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之农药李白 > 第五十三章 消除芥蒂 二

第五十三章 消除芥蒂 二

李瞒无奈,走出了房门,去了另一个房间三下两除二除去了衣物。
  
  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身体,便裹住浴巾跑了回去。
  
  果然,女人没那么快。
  
  李瞒百般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胡列娜这才走了出来。
  
  李瞒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撩人的身影,身上裹着浴袍,却难掩傲人的身姿,身前白皙滑腻的雪山若隐若现。
  
  李瞒缓缓起身,主动靠了过去,伸手揽过胡列娜。
  
  “老公~,以后不准胡作非为,就算你喜欢哪个女子,可以先和我说,我不是那种自私的女人。”
  
  胡列娜美目微微眨动,看着李瞒,柔声的说道。
  
  她和李瞒在一起的时候,对李阿瞒了解的太少,自己就慢慢沦陷了。
  
  而随着了解深入的时候,发现李瞒心中的小九九有些多~。
  
  “嗯~,狐狸,听你的,我对你的誓言至今不忘。”
  
  李瞒缓缓对视上狐狸的眼眸,深情的说道。
  
  这个时候,是个男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有什么甜言蜜语一股脑的甩过去。
  
  轰炸她那小脑袋~
  
  至于胡列娜的话语,李瞒也听懂了,但现在显然不是说那些的时候。
  
  “誓言?”
  
  胡列娜闻言,愣了一会,随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算你有良心~。”
  
  胡列娜又伸手摸了摸手腕处,与她很不是很搭的手镯。
  
  “你老公良心大大的好,花姑娘的干活。”
  
  李瞒放下了浴巾,手掌滑落,搂住了胡列娜纤细的腰肢,靠在她的耳边,绣着发丝间的清香,很霸道的说道,随着话音落下,另一只手搂住了胡列娜的双腿,将其抱了起来。
  
  “讨厌~”
  
  胡列娜乖巧的依偎在洛言怀中,魅惑的眼眸注视着洛言,柔声的说道。
  
  美目微微眨动,饱含着浓密的情意看着李瞒。
  
  “没事,一会儿你会喜欢~”
  
  李瞒边说边走,不一会儿两人便是来到了软塌的位置,顺势滚了上去,话语也开始变的断断续续,语气忽疾忽沉~
  
  胡列娜扭动着身姿,黑暗中,美目看着李瞒,眼中温柔和情意似乎要溢出。
  
  随后温润的嘴唇靠了上来。
  
  。。。。。。。
  
  “呼~”
  
  李瞒轻轻吐出了一口气,眼中兴奋之色稍减,伸手轻轻抚过胡列娜柔顺的长发,感受着依靠在脖颈处,轻轻喘气的人儿,一时间有些不想说话。
  
  只想这般温存安静下去。
  
  刚刚有些入魔,情不自禁的加大了马力。
  
  按照典韦的说法:兴奋的让我疯狂!
  
  那有辱斯文。
  
  。。。。。。。。。
  
  旭日一早。
  
  “殿下~”
  
  侍女恭敬的站在屋外对着胡列娜和李瞒行礼,轻声的说道:“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屋内。
  
  胡列娜和李瞒已经穿戴整齐,狐狸一袭白色绣着浅黄色花纹的长裙,气质秀雅绝俗,自有一股空灵之感,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看着屋外行礼的侍女,微微颔首,伸手挽过李瞒的手臂,缓缓起身,向着屋外走去。
  
  侍女低垂着脑袋,待得他们走出房间,才缓缓抬头,不紧不慢的跟在其后,同时目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们。
  
  无论见过几次,依旧有一种难言的惊艳之感。
  
  胡列娜的五官那绝世容颜,哪怕不施粉黛也是极美,以及那身形苗条,蓝色的长发垂落于背心,用着一根白色的丝带轻轻挽住,简单却又精致,有一种难言的美感。
  
  尤其是那种气质,不似尘世中人,和李瞒站在一起,犹如神仙眷侣般。
  
  一路无话,很快两人便是来到了客厅。
  
  厅内只有两名侍女,以及一桌已经准备好的早膳。
  
  李瞒已经坐在对面胡吃海喝了,毫无圣子的姿态。
  
  昨晚累坏了,得补充补充点能量~
  
  胡列娜见状,摇了摇头轻轻挽着长裙,安静了坐在了李瞒身旁,开始小口小口吃了起来,动作优雅娴静。
  
  一旁的侍女也并未伸手帮忙夹菜。
  
  因为李瞒他们早早就说过,吃饭不要帮忙。
  
  他又不是李德那老太爷~
  
  。。。。。。。。
  
  就在李瞒和胡列娜培养感情的时候。
  
  而另一边。
  
  史莱克学院宁荣荣的宿舍。
  
  此刻宁荣荣正百无聊赖撑着下巴,手中握着一柄木剑,一双明媚的桃花眸子清澈无比,泛着几分天真无暇,水汪汪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
  
  她身着天蓝色的纱裙,蓬松的罗裙,精心梳理的发髻插着装饰,中间镶嵌白色宝石,垂下水滴状银石,几缕秀发垂落在柔美的脸颊旁,增添了几分少女的活泼。
  
  琥珀色眸子倒映着窗外的景色,睫毛长而浓密,眼尾上翘~
  
  随着眼眸的眨动,睫毛微微轻颤。
  
  少女的美好在宁荣荣身上显露无疑,她的出身注定了少年时的美好和无忧无虑。
  
  尤其是宁风致和她两位爷爷,对她的宠爱更是加重了这一点。
  
  “小风怎么还没修炼结束!”
  
  宁荣荣微微嘟哝着嘴唇,有些不满的嘀咕道,她觉得秦风没有一点时间观念。
  
  她都等急了。
  
  天天就知道修炼修炼修炼。
  
  “荣荣!!”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小舞急促的话语声,闻声的宁荣荣连忙起身,明媚的眼眸似乎焕发了活力,亮晶晶的看着殿外跑进来的小舞。
  
  “荣荣,快,秦风下山了!”
  
  “小舞,我们快走!”
  
  宁荣荣闻言,俏脸一喜,顿时提着罗裙,脚步急促的向着屋外跑去。
  
  雄赳赳,气昂昂~
  
  像一只去找事的小母鸡。
  
  小舞闻言,笑的更开心了,满脸笑容的跟着宁荣荣。
  
  此刻。
  
  刚下山的秦风。
  
  秦风走路很慢,似乎走路的时候都在思索着什么,腰杆笔直。
  
  表情淡漠,一丝丝煞气从他身上攸然而生。
  
  卫庄范十足。
  
  就在此刻。
  
  明媚可人,天真浪漫的宁荣荣正抿着嘴唇,一脸认真的握着一柄木剑走了过来。
  
  “小风,我要学剑!”
  
  宁荣荣收敛了些许公主脾气,对秦风她凶不起来~
  
  小舞说,要想走进秦风的内心,就要做他感兴趣的东西。
  
  无疑,让他教导自己练习剑法,是最容易套近乎的了。
  
  因为最近,宁荣荣试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靠近秦风。
  
  但,都不容乐观。
  
  他就像一块北极的冰块,又冷又硬~
  
  而且宁荣荣也是真的想要学剑,不求多厉害,能看懂些皮毛就好,所以她神色极为的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