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顾的魔临 > 第二十三章 六尸养虫术

第二十三章 六尸养虫术


  这是一间阴暗的密室,密室內的石壁上放着两个烛台,烛台內的灯芯正燃烧着。
  随着灯芯的燃烧,一股股肉眼可见的黄色气体飘散到空中。
  在微弱的烛光照射下,密室渐渐显露出了样貌。
  六副漆黑的木棺摆在密室中央,棺材是以六角的形态像外散开摆放的。
  六副棺材的短边部分连接在一起,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小小六边形的空间。
  一位黑袍男子就坐在六副木棺中间小空间之内。
  黑袍男子身下,有一个血红色的坐蒲,看上去像是被鲜血浸泡过得一样,十分诡异。
  在坐蒲的四周,有六条细小的渠线,这个渠线连接着六个黑色木棺。
  黑袍男子紧闭双眼,嘴巴微微张开,口中念道不知名的口诀。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空气中那些黄色气体就被他吸入体内,他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他贪婪的呼吸着这黄色气体。
  随着大量的黄色气体被他吸入体内以后,黑袍男子立即运转功法,他身上冒着淡黄色的灵气。
  一丝丝黑色鲜血从他坐下的蒲团渗透出来,黑色的鲜血慢慢的顺着渠线流入到棺底。
  棺材中立刻响起了细小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的爬行一般。
  可惜的是六副黑色木棺都合上盖子的,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嗯,这六尸养虫术果然厉害,就是要以自身鲜血为引,否则养出来的虫子不会认主,搞不好还会噬主”
  “这血线蜈蚣可是大宝贝啊,可是我废了好大力气才弄回来的,得给它们找个好的宿主才行,嘿嘿”
  黑袍男子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
  咳咳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黑袍男子的思绪。
  只见一个身边青色长袍的男子扶墙走了进来,来人身形高大健壮,不过他此时身上的气息却是奄奄一息,嘴巴不断地有鲜血流出来。
  “大人,救我”
  来人正是高盛,此时的他哪有在顾林面前那般威风。
  他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脸上不停地滴落下来,牙齿死死的咬紧,像是承受莫大的痛苦。
  黑袍男子站起身来,露出了他的下半身,只见他腿上都是伤口,不过这些伤口在他站起来以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在一起。
  黑袍男子起身一跳,便来到了高盛面前,黑袍下露出一双冷酷的眼睛,盯着高盛看了一会儿,便询问道:“任务完成了?谁把你伤成这样”
  “任务失败了,听说你要的东西放在清风寺的藏金阁內,开启藏金阁需要方法,不过我试图打探消息的时候,却暴露了目的,让人察觉了。”高盛忍着疼痛,气喘吁吁的回答。
  他并没有说是他自己为了贪图藏金阁的功法丹药,还是把问题归到了任务上。
  “哦,东西真的在清风寺的藏金阁,那有点难办,对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我记得上次你说清风寺清风道人已经离开,难道你是与清风寺长老过得手吗?”黑袍男子眼睛转了转,继续询问高盛。
  “不是长老,是一名第子”高盛咬牙切齿的回答。
  “一名第子都能将你的丹田震碎,确实有几分能耐,究竟是何人”黑袍男子点了点头分析道。
  “什么,我丹田被震碎了,那我岂不是以后不能修行了。”
  高盛听到黑袍男子的话,宛如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他的身上。
  难怪肚子疼如刀割,原来是伤到丹田了,顾林,你好狠的心啊。让我变成一个废人。
  “大人,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医好我的丹田”高盛满怀希望的问黑袍男子。
  他只能把希望放在黑袍男子上面了,为了修炼,他背叛清风寺,结果却不能修行了。
  这不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就是老天在和他开玩笑。
  “修复丹田的话,不可能,其他的办法可以一试”黑袍男子嘿嘿的笑道。
  “一定有办法修复丹田的,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都能修行,还能把我打成这样,一定有办法得”高盛不敢相信黑袍男子的话,有点精神失常的自言自语道。
  “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下,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打碎你的丹田?这说出去谁信。”黑袍男子看了看高盛,一个想法在他脑中形成。
  “我虽然不能修复丹田,但是我可以让你继续修炼”
  “嗯!真的吗?可以让我继续修炼,都是那个顾林害得,这个人原本是清风寺的废物,天生离魂者,身体不能聚灵,灵气一进入他就会散掉。”
  “可是就在前面几天,我找人去逼问他藏金阁的开启之法。结果找去的人一个都没回来,这不是最诡异的地方,最诡异的是他回来以后竟然能修炼了,而且开启了灵力种子”
  “一个不能修行的竟然修行了,这确实有点古怪,他叫什么名字”
  “顾林,他还知道藏金阁开启之法,外界传言他是清风道人的私生子”高盛心想到,顾林啊顾林,丹田之仇我一定要报。
  “顾林啊,我记住了,现在来帮你治疗身体吧,幸好你吃了血爆丹,不然你都活不到来见我。”
  黑袍男子看了看高盛,对他说道:“你现在只能修炼我宗门的功法了,不过在此之前你的吃点小小苦头”
  “你丹田破碎,需要用一物去填补,否则你还是修行不了”
  “没事,只要能修行,我什么都不怕”
  在黑袍男子的示意下,高盛坐在了六副黑色的木棺中间,也就是刚刚黑袍男子坐的地方。
  一股浓浓的气味在空中凝聚,高盛闻到这股味道差点吐了出来,这种怪味非常刺鼻难闻,闻多了还会恶心。
  看到高盛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黑袍男子解释道:“这是尸油做成的引尸灯,聚集尸气用的,一点尸气都闻不了,干脆别修炼了。”
  听到这话,高盛立马凝神屏气。
  黑袍男子从怀中拿出一管笛子,笛子上面呈黑褐色,前面画着五毒,有蝎子,有蛇,有蜘蛛,有蟾蜍还有蜈蚣。
  黑袍男子把笛子放到嘴边,开始吹奏起来。
  原本安静的木棺,突然开始动了起来,一些细小的红色身影从黑色木棺的上盖的缝隙中渗出来。
  数量非常之多,密密麻麻,这些小身影跟细小的红线一样,上面长满了许许多多的腿。
  这些虫子就是黑袍男子所说的血线蜈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