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阎魔祖 > 第二章 赴云

第二章 赴云


  即过了许久,柳鹤难以忘记当时。
  一切像如的不真实。
  “是谁……”
  “我是谁?”
  怪异的男子用手挠了挠巴,似乎这个问不回答。
  “说实话,我不知我是谁。”
  男子回答的认真,而柳鹤却觉荒谬。
  哪有人不知自己是谁的。
  “……是从血狱中召唤来的吗?”
  柳鹤的声音在颤。
  血狱啊……是禁忌的存在,九转幽魂决没有修炼到转,无论是谁召唤血狱鬼,有死无生。
  而白虹刚才证了这个说。
  “喂!”男人有不满:“我回答了的一个问,该回答我的一个才是!”
  “啊?哦……要问什?”
  “见过我父亲吗?”
  柳鹤再一愣住了,这是真的有吃惊。
  他以为眼这人是在开玩笑。
  哪有人会这问的,而且刚才还说不知自己是谁,难说这人失忆了?
  “见过没有啊?”人突皱紧了眉头,柳鹤连忙摇头:“不不,我没见过。”
  “是……”
  人似乎陷入了沉思,紧咬着嘴唇。
  柳鹤这才有会仔细观察这神秘人。
  他的皮肤白,不,是苍白,苍白的有可怕。
  他的身健壮,不像是修炼人孱弱的肉。
  他的面容英俊,柳鹤回顾来,还从未见过比他更英俊的人。
  就像不似这人间该有人。
  而他让人难忘的,就是他深邃神秘至极的黑色双眸。
  是了一眼,柳鹤就沉沦了进,仿佛被吸入了永无止境的夜空,就连灵魂深陷中。
  “我找我父亲,会帮我吗?”
  这人的话中像带有魔力,而柳鹤根无拒绝。
  “可是我该怎称呼?”
  “我的称呼可了!”人像格兴奋,劲儿拍了拍胸脯:“大脑袋称呼我小混蛋,蓝女王称呼我俊小子,火王爷称呼我冷冰冰的讨厌鬼,红牯牛说我是……”
  柳鹤听的目瞪口呆,一句没有听懂。
  “不过这称呼我不喜欢,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可他们不愿叫,气死人了!”
  人像真的生气了,嘴巴高高的噘,像是一个龄还小的孩子一般。
  “赴云,叫我赴云!”
  “赴云……”柳鹤咀嚼了几,没有白这个名字的含。
  而且这人从血狱中钻出,怎和如儒雅境的名字没有丝毫的联。
  “冲大叔给我讲故,讲的是我从不曾见过的世界,他说希望还有会够回里,念叨着赴云观日月,仙风绕星河,可惜他在死了,我要替他完夙愿,以我就从就叫赴云了。”
  “以”赴云坚的点头:“就叫我赴云!”
  “哦,,的,赴云。”
  柳鹤试着念出,赴云突高兴的欢呼:“太了,是一个念我名字的人,我太高兴了!”
  柳鹤糊涂了,就连叫他的名字让这人如高兴,真是古怪。
  他还有无数的问要询问,可远方的空突出现彩斑斓的光芒。
  这光芒让他浑身抖。
  可不是朝阳,不是日落,不是星光,不是月茫。
  而是修有的飞剑宝放出的神光。
  “赴云,快,快,我们快跑,不就来不了!”
  柳鹤不分说的拽着一脸迷茫的赴云,痛苦的了一眼倒在地上仍不肯瞑目的白虹,忍住了泪水转身就跑。
  “喂喂,哪?要带我找我父亲?太了,可不必这着急啊!”
  柳鹤哭笑不,这人怎顾找他父亲。
  “是的修士,他们要来杀我们了,这神光恐怕足有一百人呢,别吵闹,快跟我逃跑!”
  柳鹤修为太浅,连个基的伴尸没有,更别御空而行了,靠着两脚逃跑,这时还个拖油瓶,还不如个普人跑的快。
  才不过跑了几步,周的大地就被无数的神光笼罩,将他面八方给堵个结实。
  一柄飞剑划出一白的亮的光芒,从他眼入脚边,他吓个结实。
  “嘁!小小魔徒还敢逃跑,自不力!”
  一个白衣男人从空中缓缓落,柳鹤脚边飞剑轻吟一声返回,绕着男人欢快的游转。
  紧跟着百人影落,每有一个人影柳鹤的心就绝望一分。
  “奇怪,怎有们这两个魔崽子?”白衣男人突大喝:“说!我们的师兄弟们呢?!”
  刻柳鹤突不怕了,哈哈大笑来:“们欺负到我们宗门头上来了,还有什场,人自死了!”
  “放屁,就凭们?”
  有人高声喝骂,可立马就有人惊呼:“快,像是师弟他们的尸!”
  的修士残缺不全的尸被人现,柳鹤心里一凉,今日恐难逃了。
  可惜了白虹师兄白白牺牲了……这是他刻唯一的。
  “喂,他们是谁啊,是的朋友?”
  柳鹤一愣,才了赴云来,他叹了口气,拉住了赴云的手。
  “他们可不是我的朋友,是来杀我们的,对不了,恐怕我不陪找父亲了,还有,我叫柳鹤,别喂啊喂的叫我了,不过……呵呵,没会再叫我名字了,无谓了。”
  赴云歪了歪头,像十分的疑惑。
  的修士确认了尸是勃大怒,领头白衣男人更是指着两人大喝:“我们师兄弟是们杀的?!”
  “哼,是我白虹师兄杀的,他和我是阴魈门的弟子,自算是我杀的,们人势众我自认不是对手,要杀要刮随们,是这个人不是我门中弟子,们放了他吧!”
  白衣男子咬牙切齿的冷笑:“死到临头还耍花样,我们要让这魔门上鸡犬不留,们该千刀万剐,死吧!”
  说罢十几飞剑神光大作,带着恨和凌厉指两人,誓要将他们绞碎肉。
  柳鹤紧闭了双眼,死,可赴云却眨巴了几眼睛忽似有悟。
  “啊!来们是要杀我们啊?这可不行,我还要找父亲呢!”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感突萦绕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尸谷就阴暗,可是刻越来越暗,就连整片的空变了黑色。
  除了飞剑放出的神光,周围黑的简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