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当打工仔开了外挂 > 0219章 希望能跟你合作

0219章 希望能跟你合作


  林元挑选的原石货款达到一百六十八万。
  成了大手笔的客户。
  貌蓬奈给了个账号,林元把钱转了过去。
  货运公司来了一辆小三轮,把原石拉去了收货点。
  林元出具了桑博公司的售卖出货单,办理了保价托运,收货地点填在源汇建材超市。
  他跟貌蓬奈来到二楼办公室。
  “林兄弟,我想跟你交个朋友。”
  林元帮他处理销售了一辆跑车,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秘书替他们泡好茶。
  “我申请去蓉城监狱看望了你舅一次。”
  林元手机上周芬生对着视频跟张沉香说的话。
  貌蓬奈涨红了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舅和舅妈的问题,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捅刀子。舅妈和表哥已经逃到了M国,表哥却被黑帮绑架撕了票,舅妈心灰意冷之下,才主动回国投案。我觉得表哥的遭黑手,也是受到了背后势力的设计陷害。”
  林元不想跟他讨论这些,这好象不关自己什么事。
  豪门恩怨,以及各方势力陷于你死我活的争斗中。
  自己能够置身度外,才是最明智的选项。
  “我表哥留下的那些玉器加工设备都还在吧?”
  林元是新的房主,当然有权处置房内的旧物件。
  “房子还在装修,暂时没有处理那些机器。”
  “其实兄弟你也可以试着去做做翡翠加工,这是一门利润空间特别巨大的行情,赚钱的速度堪比印钞机。其实我舅家的很多财产跟他当官是没有关联的。他有没有贪污腐败?不可否认,他不是清官。但是差不多他家中的资金,很大一部分是表哥的翡翠生意赚的利润。”
  “说实话,我对翡翠这一行,并不是很熟,特别是对于加工,一点都不懂。”
  “只要有一个专业的加工师傅,其他的你都不用操心。”
  貌蓬奈认真地问:“你搬到我舅家那栋别墅后,那些以前的加工师傅有没有找过你?”
  “现在还在装修,还没有搬过去住,暂时只有我爸住在那边。”林元如实说。
  他觉得没有什么隐瞒的。
  “这样吧,我把以前那几个帮我表哥加工翡翠的师傅电话发给你,以前我表哥也不管加工的事,他只管来这边拿货和几个玉器店的销售。”
  貌蓬奈加了林元微信,把几个人电话发给了他。
  “看样子,你现在跟陈玉玺一家关系搞得还可以哦!”
  “当然了,左邻右舍的。”
  不管在什么地方,我跟他人的关系都相处得很融洽。
  “其实在嘉龙山城小区,还有另外一家姓曾的,住在另一头,他也是做玉器加工的。南仁市除了陈玉玺家,可能就是他家了。
  曾家老大的媳妇就是茂朋的妹妹,他弟在云南那边也开了一间加工厂。”
  林元偶尔听陈玉玺听过曾家的事,但还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
  “现在我表哥家倒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不瞒你说,那个吴昂昆就是我的手下,你跟陈玉玺准备来进货,他早已告诉了我。并且也对你进行了调查。”
  貌蓬奈也是毫不保留地对他说。
  貌蓬奈自周家出事后,他都不敢踏进中国半步,只好派吴昂昆跑广东市场。
  跑来跑去跑了两年,他的存货越积越多,还是一点绩效都没有。
  另外一个跑云南市场的业迹还稳步提升。
  这吴昂昆就是个没有业务能力的泛泛之辈。
  其实中国最大的翡翠交易市场在云南和广东。
  广西陈家和曾家的规模相比之下都是小儿科。
  貌蓬奈的桑博公司能够做大,关键还在于周远平有能力,能够将他公司出产的翡翠原石毛料销售到广东四会、平洲、揭阳、广州四个翡翠集中地,有很多家翡翠加工厂都在他这里拿货。
  周远平出事后,这些客户都失去了联系。
  事起仓促,周家一出事,连这些客户的联系号码都没找不到了。
  “这门生意我没接触过,也不知道有没有能力做。”
  说实话,林元认为还需要一个考虑的时间。
  “我先购买一点翡翠原石回去,并且试着去广东几个市场跑跑,熟悉一段时间后,再考虑是否跟你合作。”
  “没问题,期待跟你合作。”
  貌篷奈认为林元是个实在人。
  他若是满口答应,他还会考虑他是否有那个实力。
  现在见他说尝试着去做做着,他认为才是最稳妥的方法。
  “每次进货我都会自己过来亲自挑选。”
  “没问题。”
  林元小小年纪,买得起一二千万的别墅,开有三间店铺。
  刚才出手就是一百多万。
  对于他的财力,貌蓬奈不表示怀疑。
  “林兄弟还要挑点货?”
  “是呀,带点货回去,试试水吧。”
  他跟陈玉玺一起合伙购买了一千多万的货。
  数量不是很多。
  特别是要带货去广东试水,显然还不够。
  貌蓬奈带他到了另外堆满了翡翠原石毛料的仓库。
  “林兄弟尽管挑拣。”
  貌蓬奈自然希望他拿货越多越好。
  留下一个统计,两个工人,他离开了。
  这吴昂昆跑了两年,终于跑出一点业迹出来了。
  他似乎又看到了矿石再次销往广东市场的希望。
  “替我联系一家物流公司,帮我把货托运到南仁市。”
  “没问题。”
  一个小时后,统计带林元回到他办公室。
  “选货总额八百六十万。”
  数额不小,他内心一阵狂喜。
  林元将账转到他公司账上。
  “林兄弟,希望我们能长久地合作。”
  “当然。”
  林元只挑选选了他标价5万元一块的原料毛料,至少还有四五堆标价不同的毛料都没有选。
  选好的毛料及时让货运公司打包托运了。
  都是采取保价托运的方式。
  让桑博公司出具了售货证明。
  刚刚离开桑博公司,就接到了陈玉玺打来的电话。
  “小林,你跑到那里去了,半天不见你回来,不会出事吧?子楚保镖在市场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你……”
  “我没事,十几分钟我回到宾馆。”
  他在考虑要不要跟陈玉玺提在桑博这边选购原石毛料的事情。
  还是暂时保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