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顾的魔临 > 第八十三章 先杀一人

第八十三章 先杀一人


  “就算你来了,人也差一个”李泉方鼓起勇气的说道。
  在顾林的面前,他实在不敢造次,想不到和这家伙斗一次,竟然让他心里产生阴影了。
  可能是顾林上次用雷电符淬体给他造成的吧。
  “还有我,清风寺马鹏飞”这时候马鹏飞从灵符宗那里走了出来,他前面有个想要出手阻拦他,按照顾林的推算,他可能就是拜在这人手下,不过这人刚抬手,就被一个黑袍人给挡下了。
  马鹏飞直接来到了台上,笑呵呵的对李泉方说道:“老头子,还记得我不”
  平常在灵符宗,马鹏飞都是有意的避开他,所以到现在为止李泉方才发现有马鹏飞这个人。
  主要是上次这家伙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如今却成了一名灵修者。
  “你出来干什么,你这点修为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孙长老严厉的呵斥道。
  “我好歹也是清风寺的一员,宗门危机我怎能袖手旁观”马鹏飞却不在意的说道。
  他知道此次出来凶多吉少,但是大丈夫可以不惹事,但不可以怕事。
  而台下的马家家主则是忧心忡忡的看着马鹏飞,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呢,现在这清风寺明显是得罪了灵符宗了,而且清风寺的人都差不多死光了,这时候站出来估计会被杀。
  而不远处的秦南虎则是看着顾林,他们家族与顾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且这次他能过来,就是听说清风寺也会到此。
  不过台上的人自然不知道台下的事。
  李泉方既然认出了马鹏飞,那他肯定知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在灵符宗潜伏着,不知道是哪个家伙,估计少不了被宗主责罚。
  李泉方用眼神看了一下石衡,不料石衡只是冷哼一声,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这拜山宗就叫了一个这样的人过来?看来这次怕是有点难办,本来还想请他出手帮忙对付灵符宗的,顾林想到。
  “竟然人都到齐了,那么我宣布此次拜山宗弟子选拔,正式开始”李泉方大声喊到。
  “等等”这时候灵符宗宗主走了过来。
  顾林看着他,他也看着顾林,顾林眼中则是一脸疑惑,而那灵符宗宗主则是无情的笑了。
  “为了我灵符宗今后的发展,所以把各位世俗界的朋友都请了过来,我们灵符宗承诺,绝对不会像清风寺那样,关山修行,而是对外开放,我们灵符宗将设立外门,就是为了帮助许多修行者谋取福利,欢迎先天高手和后天高手前来入宗。”这灵符宗宗主和蔼可亲的说道。
  那些被邀请而来的世家家主其背后都有许多的先天高手和后天高手,而且他们很乐意把这些高手放进灵符宗,因为有了灵符宗这一层的保佑,办什么事都方便多了。
  顾林一听到这里,恍然大悟,这灵符宗宗主想在东部也搞一个外门,吸引那些先天高手和后天高手,然后炼制灵兵。
  想不到这家伙的野心这么大,不过他搞这么多灵兵干嘛,难道是为了养虫吗?
  不过现在还不能揭穿他,要先逼他露出马脚来,那时候才有充分的证据,单靠他片面之词很难让人信服的。
  “真的假的啊,这灵符宗竟然开设外门,让我们这些世俗家族子弟也能加入。”
  “应该是真的,我听过灵符宗在东部也有外门这个一说。”
  “以前清风寺不理世俗之事,所以我们想办法也很难进入,就算知道地方,也是被人哄出来。现在看来,这灵符宗更加人性一点,到时候有什么麻烦可以立马帮我们解决。”
  “是啊是啊,幸好今天来了,不然就错过这次机会了。”
  众人议论纷纷的,大多数都是说灵符宗的好。
  现场可能就顾林和那些灵符宗弟子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好了,下面我宣布比赛开始”李泉方看到宗主说完话以后,便直接宣布了比赛开始。
  四个宗门选出三名弟子,共有三十二名弟子参加。
  都是采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对手是谁。
  第一场清风寺上场的是钱言这个胖子,经过两个月的磨练,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开灵后期了。
  他的对手是灵符宗一名弟子,顾林一看这个人,竟然是马鹏飞那个挂名师傅。
  实力也是开灵后期。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清风寺的人都知道这次灭门是灵符宗干的了,那肯定不能留后手了。
  钱言这个小子,平常老是欺负同门弟子,可真到了宗门危机的时候,他虽然怕可是他没有逃。
  冲上去以命博命的打法,手中的扇子都打碎了。
  而灵符宗的那个开灵后期的弟子,实力与钱言相当,可是论狠劲,可比钱言差了点。
  钱言每次都用身体硬抗他的攻击,然后乘机用手中的扇子想要取他的性命。
  看到钱言的攻击过来,他又只好用手脚回防,他也不敢认输啊,他知道宗主的脾气,若是他输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能攻击他也尽量的去攻击钱言的要害。
  就是这种以伤换伤的打法,时间过了没多久,两个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的,那鲜血直接从身体流到地上,形成一条血痕。
  “认输吧,钱言,你可以了,你真的可以了,保住性命要紧。”李傲等人都出声喊到。
  台下观看的人,有些心软的都闭上了眼睛。
  顾林看着这钱言,虽然说以前是和他有过节,但这次钱言的所作所为足以以前的任何恩怨了。
  这哪里是比赛,完全是想一命换一命啊,想不到这个小子平常老是欺负清风寺的弟子,其实他只是以前的经历关系,来到清风寺这么久,他也把清风寺当成家了。
  众人都眼睛红红的看着那胖胖的身材,这家伙也知道今日过后的下场,反正都得死,不如拉个垫背的。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苟且的活着,那种当了逃兵一辈子都活在内疚之中的日子,所以今天他还是来了,他记得他以前是很怕死的啊。
  钱言看了看身后的清风寺弟子,又朝顾林点了点头。
  啊
  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力量,钱言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直接挥着血拳冲向灵符宗那名弟子。
  那弟子也知道这一次碰撞,是分出胜负的时候了,也强忍着痛意,冲了过来。
  嘭
  一股巨大的声响响了起来,这是他们双方用了全力所致。
  一具身影倒飞出去,直接躺在地上生气不知,他的胸口还插着一把扇子,倒飞出去的正是那灵符宗的那弟子。
  其手上还拿着一包药剂,正是当初顾林叫骆冰送的凝血散。
  他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这凝血散用了会有短暂的麻痹感觉。
  这是顾林在配置的时候,防止药性太烈而故意加进去的一味药材,正是这短暂的麻痹感让钱言直接将他击杀了。
  钱言也倒在了地上,众人连忙冲了上去。
  顾林赶紧拿出凝血散给钱言敷上去。
  嘶~
  “顾林师弟,你怎么有这种东西”钱言虚弱的问道。
  刚刚就是因为这东西,他才击杀了那灵符宗弟子的。
  “这是我调制的,叫凝血散,使用时会有短暂的麻痹效果”顾林解释道。
  “难怪不那么痛了,多亏你了”钱言虚弱的说道。
  顾林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多亏了这东西,才让他保全了性命,不然肯定是同归于尽了。
  “孙长老,弟子没有给清风寺丢脸吧,我宰了他们的一名弟子了。”钱言艰难的笑了笑,然后晕了过去。
  嗯,先杀他们一人,接下来交给我们了,比赛生死有命,自然有人死,自然是正常不过。
  虽然灵符宗宗主脸色有点难堪,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叫人把那弟子的尸体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