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顾的魔临 > 第六十一章 输光为止

第六十一章 输光为止


  时间过去了半日,一个肥硕的身子总算是在顾林的眼前冒出头来,看着这骆冰走路都费劲的样子,顾林觉得让他当个跑腿的真的是难为他了。
  “小兄弟,任务我可算是圆满完成了,那位内门师兄可是收下你的朋友了,要不是我在旁边帮忙游说,估计这是还成不了呢。”骆冰插着腰气喘吁吁的说道。
  顾林当然知道马鹏飞能成功,这凝血散是改良过的,先前给独眼他们的只是适合先天武者而用的。
  而改良过的凝血散对灵修者也有很大的帮助,而且对于这东西,顾林告诉马鹏飞,只能说是机缘巧合下购买而来,万万不可暴露顾林,这对他和顾林都有好处。
  一来那内门弟子想知道这东西,也无迹可寻。
  二来是物以稀为贵,想必他不会因为马鹏飞资质差就拒绝了他,收了人家那么多好处,想必总会照拂一二,这就是顾林的打算。
  “感谢骆冰兄弟相助,我正好有事找你呢,我和我朋友一同前来,本来以为那信物可以让两人拜入宗内,现如今只能灵符宗收取一人,而他如今拜入了灵符宗内,而我一人回去恐怕会让人笑话,我想请骆冰帮忙看看,看能不能让我加入灵符宗外门,做个外门弟子。”顾林不动声色的给了骆冰一两黄金,语气和气的说道。
  “小兄弟,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进入这外门,必须要有后天修为,我观你全身毫无内力波动,而且皮肤这么细嫩,也不像是个练家子,你回去享福不跑,为什么要来当这灵符宗外门弟子受苦呢。”骆冰接过黄金,劝阻道。
  他看着顾林这幅样子,想起了他当面意气风发的,要在这灵符宗闯出一番名堂,只可惜空有一身抱负,却没有灵脉,让他知道天外有天。
  时间久了,打击多了,也就自暴自弃了,每天过得浑浑噩噩,好赌成性,变成一坨烂泥。
  如今看到顾林的眼神很像他当年一样,对未知事物充满了狂热和向往,便忍不住劝道。
  “骆冰兄,你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天生神力,而且我也有认识你们外门弟子,只是叫你引荐一下,不会为难你的。”顾林解释道,便伸手拍了一旁的石头,石头顿时四分五裂。
  顾林自然是隐藏了修为,旁人看来自然以为他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在这灵符宗得处处小心行事,此地可不比秦府,有长老等人护着,这也算是一种历练吧。
  “小兄弟,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大力气,好吧,既然你执意要进入灵符宗,那我就帮你引介一下,你认识的那人叫什么名字。”
  骆冰看到这裂开的顽石,眼中一片吃惊,这要是他来拍的话,估计得四五掌才能击碎,这还是他巅峰实力的时候才能做的,如今的他估计十多掌都拍不烂了。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叫铁络,还有一个是独眼,和脸上有一条刀疤的。”顾林假装想了想,回答了骆冰。
  “嗯,小兄弟,你竟然认识我们灵符宗外门铁三角,真是看不出,他们都是先天高手,你认识他们,那进入这灵符宗外门那可是随随便便。不过听说他们跟随内门李师兄出去执行任务去了,不知道回来了没有。我待会带你去看看,现在嘛,我先去试试手气。”
  骆冰听到顾林竟然认识外门铁三角,又是吃惊一下,不过他随即一想,这样也好。收了顾林他们那么多金子,不帮他们半点事情,也不好意思。
  而且刚刚带那个好像叫什么马鹏飞的小兄弟进去的时候,对方还给了他一小包凝血散,刚开始他以为只是普通的东西,当他看到那内门师兄拿着同样的东西,高兴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东西绝对个宝贝,换成金子估计能卖不少钱。
  所以既然顾林认识外门铁三角,到时候只要将其带过去,就圆满完成任务了。
  不过现在嘛,有了金子自然得去碰碰运气。
  顾林对这家伙也是摇了摇头,这就是赌鬼,他宁可相信运气,也不相信别人开赌场,自然有作弊的方法。
  虽然顾林对这东西没什么兴趣,但是顾林不想看到骆冰等会被人打死,所以打算一起跟进去看看,毕竟还得靠这货帮他找到铁络他们呢。
  赌场之内
  到处都充斥着叫喊声,大大大,小小小。
  随着骰盅被打开,顿时响起一阵喜悦声和叹气声。
  这件赌场虽小,可是五花八门,有鱼鸟兽,有龙虎斗,有骰子比大小的,关键是每个档位上都挤满了人。
  顾林从神念一看,发现站在每个档口的摇骰子的人都是先天高手,而且顾林还感觉到一股神念波动,想必这赌场还有灵修者。
  顾林赶紧收起了神念,不过还是被对方察觉到了,只见一个年纪比他大个几岁的年轻人正望着他,不过顾林神念收回的早,这个年轻人只是看了一眼顾林就收回了目光,将目光放在了赌桌上面。
  顾林这时候没有放出神念,而是用眼睛打量了他一下,发现这个人的修为竟然是开灵中期。
  这着实把顾林吓了一跳,一路上都是遇到先天后天高手,没想到在一间赌坊竟然有开灵中期的灵修者坐镇,那这些人想赢钱就很困难。
  果不其然,在众人下好注以后,这位开灵中期的灵修者便用神念去控制骰子的变化。
  吃多赔少,这是赌场惯用的手法,这样能保证每场都有钱赚。
  如果有些新面孔或者投注少的,这位灵修者就不会去管,让其赢点小钱,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放长线钓大鱼。
  顾林看着骆冰,只见他熟能生巧的将一两黄金放到一个鱼的图案上,然后静等开奖。
  那位摇骰子的人看到周围的人都买好以后,便打开了骰盅。
  “真的是鱼,运气真好”看到骰子上面的图案,骆冰兴奋的大叫起来。
  不过顾林可不这么认为,这东西完全在那位灵修者的掌控之中,开出这个鱼也只是,其他的两个鸟兽买的人多很多罢了。
  就在骆冰赢了差不多十多两黄金的时候,周围的人开始也渐渐地跟着他买了。
  “来来来,买定离手。”那位摇骰子的先天高手大声喊到。
  “开”
  “怎么还是鱼啊,都连续开了六次鱼了。”
  “早知道买鱼了,都开了五次,我以为这次不会是鱼了。”
  “是啊,我看这胖子运气那么好,结果一跟他买就输了。”
  “谁叫你跟我买的,我刚刚还下了五两黄金呢”听到周围的人责怪自己,骆冰直接回骂道。
  一旁的顾林则是对这一切抱着看戏的样子,他自然知道这是那位灵修者搞的鬼,开六次,就算开一万次别人也能开,这东西他想怎么开就怎么开。
  反道是骆冰刚开始是一两一两的下,现如今却下了五两黄金,这就是赌鬼,先小心翼翼的赢点小钱,然后就会加大赌注,而加大赌注的时候,再小心翼翼的下就很难咯。
  果不奇然,刚刚输了五两的黄金的骆冰,这一次直接下了八两黄金的鸟,顾林估计他是想翻回本,然后再赢一点。
  看到他下这么大,周围的人也跟着他一起压。
  结果不用想,这一把还是开鱼,直接把骆冰的八两黄金就赢掉了。
  这一把加上上一把直接把骆冰的刚刚赢得直接全部输掉了。
  他还是不信邪,这一把他把身上的剩下的黄金全部压上,还是压鸟。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开”
  “又是鱼,我去他大爷”
  “哎,连开这么多把鱼,把我刚刚赢得全部都输进去了。”
  “怎么又是鱼啊,早知道就买鱼了”骆冰看着这个情况,狠狠地拍了一下脑袋,深深的懊悔。
  不过再懊悔也无济于事,因为他已经把钱全部输完了。
  这么多黄金,拿去潇洒够他快活好几个月,偏偏他要追求这短暂的刺激,结果现在又回到身无分文的样子。
  赢了想赢更多,输了又想回本,到最后只有输光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