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顾的魔临 > 第五十六章 我马家也该出个人物了

第五十六章 我马家也该出个人物了


  毕竟这些东西虽然是他们画出来的,但是成功率还是很低。
  况且去驱鬼辟邪也要损耗,所以就只能以物换物,以灵药灵草相换。
  不过这些灵草什么的,大多数都是十几年份,最多吃了补补气血罢了,没什么特别大的功效。
  当然铁络的那个不屑的眼神,也被马家家主所看到了,他心里也有些不爽,自己好歹也是一家之主,送的东西竟然不要,还摆出一副不屑的眼神,真是看不起人呐。
  于是乎便叫人打开那个木盒子,只能盒子内躺着一张黄色的纸张,纸张长方形,上面用不知名的东西画满了符号。
  当刀疤等人看着这黄色符箓的时候,立马惊呼起来。
  “灵符?这是灵符吗?”看着这黄色符箓,独眼猛的想起,李泉方曾经用类似的东西唤出了雷霆之力。
  顾林在一旁表示不怎么感兴趣,毕竟这东西他见到过马鹏飞使用过。
  这种符箓只能当做普通的符箓,用来镇宅驱鬼之用,并没有达到灵符的水准,灵符这种东西体内没有灵力可是绘画不出来的。
  但是独眼他们就不一样了,虽然身在灵符宗,可惜只是没有灵脉的外门弟子,平常接触的内门弟子少之又少,就偶然的机会见到李泉方施展过,所以当他看到这符箓的时候,才会激动万分。
  “灵符?不不不,这是我们马家绘画的符箓,可以镇宅驱鬼之用,虽然不算珍贵,但是在这景城也是一符难求”马家家主解释道。
  “这些东西虽然不比灵符,但也正是你们刚好能够用的上的,你以为灵符给你们就能使用吗?首先你们得有灵力才行,所以我马家绘出的符箓才适合你们,因为它们不需要灵力便可适放。”马鹏飞解释道。
  说完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符箓来,用火折子点燃,只见这符箓瞬间烧完,一道微弱的电光直接劈在地上,地上立马就冒出一股青烟。
  “嗯,这不比灵符,但的确是个好东西”独眼说道。
  独眼想到,这也是,要是这马家能炼制出灵符,早就被灵符宗给请入宗门了,哪里还让其在这道观里为生。
  “那就谢过家主了,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独眼接过木盒,发现里面有三张符箓躺着。
  这肯定就是他与刀疤还有铁络一人一张了,至于其他弟兄就只能拿点多拿点黄金了。
  独眼等人接过木盒就准备走了,这时候顾林叫住了他们道:“各位兄弟,记得答应我的事。”
  “放心吧,顾林小兄弟,如果进不了就来宗门山下找我们便是”铁络想起在树林答应顾林的事回道。
  至于独眼则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林,就跟随众人转身离开了。
  “嗯?这位小兄弟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吗?”马家家主这时候才注意到顾林。
  毕竟这么年轻的一小伙,在哪里也不怎么做声,想吸引别人的注意还是很困难。
  “爹,这可是我大哥,家里的贵客。”马鹏飞这时便开口介绍顾林。
  “在下顾林,见过马家家主”顾林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而马家家主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机会顾林,而是转身对着马鹏飞大骂:“我说你小子,现在长脾气了是吧,骂你两句就离家出走,还多日未归,害我还白白损失三张符箓,你说我应该怎么责罚你。”
  “爹,有什么事能不能别当着顾林大哥面前说,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马鹏飞低声询问道。
  “怎么,你还知道脸面啊,你还知道感受啊,我千辛万苦的把你送进灵符宗,你倒好非但不去还离家出走,你可曾考虑我的感受,我供你吃穿养你成人,你常常与我顶嘴,你可曾考虑我的感受,我让你学符箓你偏要学剑术,你可曾考虑我的感受。现在让我考虑你的感受。”马家家主怒气冲冲质问道。
  “顾林大哥,是高人,是我请回来的贵客”马鹏飞也激动了起来叫了起来。
  “高人,他年纪轻轻的,就是高人?况且就凭你,我的儿子,我看着长大的,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你能认识什么高人?你以为高人眼瞎啊”马家家主一脸的不相信斜视了顾林一眼。
  顾林被他看着,用手指横着在鼻子上戳了戳,有点尴尬的感觉。
  这看不起我也就算了,怎么还吵起来了呢,看着旁边那些道观的人都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就能想的出这两父子是经常性的这么争吵啊。
  “从小到大你都是这样,你口口声声说为我好,为我好,做什么都是为我好,却从来没有问过我,到底想要什么,你希望我成才,渴望我懂事,是啊,你所谓的懂事就是听你的话,你所谓的成才就是走你安排的路,那么我呢,我就应该没有想法。我就应该没有自己的路可以走吗?你只会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罢了。”马鹏飞说着说着就直接眼睛红了,是的,当着顾林的面他终于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逆子,既然感这么对为父说话,你是想气死我吗?”马家家主听了这一席话,直接气的火冒三丈。
  “鹏飞,你怎么能这么跟你爹说话呢,你爹都是为了好啊。”
  “是啊,你看看惊鸿多听话,从来不惹事,还会哄你爹开心呢”
  其他的人见到这两父子竟然吵的这么凶,纷纷开始教育起马鹏飞来。
  顾林在一旁看着,本没有说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也不好参合什么,只是他也听出来了,这马鹏飞能这么跟他爹对着干,估计也是把他当做坚强的后盾了。
  于是便开口对马家家主说道:“马家主,其实您看,马兄弟现在都已经成年了,你其实可以按照他的想法试试来看,说不定他走的路能行呢”
  “哼,你这小辈懂什么,观你的模样也大不了我家这小子多少,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知道些什么,我知道了,今天这小子比以往嚣张了不少,是不是你在旁胡说八道的。”马家家主现在正在气头上,所以看到顾林插嘴,便直接把火气发到了顾林的身上。
  “我敬你是长辈,你可不要倚老卖老啊,要不是看在马鹏飞的面子上,我真想教训你一番。”顾林被三番两次的这样无缘无故的嘲讽,他的火气也上来了。
  “顾林大哥,别生气,我爹不知道你的身份才会对你这般无理”马鹏飞见此不妙直接劝道。
  “对我不客气,老夫活了这么久,只有我对别人不客气,还没有谁对我不客气呢,我倒想看看。”马家家主也被顾林的话气到了,这么火上浇油的来了一句。
  顾林眉头一皱,就想给这马家家主一点苦头吃。
  马鹏飞见此立马挡在两人的中间,此时的他也顾不上刚刚争吵的怒火,直接对着马家家主说道:“爹,忘了跟你介绍了,这是南部清风寺的顾林,是一位灵修者。”
  “清风寺?听都没听过,灵修者?嗯?什么灵修者,你说这位小兄弟是灵修者”清风寺他可能没听说过,但是灵修者这三个字可把马家家主吓了一大跳。
  灵修者,可不是他们这么肉体凡胎能惹得起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送自己的儿子去灵符宗了,因为去了那里,他马家也可以出现一个灵修者,他做梦的时候都在想,他马家什么时候能出现一位灵修者。
  当他花大价钱去灵符宗请人帮自己的孩子做灵脉测试的时候,得知自己的大儿子竟然有灵脉,尽管是微弱的,那也是有啊。
  于是那天晚上他在道观的道像面前站了许久,像是做了某种决定,他囔囔自语的叹息道:“我马家也该出个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