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激动啊,莫非是哪个白痴轮回成员露出了什么财产?比如S级支线剧情才能够兑换的强力道具?不然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利益,可以引动这么大的局势。”
  
  林俊天也不迟疑,他的声音如此严肃,仿佛是一道惊雷一样炸响在了郑吒的耳边。
  
  “有极大可能……有人先我们一步,进入了主神空间!”
  
  “什么!”
  
  …………
  
  就在郑吒为情报惊呼的时候,在神州东部海域的一处小岛之上,一个少女却在上面静静的坐着,她的面色一脸的淡漠,但模样很是俊俏,虽然有些略偏于中性,不过这个样子的女孩绝对可以称之为美女,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场的原因,明明看起来十分的娇小,但是无论是岛内,还是海中的猛兽,在远远的见到她时,都会做出一种臣服的姿态,就仿佛她是这个领地天生的王者一样。
  
  不过这个少女对这个情况并不在意,她在坐了一阵之后,却又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绕着整个岛屿轻轻转了几圈,随后,她停留在了一片有着墓碑的空地之上,这片空地的周围充斥着树木,枝叶郁郁葱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散发着一阵清香,似乎在述说着往日的悲伤。
  
  虽然主人格已经消逝,但是对于她而言,这里依然是一个值得记忆的地方,所以她亲手立下了一个墓碑,纪念着这里曾经因为一场悲剧而死去的小伙伴们。
  
  “家主……”
  
  就在这时,这个树林当中突兀的浮现出来了一个人影,那是来自刺客世家的精英,然而这些精英之称,也不过是对于凡俗而言,在完美达到四阶中级基因锁之后,赵樱空在回归家族之后,以一种压倒性的实力,镇压了整个族内一切不服,无论是现任的组长,她的父亲,还是所谓操控的四阶怪物,都不是她一合之敌。
  
  于是,所谓的家族荣耀,所谓的家族大业,所谓的‘临圣计划’量产,‘空计划’执行,所有的一切为了追求超凡而走上外门邪道的计划,在点燃了道路的极道强者面前,就如同小孩子堆砌的城堡遭到了海啸冲刷一般,散落一地。
  
  顺理成章的,樱空无论是在资格,还是实力上,都成为了新任的刺客家族族长,而原本在这个世界上还算是二流势力,仅次于五大流氓的超凡势力,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势力之一……
  
  “何事?”
  
  轻轻转过头来,樱空淡淡的询问道,尽管她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情绪表达,这个接近三阶基因锁的刺客还是感觉到了如同山岳一般的压力,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家主并没有恶意,只是一种自然而然散发的威压震撼到了他而已。
  
  (家主的实力,果然深不可测,更是打破了这些年来所谓的空计划成员不可能有任何人度过心魔,完美达到四阶中级基因锁的传闻,这份才情,简直千年无一,那些老顽固们,居然还在走老一套的道路,简直就是白痴……)
  
  也不管自己如何所想,这个精英立刻半跪在地,直接就将林俊天发来的情报递给了樱空传递,他们在收到这份加密的讯息之后,也是绝然不敢触碰的,虽然樱空没有什么要求,但是人的名,树的影,就那份实力,他们也不敢不尊重。
  
  “我知道了,告诉他,我稍后就到……”
  
  说完,这个少女在看完讯息之后,又看了一下天空,喃喃的说了一句“要开始了”,就随着一阵轻风吹起,在这位精英在看去时,哪里还有家主的半点身影,即便他的反应速度连子弹都能捕捉,但是家主的身影他却是完全捕捉不到,就如同那场家族内战的清洗一样,所有人都没察觉到这位年轻的家主做了什么,就稀里糊涂的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樱空却没有心思在意自己家族手下心里的小九九,正以数十倍马赫的速度飞驰在天空的少女即使达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也完全没有任何要引发热障的迹象,不过,即便是速度已经达到了这种极速,但是她的心情,却是比这极速还要更快。
  
  (姜宇……我相信你没有死去,一定也和我们一样,在寻找着见面的时机,所以,等着我,我们一定会再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