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想插眼呀 > 第4章想下药?对不起,我已插眼

第4章想下药?对不起,我已插眼


  “柳子请!”
  “同学们请进!”
  ……
  会所还真是个高大上档的地方,人家迎宾的条,再他们穿着,学生的底气显不足了!
  不过,这丝毫影响不了沙哲,他觉得这身装,穿的时机太对了!堂堂安局副局长珍视着不舍得穿的衣服,他穿来装逼,逼格怎会低了!
  陈琪似漫不经心,实则是一盯着沙哲,生怕他衣服弄脏了!两,沙哲讨要赌约时,陈琪跟他商量,要帮他租一装,沙哲一口绝!
  谈到后,陈琪甚至证,给他买一模一样的送给他,沙哲依旧没有答应!
  当时,沙哲振振有辞的说:“买了,成什了?质就变了!成敲诈勒索了!样我就会爸送局子里了!到时候,我一点处捞不到,还成了爸升官上的垫脚石……”
  气的陈琪咬牙切齿的,偷偷陈局长的宝贝装偷了出来……
  ……
  沙哲慢悠悠的参观会所里的环境,真不错啊!有古色古香的茶室。有棋牌室,有专门餐饮的地方,有K歌的处,有泡温泉的地方!
  ……
  柳丰招呼大家唱K,后是泡温泉,后是用餐!
  沙哲对这个顺序当不满,他觉得吃饱喝足,再鬼哭狼嚎,后累了再美美的泡一泡才理。可谁让人家是金主呢?
  沙哲不愿在里听种音不全的噪声,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他到一个房间装修的风格突兀!的房间装修的都是一种淡雅的风格,这个房间却是金碧辉煌的土豪风格。
  门摆的玉雕的摆,是漂亮!沙哲不懂文玩,就算完全行的人,也能出价值不菲!
  主要的是,这玉摆,让沙哲觉得非舒服!沙哲心血来潮的出神识,扫视这玉。
  令他惊喜的发生了,神识投射在玉上,让他有了一种非舒爽的感觉,种美妙的滋味,差点让他舒爽的叫出声来……
  爽完后,沙哲变了!他见晶莹剔透的玉摆,变得灰暗起来,从高档上档极玉,变成了工地老头摆摊卖的地摊货。
  沙哲找到了大神识的途径,却又为这种途径伤脑筋!他可消费不起这种高档玉!不会成这种后还,现在了,让他种玉店白嫖,他可不出这种。
  至于眼这个玉,没办法,算是吧!要怪就怪柳丰吧!沙哲毫无心理负担的责推的一干二净!
  得了大处,心舒爽的沙哲到了K歌厅。刻,大厅里面已经摆满了种点心,一会的功夫,K歌大厅突变成了自动餐厅。
  陈琪喝着饮和几个女生在一起聊,见沙哲走进来,故无视他,装作没见!米博和几个同学喝酒,见沙哲进来,喊他上唱一首!余同学也起哄!
  柳丰站起来,个下压手势笑着说:“让他待会唱,一个一个慢慢来!”着他拿起话筒,邀请陈琪一起唱一个!
  同学们也一起起哄!陈琪也不在,摆手拒绝了!
  柳丰脸色有难,觉得下不来台。沙哲心里暗笑:一个傻鸟,陈琪骄傲的格,哪里会理会?
  几个女生打个圆场,抢过麦克风,开始唱了起来!
  不一会,一个经理打扮的人,带着几个服务员走了进来,对着柳丰喊:“柳子恕罪!刚才有点忙,现在才有机会给柳子敬酒,谢柳子赏脸!”
  柳丰熟络的和经理客套一番,屋里的学生到柳丰应对得体,是羡慕!觉得柳丰这就是成熟的现。他们却不,这个经理来是柳家的司机,为犯了大错,柳家安排在这个会所工作。
  经理和柳丰聊了一会离开了,而一个服务员打扮的人,却留了下来!
  来这人是调酒师,他拿起瓶子杂耍般炫技,的一众同学纷纷喝彩!下来调酒师同学们的要,纷纷调出了符他们口味的酒水。唯独沙哲、陈琪、米博三个人没有找调酒师要酒。
  调酒师却主动调了一杯送给陈琪,陈琪礼貌的了声谢!
  后,调酒师询问米博喝什酒,米博腼腆的说:“和大家一样就!”调酒师舞动着手中的瓶子,的人眼花缭乱,米博也兴奋的大声叫!
  “大爷!”沙哲低声骂了一句,他刚才用神识无中一扫视,发现调酒师手缝隙里有个蓝白色的小药丸滑落进了酒杯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却无人发现!
  沙哲笑嘻嘻的走上,说:“这调酒师真厉害!我这手艺,应该比米菲儿姐调的酒更喝!”
  米博目炯炯的等酒喝,听完这句话,一段不堪的忆涌现出来……
  ……米菲儿,虐童专业户,陈琪儿一模仿的对,沙哲和米博心中的噩梦。
  记得有沙哲为了报复米菲儿,拍的艺术照片给涂鸦了,尽沙哲没有米菲儿现场抓获,米菲儿还是逼着他和米博喝下了,米菲儿调制的所谓的‘测谎水’!
  米博沙哲一定发现了什,他心领神会地端起酒杯,装作尝的样子!后,称赞了调酒师一句,就端着酒和沙哲勾肩搭背起来了!
  陈琪一有留沙哲,现在到他和米博开始勾肩搭背,察觉到两人要干坏了!
  不一会,米博声称洗手间,离开了。沙哲凑到调酒师面,让他帮忙调一杯酒!
  调酒师和柳丰的眼神,微不可察的了下。这极隐蔽的一幕,却是没有逃过沙哲的神识。
  一样的套,依旧是小药片……
  沙哲心中暗骂一句:“老子以为老柳对博哥有,还着要不要成全两人,现在他竟连老子也不过!”
  沙哲拿起酒杯,学着电视上的星,在手里摇晃着,他心里却在默默的倒数着:“5,4,3,2,1……”
  房间里突一片黑暗,众人刚一慌乱,突又来电了!
  陈琪狐疑的了眼沙哲,默默的走到沙哲面,威胁他:”若敢装弄脏了!我立马给菲儿姐打电话!“
  沙哲鄙夷的着陈琪,不屑:”这身衣服穿在我身上,就如同青龙偃月刀落到了关二爷手上!“。
  陈琪:”呸!我是杨的宝刀,落到了牛二手里差不多!“
  沙哲不理,抢过麦克风狼嚎起来:”长漫漫我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