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阎魔祖 > 第五章 刁难

第五章 刁难


  起尸谷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
  碎尸混着腐土,血液沾满了肉泥。
  不坚的人上一眼就要昏倒。
  两金从际落下,悬在了起尸谷上空。
  “是烛龙的气息,虽微弱,可绝不会错!”
  “大,必须马上上报!”
  “没到个地方真的有人能够出的来……”
  “是啊,这一还是到来了,我们速速吧!”
  金消失而,起尸谷仍是起尸谷,有几日,地上的所有东都会埋于地下,和从无二样。
  ……
  “这是哥?带他来!”
  柳鹤不漏痕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我哥赋不错,咱们门派又急需人才,所以我才带他来拜门修炼的。”
  “开玩笑!”
  一人冷冷哼:“阴魈门是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忘了入门测试不过后一名,自己都是个废物,口里的人才能是东”。
  “赵仲,说!”
  “我说是个废物,这哥也是个废物!我们阴魈门是不需要废物的!”
  柳鹤气的窍生烟,可是他就嘴笨,不善言辞,刻盛怒之下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针对我也就算了,不要带上我哥,他比了一万倍!”
  赴云来饶有趣味着,也不见生气,闻言是连忙点头。
  赵仲眼一瞪,怎这敞衣露怀披头散发的小白脸都不顺眼。
  赴云刻虽穿了一衣服,不过也不住,露出结实的胸腹,颇有不羁的风。
  “何人喧哗!”
  一众人从内走来,所有人连忙抱拳行礼,柳鹤是深鞠一躬。
  “掌门!”
  一白须老负手而来,余人都落他一个身子,不敢肩而行。
  老身旁还立着一个皮若古铜的披甲伴尸,全身宛若金属浇筑,一就颇为不凡。
  “这老头就是掌门啊?”
  柳鹤吓的浑身大汗,慌忙低声说:“乱说,这是岁幽真人,我们的掌门人,他老人家神广大,厉害着呢!”
  赴云“哦”了一声,也不听进了没有。
  “禀告掌门,柳鹤起尸谷寻伴尸未,赋实在太差,现在竟还带可疑的人入门,无视门规大逆不,理应驱赶出门派,请掌门定夺!”
  赵仲翻身半跪,告了一状。
  柳鹤大急,慌忙跪下膝行几步:“不是的,白虹师兄带我选伴尸,我都选了伴尸,可是修士突杀出,白虹师兄为了让我逃跑用了禁术不幸身亡,伴尸也碎坏了,这人是我哥,不是可疑人物。”
  “修士,我是没结伴尸契约,故编的借口吧!”
  “胡说!”
  “我胡说,怎这修士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起尸谷选伴尸的时候就来了,而且这里离近的门派都聚近千里,他们为何找我们麻烦,是不是投敌杀了白虹师兄,后带了个奸细来,图谋不轨!”
  柳鹤急的青筋鼓起,脸色胀的红。
  “够了!”岁幽对他们的争论像不感兴趣,而对赴云上下量。
  “柳鹤,说修士杀了白虹?他们有多少人?”
  旁边一无须男人出声询问,柳鹤慌忙行礼。
  “张师伯,当时来了十几人,白虹师兄行开了血狱,召唤了血狱鬼物杀了人,可惜了白虹师兄他,他神魂俱灭了。”
  说起了血狱,柳鹤不自觉的了赴云一眼,隐瞒了后续又来了一多人的,他怕无法释自己是如何从一多人手里逃生的。
  “哎!白虹死的确实可惜了,他赋不错,有十年苦修就能修炼至转,如今白白丢了!”
  赵仲忽又:“张师伯,柳鹤的话不能信,修士,一定是编的!”
  “不!”张师伯摇了摇头:“早在半月我们就了有派联盟,要寻我派晦气,算算时日也该在这几日到了,今日开始不许门人出的,可惜还是晚了,害的白虹丢了。”
  “我还是不信,就算白虹师兄是修士害死,可这人一定是奸细,哪有这个时候带哥入门的。”
  张师伯皱了皱眉头,了眼赴云,也露出了索的。
  “也有理,却有过于巧……”
  赵仲大喜,柳鹤则急的满头大汗。
  他也无法释,刚来入侵他就带赴云来投门派,难免让人怀疑。
  “弟子愿用魂魄发誓,哥绝对不是奸细,请掌门和师伯察!”
  柳鹤深深叩首,久久不起,赵仲冷冷而笑。
  赴云没心没肺的笑着,他虽岁幽了他久,可是一点也不在乎。
  “他不是奸细。”“掌门!”
  柳鹤惊喜抬头,赵仲却是焦急起来。
  “可是入我门派,修习魔功?”岁幽语气和蔼,让他人都吃了一惊。
  岁幽一少言寡语,有威严,轻易不会如。
  没到今日为了一个身份不的人现出了柔和的一面。
  “没错,教我呗。”赴云笑的眼睛变成了一条缝,像是对自己长辈撒娇一般。
  “呵呵,!!”
  岁幽难得的微笑起来,众人惊讶的嘴巴都不拢,就连张师伯都有将近数年不曾见过岁幽的笑容了,这人到底有魔力!
  “从今日起,便是我阴魈门的弟子,老夫亲自教导,如何?”
  “万万不可!”
  一个男人匆匆赶来,赵仲惊喜喊:“师傅!”
  来人是赵仲的师傅翟人虎。
  他的脸上一长疤从眼角到嘴唇,眼里满是精闪动,对赵仲不漏痕迹的点了下头。
  赵仲这才下心来,他刚才让人偷偷溜走翟人虎,就是要他赶来撑腰。
  要能让柳鹤逐出师门,他就一定要争。
  人都以为柳鹤是入门测试的后一名,而赵仲则是头名。
  按理他不会如仇视柳鹤的,可有赵仲自己。
  这头名该是柳鹤的,为他偷偷动了手脚,才让柳鹤差点没有过测试。。
  赵仲害怕有一柳鹤发现了自己当初的行径,也怕柳鹤有一会成长的比他加优秀,他绝不允许这发生。
  柳鹤必须消失,他的一切都休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