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阎魔祖 > 第八章 卦语

第八章 卦语


  岁幽的心终于了下来。
  说的,他在昨天还一筹莫,可今天终于一切都变了。
  阴魈门自三年前得到起尸谷后,本以为能大手脚,夺十大魔宗之。
  可是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
  阴魈门的两大功法,无论哪个修炼起来都是弊端重重。
  修炼起来耗时耗力,而且极容易停滞不前,往往修炼数十年能小成,比之其他魔功差距甚大。
  加上阴魈门声明不显,置偏僻,历的魔道大会都没有,渐渐是人孤立。
  满满算自岁幽登上掌门之算起,阴魈门也不过了四余弟子。
  除去修炼走火入魔的、自觉修炼无望离开的、斗法不幸牺牲的、出门人害死的等等,现在门中上下不足三人。
  非但门派复兴无望,有愈加落寞之,,岁幽都自觉无言面对历掌门。
  他性沉静,不喜争夺,对门派发维护也无多少办法,以翟人虎为首的掌刑长老,是结合了半数弟子,门内分化严重,也是内患重重。
  这些还只是一部分况,令他担忧的,便是派正道联盟大举入侵的事。
  自数月之前他就道了这事,准来说,是二十年前,他就道了会有这么一天。
  人都在猜测正道入侵是何意,他已经猜到了八成。
  二十年前,他过聚霞山时,恰逢一个无老卜了一道命卦。
  所谓命卦,是以性命为祭,卜算天机之卦。
  往往只有卜大限将到,会卜命卦,卦出之时,便会命陨当场。
  按理来说,卜命卦时卜会招聚子孙,念出天机之后就算立刻死了也能让子孙蒙荫,享天道秘密,起码三福。
  可这卜命卦之人竟然只是在山腰一处破草屋中卜卦,若不是岁幽心血来潮喝一口人间苦茶,也万万不会踏入那草屋中。
  和他一同在屋内的还有一青年。
  那卜命卦之人浑身黑袍,见了岁幽和那青年之后只说了一句:“坐,我正要卜卦,你们也是有缘,不过这卦事关重大,你们道了也不一定是好事,说不定有性命之危,自己斟酌吧。”
  那青年本有些害怕走,可看岁幽坐在那里无动于衷,他也就留了下来。
  卜卦之人焚起十二柱香,随后竟然用刀连扎了自己十二刀。
  当鲜血将他彻底包裹,气若游丝之时,他突然双目漆黑一片,用尽所有力气念了一段话。
  “苍发白衣幽冥郎,天分付与疏狂,玉作魄,地赋殇,神魔至宝幽冥王。二十春秋自归去,且看青现夜阳。”·
  说罢卜窍出漆黑鲜血,只是眨眼就成了一滩黑泥。
  而这段话说的不明不白,岁幽记在了心里,可是卜这残酷到极点的下场,让他不敢丝毫泄露这命卦的秘密。
  但是这个命卦还是传了出去,正是那个青年。
  这青年其实正要去阳门拜师学艺,他为了讨好师傅,将这段话说了出来。
  但是他记不前面的话,只从神魔至宝幽冥王开始说起,阳门以为是一至宝要面,又怕自己门派弱小到时侯有变动,便又秘密告诉了锦云宗。
  锦云宗的宗主洛盛天却动了小心,他有一结拜大哥,正是溪都剑宗的掌门山尊儒,两人秘密相见,决定到时两派结盟,将阳门抛弃一旁。
  阳门主窦在十年之后偶然间道了锦云宗和溪都剑派结盟之事,窦气急之下又联了白鹿观和长崖山,派相聚后同起誓,绝不外传算作罢。
  至此派联合,只等十年后卦语中的夜阳处现身神魔至宝。
  可后这夜阳却难住了派之人。
  夜阳到底在何处,他们找了许久,找到了处叫夜阳的地方。
  但是经过考究,有处都否决了。
  恰好阳门说出卦语那青年,家乡和乱披山离的不远,他曾听闻乱披山中有一处起尸谷,曾经叫夜阳谷。
  派商议之后,觉得夜阳谷就是起尸谷,那神魔至宝多半要现身那里。
  这有了派联盟赴起尸谷,但是横跨千里难免人怀疑,所以派对外号称要剿灭乱杀无辜拿姓炼尸的阴魈门,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这一切都搞错了。
  本没有么所谓的神魔至宝。
  卦语所言的神魔至宝,结合上下语就能道,神魔至宝只是一个说法,说的是一个苍发白衣的青年。
  他神魔青睐,宛若神魔同的宝物一般。
  怪只怪传卦语的那青年只记得后半句,而忘了前半句,成了如今的局面。
  当岁幽第一眼看到了赴云时,那不不楚的卦语猛地浮现脑,他道,自己眼前这人定然就是卦语之中神魔至宝幽冥王。
  他的头发黑中带青,不就是苍色么,虽然穿的不是白衣,可是他皮肤白皙无比,比之身穿白衣要白上三分,说是苍发白衣不算错。
  加上他那对一切都漠然的眼神,隐藏在深处的狂妄,虽然没有显露,可是岁幽能看的出来。
  那是蔑视一切的狂妄!
  而柳鹤的话是明了他的法。
  白虹用转幽魂决开了血狱,而施转幽魂决必然要用秘法制作的青符,不正是青现夜阳么!
  此时又正是二十年的时限,岁幽不相一切都是巧合。
  他相,这是他的机缘,他的大机缘,也是阴魈门的大机缘。
  若这少年是卦语之人,幽冥之王啊……
  还有比这适合阴魈门的功法之人吗?
  他虽然不道赴云的实身份,但是赴云只要是阴魈门的弟子这一个身份,就够了!
  只要进了门中,就永远有阴魈门弟子的身份。
  岁幽梦都要笑醒。
  谁若是敢阻止赴云入门,岁幽手中是不怕见血的!
  当第一个石像全站起彻底双手之后,岁幽心中巨石落地。
  终于……
  他还是入了阴魈门了!
  “快看,快看!”
  众人还在惊讶于传承伴尸终于认主的事实中,突然又有人大喊。。
  只见第二石像也开始疯狂颤抖,着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
  第二个石像,也缓缓站起,撑开了双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