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顾的魔临 > 第九十七章 那个人

第九十七章 那个人


  “咳,月百花,我现在这幅模样怎么还能与你一战呢”石衡咳嗽的说道。
  “咦,你好像身负重伤,是谁做的,干得漂亮”月百花这时才看到石衡面色苍白,一副大病的样子,地上还有些许血迹未干。
  “这婆娘插手,就有点麻烦了,她的功法刚好克我”石墨低声的对石衡说道。
  “此子不能留啊,现在以开脉之境就能将灵骨境的人重伤,这将来恐怕是我拜山宗的大敌啊”石衡并没有细说顾林的如何将他击败,只是叫石墨一定要除掉顾林,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能让别人的得到,必须毁掉。
  “在场的人能让他如此重伤的石墨与我了,难道附近还有第三者势利不成”蓝白红分析道。
  她看了看不远处的顾林,随即把头摇了摇,想把脑中荒缪的想法给否定掉。
  “是我干的,他要杀我,我只是自保而已”顾林主动出声的承认是自己令石衡重伤的。
  “你?怎么可能,别说大话了,你这种修为,我一个打十个,不对,是一百个”月百花看到顾林承认自己打伤石衡,反而不相信。
  一个开脉一重的灵修者战胜灵骨境强者,这不用想都是假的。
  “这小子是魔修,一身魔功令人防不胜防,灵符宗宗主就是死在他的手里,千万别被此人的外表所迷惑了”这时候石衡大声说道。
  一旁的石墨一听立马不高兴了,你自己不要脸没事,你这么大声叫,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一个灵骨境输给开脉境界的人吧。
  这让拜山宗的脸面往哪里搁。
  听到石衡的话,蓝白红和月百花同时的看向顾林。
  刚刚的猜想竟然是真的,这小子有这么大的能耐吗?就算有能耐也活不了多久了,魔修在修行界可是禁忌的存在,只要有风声出现,虽远必诛,蓝白红在心中想到。
  但是月百花直接从空中降落到顾林的身旁,丝毫忽略了顾林是魔修的这个消息。
  “小子,你竟然有这么大能耐,以这么点修为,打伤石衡,不错不错。”月百花围着顾林看了又看,像是在欣赏什么艺术品一般。
  “既然你有这么大的能耐,不如做我的小弟如何,我月百花罩着你,你放心,有我罩着你,你今天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见到顾林没有回答她,她又叽叽喳喳的说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跟石衡之间只能活一个”顾林平静的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从顾林身上发了出来。
  “得了吧你,就算人家现在重伤,他也有石墨那厮护着,你根本动不了他的”月百花拍了拍额头,一阵无语的说道。
  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听劝呢,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感兴趣的人,结果有点傻。
  顾林一步踏出,对着蓝白红所在的方向鞠了个躬,随即说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小子感激不尽。”
  “没什么,只是见不惯石墨以大欺小罢了,我这次来也是为了找他麻烦来的。”蓝白红也是很平静的回答。
  她本来是想救下这小子的,不过一听到他是魔修者,就放弃了这个想法,魔修,人人得而诛之,这是帝道天宗颁发的命令。
  顾林见到蓝白红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也没有继续回答。
  毕竟刚刚是她出手相救,感谢的话还是要说的,至于人家怎样顾林就管不着了。
  他转过身子,面对着石衡与石墨二人。
  “石衡,我说过要你死,你就得死,谁也挡不住。”顾林说道。
  “嘿嘿,刚刚恐怕你还有机会,现在我有墨叔护着,你想杀我,做梦吧,等我伤好了,我亲自来了解你,前提是你能活的过今天,哈哈哈”石衡听到顾林的话放肆的大笑起来,有石墨护着他,就算对面的蓝白红前来帮忙都要不少时间。
  不过刚刚石墨已经传讯给宗门,让宗门通知帝道天宗了。
  “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啊,你以为你能让蓝白红出手吗?刚刚我已经传讯给宗门了,让宗门通知帝道天宗了,你刚插手的话,说不定连灵溪宗都要被灭门。”石墨冷声的警告蓝白红。
  “哼”蓝白红冷哼一声,本来她是想偷偷帮助这小子的,不过现在听到石墨这样讲,她也不敢轻易插手了。
  “你这呆子,嫌命太长了吧,当着石墨的面要杀他侄儿,你怕是得了妄想症吧”月百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聒噪”顾林瞪了一眼月百花。
  “你”被顾林瞪了一眼,月百花竟然感到一丝委屈,我好心的劝他,竟然还被嫌弃了,这种不识好人心的人,干脆死了算了。
  月百花气的直接腾空而起,早知道在宗门她都是众星捧月的那个月亮,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顾林看着月百花离开以后,对着东部马家方向的位置鞠了个躬:“恳请念九前辈出手相助,助我诛杀此人。”
  见到没有回音,顾林又继续说道:“我是一个离魂者,天生不能修行,每天看着师兄弟训练,我好生羡慕,只不过凝聚不了灵力种子始终无法踏出修行之路,所有人都取笑我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所有人知道我不能修行都来欺负我,让我对着这个世界都产生了厌恶。”
  “不过,只有一个人对我不一样,那就清风师傅,当所有人觉得我不能修行的时候,他却相信我能,当所有人都来欺负我的时候,他总是出来保护我,后来,我终于可以修行了,本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的,结果听到的却是他的噩耗。”
  “那么要强的清风师傅,为了我不惜与人下跪,那么好的清风师傅,竟然被人杀了,那我上碧落又如何,下黄泉又如何,我一定要将石衡碎尸万段。”
  顾林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他的长发无风自动,双眼通红,眼角不停地在流血,这像是要入魔的征召。
  这不是施展魔功,而且失去理智的入魔。
  “唉”
  一声叹息,像是从虚空穿了过来,原本要入魔的顾林听到这一声叹息以后,眼中竟然恢复了一丝清明。
  这声叹气声以后,一座石像从虚空中飞了过来,落在了比武台上。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住的时候,这石像竟然慢慢化为一名白衣男子。
  “你这又是何苦呢,都快双目失明了”这白衣男子直接开口说道。
  “你会说话啊,念九前辈,那在那里怎么要虚空写字呢”顾林问道。
  “咳咳,这不是为了显得高深莫测吗?”白衣男子尴尬的说道。
  “帮你除掉对面那小子是吧,那你得想好,你答应我的事,必须得完成,不然我死不瞑目啊”白衣念九又道。
  “嗯,只要我不死,定当帮你完成心愿。”顾林发誓道,他还没有听明白白衣男子的话里有话。
  蓝白红和石墨看着白衣男子都一脸凝重,因为他们竟然看不出白衣男子的修为,这种情况要么是白衣男子不会修为,要么就是修为深不可测。
  照他来的架势肯定是后者啊。
  倒是一旁的石衡看着白衣男子的时候,面上露出了惊恐万分的表情,:“你...你是...那个人,你还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