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你好阿小阳 > 第十章 回到过去

第十章 回到过去


  生活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一段相遇一段缘分,在彼此之间经历了一些路程后,会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但是尽管如此,它们的存在也是有意义的,无论故事的结局,至少都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多年以后,也许还依稀可见。
  苏超走在漫漫的小路上,耳机里依旧是周氏情歌,在孤独的时候,听一段音乐,或许在勾起回忆的同时,也让受伤的心得到一些治愈。
  苏超走的是校园的小路,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大了起来,呼呼吹得周围的树木哗啦啦直响,苏超整了整衣服加快了脚步。
  风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刮越大,秋冬交替的天气本来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啊,苏超边走边嘀咕:“我靠,怎么这么凉这风,跟台风似的,反季节也不至于这么快吧。”
  苏超今天穿的是带帽卫衣,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脑子,苏超赶紧把插在口袋里的手伸了出来,就这伸出来一瞬,就感觉凉风瑟瑟,苏超就是一哆嗦,这感觉就跟大早上的窝在被窝里,突然有人把你的被子一下掀起来,苏超抖着手把帽子戴上,因为冷,感觉手的关节都不够机灵,帽子戴上去的时候帽绳把苏超耳朵里一边的蓝牙耳机给刮到了。
  “啪”的一下耳机就从耳朵里掉了出来,顺着身子滴溜溜滚到了旁边的草坪里,“靠。”苏超暗叫倒霉,赶紧转身往旁边的草坪里走去,草长的很密,天色又暗,苏超蹲下身来,扒开草坪左看右看,终于在草丛的一角找到了平静的躺在草丛里的白色蓝牙耳机。
  轰的一声,就在苏超把手伸进去拿耳机的那一刹那,苏超就感觉到周围时间似乎静止,风一下子停了,像是进入了一个不透风的密闭空间,还没等苏超反应过来,突然就感觉眼前一花,自己感觉像是坐上了高铁,周围的景物跟树木像是走马灯一样飞速的后退,苏超就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等苏超清醒过来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看周围,自己居然在教室里,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九点半了,班级里一个人也没有,苏超揉了揉脑袋,感觉脑子里涨涨的,努力回忆了一下,想起来自己不是应该在捡耳机吗,然后突然一下就啥也不知道了,苏超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想看看手机,猛地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
  自己的身上怎么会穿的是校服,大学里的生活穿衣随便自由,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经常可以在大学里看到各种奇装异服的人,自己怎么会穿校服,而且这件校服看着怎么会这么眼熟,想了想,这不是我高中时候的校服吗?这教室不也是自己高中的教室吗?这是什么情况?苏超现在感觉脑子跟浆糊一下,完全理不清楚头绪。
  “砰砰砰”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小同学,我们要清校了,你赶紧收拾一下离开吧。”苏超扭头,门外站着一个老头,这老头苏超认识,是自己高中时候的门卫,苏超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迷迷瞪瞪的收了一下散落在桌子上的书背上书包,关了灯,离开了教室。
  来到教室外面,大大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苏超环顾了一下周围,这不就是自己的高中吗,熟悉的走廊,熟悉的树木,熟悉的教学楼,苏超用力捏了捏自己,“啊,疼。”大腿的疼痛让苏超呲牙咧嘴,苏超心里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时光回溯了,自己可能回到过去了。
  顺着楼梯离开学校的大门,苏超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曾经充满回忆的地方,如今自己又从里面走了出来,就像是放着电影,自己像放电影一样从画中走了出来,来到熟悉的站台,时间快到十点了,站台上已经没有了行人,晚风吹在苏超的脸上,把苏超的零碎的刘海吹的飘起,苏超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心里五味杂陈,自己是在做梦吗?还是真的回到过去了。
  公交车缓缓的停到了站台,苏超摸了摸口袋,还好里面还有零钱,投了币,车里很空,找了后排的一个位置苏超坐下,熟悉的公交,熟悉的车载电视,苏超看着电视,突然发现现在是九月十五号,也就是高三刚刚开学一段,也就是说自己又回到了一年前吗,苏超想起了一年前不禁感觉鼻子有些发酸,如果是现在的话余洛殊应该跟自己的关系还没有断痕。
  下了车,走过熟悉的街道,一年前的街道跟现在的街道没啥两样,除了几处地方翻新了一下其他也没有其他变动,开在小学边上的文具店,路边的S县小吃,苏超走在漫漫路上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自己有多久没有在下了自习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到了家,敲了敲门,苏超的母亲陈冰开了门,苏超知道这时候她刚刚失业,刚好今年准备高考就待在家里照顾自己,陈冰把苏超让进了门,问苏超要不要吃宵夜,苏超摇了摇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年前的房间里桌面上堆着一堆又一堆的各科复习资料,当年看到这些课本题目苏超头都疼,而现在看到这些东西居然有一种久违了的亲切感,苏超翻了翻空白的材料,苦苦的笑了笑,当年的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学习的成绩,而以现在的自己来看,显得有些托大了,大一的苏超时常会感慨当年要是好好读书,就不至于窝在山里。
  夜晚星空繁星点点,月亮斑斑微光洒落在窗前,就像那一句床上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苏超躺在床上,苏超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跟小说一样穿越了,这鬼一样的经历直到现在都有一种不真实感,想了一会,管他呢,也许只是一场梦,苏超转了一个身,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