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顾的魔临 > 第六十七章 威逼利诱

第六十七章 威逼利诱


  “放心吧。此次前来是想找你商量点事,我与我那兄弟很久没见了,不知道你能不能进去通知他,帮我们约个时间见一下,上次是你带他过去的,自然知道他在哪里,所以我才过来找你。”顾林解释道。
  “那个,内门看守森严,如果我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是不能进去的,上次是有信物在手,我才能进去。”骆冰苦着个脸,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这样啊,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了。”顾林想了想,又问骆冰。
  如果跟着铁络他们的话,他们估计也只能到李泉方那里,到时候自己出现在李泉方的面前那就麻烦了。
  还有上次在森林里遇到,不知道这件事李泉方还记不记得,万一哪天想起了,查了起来,估计自己也是跑不掉。
  所以还是只能在骆冰这里想办法,这个人贪生怕死的比较好对付一点,先威胁一下他,再给他一点好处,他铁定不会把自己的事讲出去。
  冒着生命危险去出卖能给他好处的人,骆冰再傻也不会去做吧。
  骆冰听到顾林的话,思索了一下。
  “办法倒是有,只不过比较麻烦。”骆冰有些为难地说道。
  “你先说说看,怎么个麻烦法,放心吧,事成之后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顾林看着骆冰说话扭扭捏捏,知道其肯定想要好处。
  不得不感叹这家伙真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生命力是真的顽强,抱着赌光输光,身体健康的信念一直活到现在,有钱不知道倒腾一下自己,而是立马拿去试手气,也不想想自己能赢钱,不过是对方想放长线钓大鱼罢了。
  听到顾林的话,骆冰面露喜色,不过立马被他很好的隐藏起来,当然顾林肯定是发现,只不过没有说破罢了。
  “是这样的,除了平常能够进去,还有一个办法能够进去,那就是贡献灵物,或者宝物,这些东西对外门的用处不大,可是对内门弟子是相当有诱惑力的,发现宝物上交不仅能够得到赏赐,说不定还能得到内门弟子的庇佑。所以内门有个规定,只要是贡献灵物者,一律给予放行。”骆冰耐心的解释道。
  “嗯?上交宝物?也可进入内门。”顾林盯着骆冰看了看,说道。
  这东西毕竟只是骆冰的片面之词,万一他拿着宝物过去,反而告知对方自己的身份,那么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况且骆冰这家伙,唯利是图,把利益看在第一位,如果把凝血散交给他,他应该会自己先拿一部分,剩下的交付那内门弟子,用来对付自己,顾林分析道。
  引来那内门弟子,顾林倒是有办法脱险,但是马鹏飞估计就有危险了,这样做可是冒着大风险啊。
  “是啊,现在办法就只有这么一个了,问题就是那宝物怎么获得,我全身上下就只剩这件衣服了,送给别人别人未必会要。”骆冰显然不知道顾林心中所想,有点无奈的说道。
  办法我是帮你想出来,但是没有宝物的话我也没办法,这就不能怪我了吧,要是有宝物的话,嘿嘿。骆冰心中想到。
  他想的的确和顾林差不多,拿顾林的东西去请人杀他,自己再从中捞些好处,真是美滋滋。
  “宝物我倒是有,上次的凝血散我还剩了一些,只不过你倒是让我不怎么放心啊”顾林盯着骆冰,冷笑道。
  “那我就没办法了,就算你杀了我,这也是最后的办法了。”骆冰有些委屈的说道。
  骆冰算准了顾林不会杀他,虽然顾林对他有所怀疑,但也只自己知道他那朋友在哪位师兄那里。
  “不不不。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既能让你得到你应得的好处,又能让你顺利完成我交代任务。”顾林突然笑道。
  不过这个笑在骆冰眼里,有点发毛。
  “什么办法,你说说看。”骆冰咽了咽口水,有些担心的问道。
  “凝血散我倒是还有一些,这东西其价值你应该清楚,也算的上一件宝物,应该可以让你进去内门了,不过,我对你倒是不怎么放心,万一你拿着凝血散去请你那师兄对付我,我岂不是拿钱请人杀自己吗?这种蠢事我是不会干的。”
  “不过我有一瓶毒药,吃了不会让人立马死亡,但也是时间问题,你把事办好了,我不仅给你解药,你师兄给你的报酬我分文不要,你也可以另外再给你一点凝血散。”顾林说出来自己的办法。
  “让我吃毒药,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岂不是我就没命了。不行不行。”骆冰听到顾林这个建议,直接连忙摇头,表示抗拒。
  开玩笑,让自己服毒,那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这是唯一让我安心的办法,当然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只好提前送你上路,你对我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我留着你干嘛?看来我只能去另寻他法了。”顾林眼中杀意涌现,便打算对骆冰下手了。
  “别别别,别动手,我答应你就是了”骆冰吓得脸上的都发抖了,连忙哀求顾林道。
  卧槽,这家伙竟然想到这一招,我真是进退为难啊,这样一来我横竖都是死,只能听他的,也许还有一条活路。
  现在不是过河拆桥的问题了,是要怎么保命的问题了,看来自己是在赌场赌傻了,分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了,骆冰一想到这里,身上的衣服直接湿透了。
  亏自己还当顾林是嫩头青,还想着怎么算计他,结果别人早就想到了这一出了。
  顾林也不跟他多费口舌了,直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信件,接着拿出一个白色瓶子递给骆冰。
  “这信件就交给我那朋友,这瓶是三日断魂散,你先喝了它,事成之后我立马给你解药,别尝试让你别人帮你化解,我这东西除了我无人能解,如果你不相信,大可用你的命试试。”顾林威胁道。
  他也不想这么做,不过经历了那么多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骆冰为表示自己绝无异心,直接一饮而尽,没办法,这命在别人手里捏着,不照做能怎么办呢。
  看着骆冰服下毒药后,顾林掏出两包凝血散,一包大一包小的,大的自然是给那内门弟子,小的则是给骆冰的。
  先威胁再给一点也好处,这样才能让人死心塌地帮他做事,这也是顾林从书上所见到的。
  “这东西的价值你也知道的,这一包就当做是你的报酬,你拿这凝血散去孝敬你那内门师兄,估计还会有好处,那些好处也归你。事情还没帮我办,就有好处这么多,我想你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吧”顾林拍了拍骆冰的肩膀说道。
  “但是如果你不识趣的话,那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是是是,我一定把事情办好”骆冰猛的点头。
  “放心吧,我过段时间就会离开这里了,到时候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俩就当不认识。”顾林又给骆冰打了一针定心剂。
  “我就在这里等候你吧,你速去速回,千万别想不开,懂吗?”顾林对骆冰吩咐道。
  “嗯嗯”骆冰说完,便拖着沉重的身体前往内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