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阎魔祖 > 第十章 伴尸

第十章 伴尸


  “师兄,我带那不孝畜生下去疗伤了,既然已经那人过测试,这里就不多留了!”
  翟人虎淡淡抱拳,岁幽不置可否。
  “哦”
  几弟子抬起了赵仲,翟人虎怒喝一声:“还不走,赶紧修炼去,丢人现眼!”
  从众弟子中钻出了八十余人,同他一起离去。
  岁幽冷冷旁,柳鹤之前见过的张师伯张沙凑了过去。
  “掌门,有些人不得不防啊!”
  “我自有主张。”
  “是……”张沙站了去,他点到止,相信岁幽已经晓了他的。
  这时藏尸洞走出了一个人影。
  人们报以狂热的欢呼和掌声。
  可是本以为会有十一伴尸相随,没到赴云之后有两伴尸,众人纷纷低声讨论,难这人的作弊了,获得了两个传承伴尸,而不是全部十一个。
  岁幽哈哈大笑,主动伸手握住了一脸迷茫的赴云。
  他还不为其他人会鼓掌叫好呢。
  “恭喜获得了我门派传承伴尸,也获得历掌门遗留的宝物,你……”
  岁幽起还不赴云的字,不由高声喊:“柳鹤!”
  柳鹤从人群中慌忙钻出,一脸迷惑的跑来。
  “掌门!”
  “这……你这表哥叫?”
  “他叫赴云!”
  “对,我叫赴云,老掌门,你叫岁幽人吧?”
  “肆!”
  张沙刚要呵斥,岁幽摆摆手笑了。
  “呵呵,人称呼我岁幽人,可你要称我师傅,赴云啊,你既然过了入门测试,老夫就亲自导你,若你不愿称我师傅,叫我字也可。”
  柳鹤是替赴云高兴,岁幽早就不徒了,今天竟然愿亲自徒,乃是天大的荣,可是未免对赴云太好了吧,竟然不叫师傅也能行。
  “既然你我东,那我便叫你一声师傅吧!”赴云了,笑嘻嘻的同了。
  岁幽是大喜,大叫三声“好徒儿!”
  “赴云,我们外面十一尊石像都站起,按理十一传承伴尸都应该认主了,你为何带出了两?”
  柳鹤问出了大家的疑惑,纷纷竖起了耳朵,听赴云怎说。
  “唔……那些尸体是都跟着我,可是我不喜欢走哪都带一堆尸体,就挑了两个模样俊俏的,扮一下也好带的出手,少起来养眼嘛!”
  赴云呲牙一笑,让出了身子,让大家到了带出的两传承伴尸。
  “是掌门的雀灵和四掌门的绝寒……能力不是高,实是卖相佳。”
  众人都是无语,来赴云挑伴尸竟然是靠颜值……
  雀灵是一罕见的女伴尸,因为女尸的度普遍不如男尸,修炼起来也难。
  女尸也有其点,们可宿性,成长到后能力为出众。
  绝寒则是一个英俊的男尸,体格有些矮小,和雀灵站在一起一般高低,却是有些郎女貌。
  是两人都是尸体,那就有些诡异了。
  “其他传承伴尸也认主了,你不带出岂非是太过浪费了?”
  柳鹤替他着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不带了,我带走两已经足够了,如都带走就断了你们传承仪,后来的人就没有机会获得传承伴尸了,还是留给门派吧!”
  没到赴云竟然还有这一层考虑,众人听罢都是暗自点头。
  所有人他的目也是和善了许多。
  这人不骄不燥,不贪不傲,是一连笑容,让人顿生好感。
  “好了赴云,咱们去拜了祖师,就算入我阴魈门了,待我传授你黄泉炼尸功法,你便能开始凝练这两伴尸了!”
  岁幽招呼,赴云突然起来:“对了,我从其中一伴尸那里得了一些事。”
  “事?”
  赴云突然严肃了一些,扶着柳鹤肩膀:“它告诉我当初对你认主,是你将心灵封闭无法,我且你问,你还要选择它的认主吗?”
  现场一片哗然,这消息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岁幽也是大惊,怎还有这种事,差点就措施了一个绝佳的好苗子。
  “柳鹤,有事!?”
  柳鹤自己都懵了,他结巴的答:“当初是,是感到了掌门的银松尸召唤,可是,可是我无论怎应都如石沉大,而且石像也是轻微抖动,不曾站起,所以……”
  岁幽眉头一簇,虑一番说:“我以掌门身份,允许你入藏尸洞,是否有机缘一去便!”
  这不合祖训,需藏尸洞无论是谁一生都能进入一。
  可刻翟人虎一派的人都走过了,也没人敢和岁幽唱反调,柳鹤就这得到了二入藏尸洞的资格。
  柳鹤紧张的站在藏尸洞口,迟迟不敢踏入,他害怕,害怕这都是假,害怕自己仍然会失败,害怕这一切都会落空。
  他头去,赴云笑盈盈的点了点头,他忽然充满了勇气。
  他无论对谁怀疑,甚至怀疑自己,怀疑一切,可是绝不会怀疑赴云!
  他说可以,柳鹤就不顾一切的相信。
  无半分犹豫,藏尸洞外的身影,踏入了本该生无可能踏入的地方。
  半柱香后,个恢复到蜷缩状态的石像,开始缓缓站起。
  所有人都沸腾了,除了妖孽一般逆天的赴云,竟然拥有二个获得了传承伴尸的人出现了。
  而且还是测试中的后一,这实在太不寻了。
  当徐鹤慢脸不可议的走出藏尸洞,后面紧紧跟着一高大魁梧的银色巨尸时,大家无怀疑,纷纷高声喝彩。
  “赴云……多谢你!”柳鹤的眼中含满了热泪,他紧咬着嘴唇扑在赴云怀里。
  曾经,他一度认为,自己是如的弱小,自己是如的不堪。
  曾经,他无数问自己,你天生就不适合修炼,何必还苦苦折磨自己,惹人讨厌。
  到今天,他到,他不是废物,他不是垃圾,他不是躲在角落的野草。
  他是二年来,唯一一个获得了传承伴尸的人!
  当然了,赴云……他可不是人。
  柳鹤在赴云肩头暗暗到,赴云是神,起码是自己的神!
  “嘻嘻,客气,快起来吧!”。
  “嗯!”
  柳鹤抹了抹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