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级选择:怒娶胖女陪嫁五千万 > 第288章失传已久的皇帝针法

第288章失传已久的皇帝针法

    整个讨论室弥漫着股浓厚的火药味,周坛蹙眉。
  
      “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咱们就开始吧,接下来有请刘助理说话。”周坛将话筒交给了刘助理。
  
      一般像这样的大场合,坐第一排的人都是有分量的。
  
      比如,王神医和刘助理等其它领导,可他们发现许安良竟然也坐在第一排。
  
      他有什么资格坐在第一排?
  
      这让他们很是气愤。
  
      在座的哪个都比他救治的病人要多,凭什么他能坐在第一排?
  
      难道是因为这家伙跟院长熟?
  
      有些人不禁想着,像他这样的无名的毛头小子若不是因为和院长有点关系,怎么可能会坐在第一排。
  
      刘助理上台接过话筒。
  
      “很感谢大家今天能来参加我市人民医院的中医学术交流会,我对中医不太了解,但我知道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都是有用的,中医流传至此,当然也少不了.......”
  
      刘助理随便说了几句面子话,下面引来一阵掌声。
  
      他说完话又把话筒给了刘助理。
  
      此次交流会,王神医能来,已是他们的荣幸。
  
      在座的人都是从五湖四海来的,无非就是想要见见王神医,不然,他们一个人民医院还邀请不到这么多人。
  
      若是今日王神医不来,讨论室将有一半空出来的椅子。
  
      刘助理没过多久就走了。
  
      周坛站在台上,目光看向王神医。
  
      作为中医医生,他发自肺腑崇拜王神医,而王神医也是这场交流会的主角。
  
      “咱们这次中医学术交流会很荣幸能请到咱们的王神医,现在,有请王神医来为我们说几句话!”
  
      周坛一脸尊敬。
  
      王神医乃是德高望重的人,能自降身份来到这已是给了很大的面子。
  
      但只要能弘扬中医,让大家了解中医,王神医一点也不在乎场地的大小。
  
      宋神医接过话筒,身边助理开始打开电脑,屏幕没一会儿就投在了墙上。
  
      上面显示的的正是当时王神医救治天宇市市长的视频。
  
      “在座的所有人都对中医很感兴趣,我作为一名老医者,很开心能在这跟大家碰面,分享一下我以前诊治病人的过程。”
  
      底下的许安良认真的看着视频。
  
      视频里的天宇市市长一脸苍白躺在床上,很是痛苦。
  
      天宇市市长因为国家的事情日夜操劳奔波,久而久之身体吃不消,大大小小的病也就都出来了。
  
      那日,天宇市市长是因为突然心肌梗塞,据说已经是天宇市市长第二次心肌梗塞,若不是王神医及时出手相救,他早就一命呜呼。
  
      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因心肌梗塞引发晕倒,只有几分钟的黄金抢救时间。
  
      如果这几分钟过去,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
  
      屏幕上显示,王神医用银针往天宇市市长的心脏处扎去。
  
      在外人眼里或许只是个简单的扎针,但这其中其实蕴藏了很多门道。
  
      显然这些家伙们都没能认出王神医用的是什么针法。
  
      几秒钟后,许安良开口说道:“是,皇帝针法!”
  
      王家医术代代相传,自清朝起延至今日,果然还是有点底子的。
  
      只可惜,这针法差了点火候。
  
      皇帝针法失传已久,就算有人知道也练不来,没想到会在王神医身上重现。
  
      许安良刚才说的那句话飘进了王神医耳里。
  
      他有些惊讶,没想到许安良认得出皇帝针法。
  
      看来周院长把他安排在第一排也是有原因的,现场这么多人,也就只有许安良认出了此针法。
  
      “说的很对。年轻人......许神医说的没错,的确是皇帝针法。”王神医看向许安良的眸眸子里多了些许赞赏。
  
      他年过花甲,自然愿意带带年轻人。
  
      “天呐,原来这既是皇帝针法!”
  
      “王神医真不愧是王神医,竟然连皇帝针法都使得出来!”
  
      众人不禁惊呼。
  
      失传已久的皇帝针法重现于世!
  
      但大家更为意外的事,在场的人当中只有许安良认出了王神医施展的事皇帝针法。
  
      “不过就是认出来了而已,好像说的他会一样。”有人开始不屑。
  
      “说的对啊,皇帝针法为何失传,就是因为此针法考验医者对脉络的认知,不是任何人都能学来的。”
  
      周坛在心中无奈叹了口气,怎么好好的这群人又拿许安良说事?
  
      许安良倒是没放在心上,端坐在椅子上,双手搭至膝盖处,面色波澜不惊。
  
      他只觉这些人太蠢,不想与之辩论。
  
      边上的董思年站了起来,摇头晃脑,重重叹了口气。
  
      大家不解。
  
      宋神医就问:“请问这位有什么见解?”
  
      他自是知道站起的董思年就是和许安良一块儿来的。
  
      “王神医,您会皇帝针法我很佩服,天宇市市长虽然被您救活了,可若是您最后一针偏离穴位,天宇市市长很可能一命呜呼。”
  
      董思年不是很明白穴位和针灸这块儿,但跟在许安良身边,多多少少也能知道。
  
      王神医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他深知自己针法还不够,对天宇市市长下针时的确是偏离了一点,要不是他说,根本没人能发现。
  
      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看出来了。
  
      用针扎穴位,若是出现一丁点偏差,的确会要人命。
  
      在场的,只有王神医觉得董思年不简单。
  
      坐在下面的人都是一些苦心钻研中医几十年的人,还有一些是国内名号响当当的名医。
  
      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看得出自己落针时的偏差,董思年却看出来了。
  
      他是和许安良一起来的,王神医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王神医的针法你也敢怀疑!”
  
      当下就有人对董思年说的话不满了。
  
      许安良和董思年的姗姗来迟本就让他们不悦,现在又说出这番话来,他们怎么能忍?
  
      “王神医在家诊治病人的时候估计你都还在喝奶呢!”
  
      “呵,竟然连王神医都敢怀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
  
      董思年的一句话,引起了大伙的不满。
  
      空气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重,王神医站在台上略微尴尬。
  
      不得不承认,董思年说的话的确是对的,但这话可能会让自己一辈子的名誉受损。
  
      “你们不信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