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顾的魔临 > 第六十章 赌鬼骆冰

第六十章 赌鬼骆冰


  顾林和马鹏飞吃过东西之后,便准备前往灵符宗了。
  按照马家家主所说,需找个一个叫骆冰的外门弟子,由他带领信物上山,不然这样贸然上山,很容易被当做敌人。
  按照马家家主提供的信息,顾林很快就在一间赌坊见到了这个骆冰,这骆冰听名字还觉得他是个秀气书生打扮模样的年轻人,实际他的模样跟他的名字正反比。
  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头发也是好久没有梳洗了一样,上面油的发亮,两眼无神,看上去好久很久未曾睡过好觉一样,他体型也是肥胖肥胖的。
  顾林发现他的时候,他就躺在赌场的门口边上,看上去像一个乞丐一样。
  “请问阁下是灵符宗外门弟子,骆冰吗?”马鹏飞眉头皱了皱,对他问道。
  结果这个人对马鹏飞的话就像是没听到一样,直接翻了一下身子,便又躺下去了。
  “请问阁下是灵符宗外门弟子,骆冰吗?”马鹏飞又问了一遍,这回他加大了声音。
  好像是察觉了马鹏飞的不耐烦,骆冰眯了眯眼,假装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
  “你是谁啊,找我有事吗?”骆冰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这时顾林才注意他的修为,貌似是后天高手,只不过看他这幅样子,早就被酒色财气掏空了身子,估计也就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
  马鹏飞掏出信物递了过去,然后对骆冰说道:“我们此次前来,想拜入灵符宗门下,麻烦这位兄第帮忙引荐一下。”
  骆冰接过信物,用眼睛看了看,说了声好的,便又翻身躺下继续睡觉了。
  顾林一直看着这个骆冰,发现他刚刚看着信物的时候,认出来这东西是谁的了,但是他不肯立马去通报,而是在这里继续睡觉,想必是想要点好处。
  马鹏飞貌似也猜到了这点,从腰间拿出一两黄金,丢了过去。
  这黄金落地的声音立马把骆冰惊动了,他立马翻身过来,一把抓住黄金,还用牙齿咬了咬,确认了这是真的以后,便站起身子来,对马鹏飞笑道。
  “还是小兄弟懂事啊。不过这信物只能收一名弟子,你们决定是谁随我去面见内门师兄了吗?”
  顾林和马鹏飞对视了一眼,马鹏飞便说道:“我去吧”
  顾林实力已经是开灵后期,如果灵符宗有实力高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修为,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所以进入内门还是由马鹏飞去比较合适。
  至于顾林自己的话,看能不能找个外门弟子,毕竟有铁络,独眼,刀疤这三人可以利用一下。
  “嗯,既然要去见内门师兄,那我这幅模样肯定是不行的,我先去洗漱一番,顺便吃个饱饭,好久没进食了,对了,还有拜师礼准备好了没有”骆冰拍了拍他那圆滚滚的大肚子道。
  “为了这个信物不是送了许多东西了,怎么还要拜师礼啊”马鹏飞不解的问道。
  “我看你与宗门无缘”骆冰看着马鹏飞摇了摇头说道。
  “为何这么说”马鹏飞继续问道。
  不过骆冰却沉默不说话了,这时马鹏飞又递了一块黄金过去。
  “你那些东西是用来换信物之用的,而拜师礼是另外的,换句话来说,你那些东西只是门票,真正能不能收你还得看拜师礼诚意够不够”
  骆冰接过马鹏飞又递过来的黄金继续说道。
  “你要是再多一两黄金,我可以告诉你这师兄喜爱什么,可以增加你的入门几率。”骆冰笑眯眯的对马鹏飞说道。
  看着这个肥头大耳的骆冰,顾林真的想教训他一番,不过碍于这是灵符宗的地盘,只好忍住自己的这个想法。
  这家伙得寸进尺,不知足,把马鹏飞吃的死死的。
  不过这种人就是这样,以赌为生,贪图享乐,三餐吃饱,全家不饿,只有唯利是图,估计这些黄金到他口袋,不出半日便可输尽。
  赌博这个东西,十赌九骗,偏偏赌徒的心里就是抱有一丝侥幸,相信运气这种东西,要是什么都靠运气,还别人还开什么赌场。
  不过顾林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甚至有些反感,自然是不会去劝说他。
  又是一两黄金递过去,这骆冰脸上的皱子都给他笑成一团了。
  “这位师兄喜欢药物,尤其是疗伤之物,因为师兄经常去外面历练,所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是具有吸引力”
  “知道了,你赶紧去进食,然后洗漱一番吧,我们在这附近等你。”马鹏飞对骆冰说道。
  “这位小兄弟,你就不怕我拿着黄金与信物跑了吗?”骆冰嬉笑道。
  “赌鬼我见多了,有点钱就要拿过来博一下运气的,况且有我这个冤大头在这里,你舍得跑掉吗?”马鹏飞一脸的不相信他会跑的样子。
  “嘿嘿嘿嘿嘿,还是小兄弟懂我,我去去就来。”骆冰说完这句话,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一家酒楼。
  这酒楼小厮刚看到骆冰过来,就想赶他走,可是看到骆冰手上的黄金以后,立马笑眯眯将骆冰请了进去。
  灯红酒绿总是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这正是修行之人最大的障碍,修行也,修心也。
  等了老半天,才看到骆冰从那酒楼里出来,不仅梳洗了一番还换了一身衣裳,头发也整理了一番,不像之前凌乱不堪,还用一个竹钗子别在了头顶。
  这换了身衣裳,等于换了个人,骆冰现在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板模样。和先前的乞丐完全联想不到一块。
  “嘿嘿嘿,哥哥帅吧,也就是哥哥没钱,不然倒腾一下自己,还是在灵符宗外门也算是个美男子。”骆冰看上去心情不错,还跟顾林他们开始了玩笑。
  不过顾林听到这话有点想吐,马鹏飞更是直接做了个干呕的动作。
  “好了,跟我走吧,至于这位小兄弟的话,就在此等候吧,我到时候出来通知你,如果这事成了的话,你就自己回去,不成的话,你们一起打道回府,哥哥就不能送你们了。”骆冰对顾林说道。
  就在刚刚顾林已经给了马鹏飞许多的凝血散,这东西只要有材料,顾林要多少有多少。
  一部分是叫他用来讨好那个灵符宗内门弟子,一部分是叫他以备不时之需,叮嘱马鹏飞一切小心行事之后,马鹏飞便和骆冰前往灵符宗内了。
  至于顾林则是打算去找独眼刀疤等人,叫他们拉自己进入灵符宗外门,做一个外门弟子,然后以外门弟子的身份去打探这宗门的消息。
  不过在这里找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只有等骆冰回来,再像他打探消息,毕竟他们都是外门弟子,说不定认识。
  至于骆冰的话,这么好赌成性,靠他进入灵符宗外门,估计也是整天带他游历于各大赌场之间,根本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
  至于独眼和刀疤,他们貌似经常跟内门弟子去做一些任务,所以跟着他们的话,说不定能打听什么出来。
  不过那个独眼好像对他有所防范,还有那个李泉方,希望不要在这里遇到,但是顾林不知道的是,这李泉方早就不在宗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