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想插眼呀 > 第5章我这么能打?!

第5章我这么能打?!


  沙哲鬼哭狼嚎的声音,那本不是音不全所能形容的了,简是声波武!
  他的音质倒是不错,可是声音和配乐全不在一个调上,两之间严重排斥!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扭!
  同学中有起哄叫好的,有叫喊着让他下去的。
  陈琪在一旁笑得枝乱颤,乐不可支!
  柳丰看到陈琪,正专心看着唱歌的沙哲,乐的不能自已!
  他心中憋火,脸色阴沉的把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他冲着调酒师使眼色,调酒师面色犹豫了一下,又拿起酒瓶,调了一杯酒送到陈琪面前。
  陈琪也不拒绝,礼貌的道了声谢。
  正在狼嚎的沙哲,用神识注意到了这一幕,他却一点也不担心!陈琪从不喝陌生人递给的水,何况是酒水了!
  柳丰拿起一瓶酒去和陈琪敬酒,陈琪也没有端起面前的酒,只是拿身旁的饮喝了一口!
  柳丰有些郁闷,他又往调酒师那里使眼色,调酒师犹豫了一会,咬牙慢慢往陈琪那里挪步子!
  沙哲下了麦克风,他觉得今天怕是难善了了,大步走了过去,一拍调酒师的肩膀,叫道:”哥们,你调的酒不错,给我来一杯!“
  调酒师刚成投药动作,吓了一跳!听到后面的话语,他忙道声:”好的“!
  沙哲一屁股挤坐着陈琪身旁,要了包里的小镜子!陈琪嫌弃的递给他。
  沙哲拿着镜子端详自己的面孔,嘴里嚷着:”又帅了!就是发型有点乱!说着拿起旁边的饮倒在手中一些,然后沾湿头发,开始理发型!“
  陈琪:”沙哲,你臭么!你把我饮弄脏了!“说,陈琪气呼呼的把饮丢到沙哲怀里。
  柳丰面色变得难看!
  只听到沙哲说道:”多大点屁事!生气了,大不了现在去,我把装还你!“
  陈琪一听,立马高兴道:”的?我们马上去,趁现在时间还早,我还可以来得送干洗店!“
  两人要走,同学们不干了,纷纷过来劝阻!陈琪也不好太扫大家兴,决定耐着性子待一会!
  沙哲耸耸肩说道:”说我没给你机会,是你主动弃的!正好我还没穿够呢,我决定明天穿着去艺术学院逛逛,看看有没有漂亮学姐我迷住!“
  这时,米博从外面来了,他凑到沙哲跟前悄声说道:”老沙,我觉得那边的房间有些古怪!“
  沙哲问道:”博哥是怎么看出来的?“
  米博说:”那里面出来的人,都古怪,一个个的看着表都像便秘似的!“
  沙哲竖起大拇赞道:”博哥见解独到!你没说错,里面是赌博窝点!“
  米博惊呼:”你怎么道?他们怎么敢?这可是市区!“沙哲没法告诉他神识的事,解释道:”这种神秘的地方,就两种作用:赌和嫖!若是后,人出来后,应该神气爽对!
  还有,开这种会所的,一般都把关理的比较好,只要没人举报,查都没法查,而且也查不到!“
  米博鄙视道:”说的你好像有经验似的,还神气爽?为么不能是腰酸膝软?还有,这种地方,不适合我们待,叫大家一起离开吧!“
  沙哲看着玩嗨起来的同学,他无奈的摇摇头,这种不讨好的事,他可不愿意!说,万一出点么事,报上陈叔的号,这小会所,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陈局千金吧!
  不过,柳丰那孙子胆子倒是挺肥,敢使人给陈琪下药,这个梁子结下了!沙哲原本送走陈琪后,慢慢和他算账,现在暂时走不了了,自己得好好盘算一番了……
  两人聊天之际,柳丰玩嗨了,摇头晃脑的大呼小叫!同学们以为他喝得多了,耍酒疯呢!沙哲道,这估计是那个小药丸的作用!
  调酒师发现了柳丰的异,悄悄出去带来了经理,经理借口说带着柳丰去醒醒酒,抱着他离开了!
  唱歌的都觉得尽兴了,叫嚷着去泡温泉,大家轰然响应,齐往温泉区跑。
  米博啧啧的感叹:”这是市区,有个屁的温泉啊;不就是往热水池子里加点鹅卵石吗?“
  温泉区分男汤区和女汤区,不过公休息的地方,都在一块。陈琪不愿意去泡温泉,也拉着沙哲一起待在休息区聊天!
  陈琪看着沙哲和米博问道:”你们两个,今晚是不是干么坏事了,鬼鬼祟祟的!“
  沙哲看着陈琪赞道:”不愧是陈叔的女儿!快成女神捕了,要不你报考警校,你爸的班!“
  陈琪盯着沙哲眼睛,试图看出点么?不过,沙哲也是久经考验的老厚脸皮了,拥有神识后,他对自身的肌肉有了精准的把控能力。沙哲甚至在,若是自己考表演学院,未来会横出一影帝吧!
  陈琪拷问不了沙哲,问米博道:”你出去那么久,去干么去了?“
  米博举手道:”我!我发现了一个赌场,我准备报告陈叔叔,去抓他们,我当卧底!“
  ……
  三人闲聊间,几个看着像看场子的人走了过来,问道:”你是陈琪?柳公子请你过去聊聊!“
  陈琪哼道:”我不认识么柳公子!“
  其中一个穿跆拳道服的,浑身还冒着热气,像是刚从训练场走出来的人,他绪有些急躁:”小姑娘,不要不识好歹!老子没时间跟你墨迹!“
  沙哲本等个好时机出来装逼,听到这家伙说话的口气,蹭一下子,把他的火气激上来了!
  沙哲着穿跆拳道服的人骂道:”你他娘的用屁股看天,有眼无珠啊!没看到老子们没工夫搭理你们,还不快滚!“
  沙哲也有一句话把人气炸的本事!
  此刻,穿跆拳道服的人气极而笑:”好,好,好!小B崽子!有种你一会还能这么硬气!“
  说着几个人就围了过来,米博挺身而出,其中有一人,一巴掌把他拍到地上!
  米博嘴角出了血!
  沙哲看的急眼了,喊了声:”脖子!“米博道沙哲的意,这是准备让他示弱,寻机带着陈琪跑!
  不远处泡温泉的男生,看着长相凶悍的几个人,似乎冲着沙哲他们去了,他们面面相觑,有人小声建议道:”我们去报警吧!“
  ……
  沙哲喊一声,就对着几人冲了上去!
  他平均出一拳,对方就有好几个拳脚招呼到他身上!
  虽然,沙哲神识敏锐,但是在这狭小的间,就算他看到对方的攻击,躲得了一个,却躲不了其他!
  仅仅几秒钟,沙哲重击了几!
  “卧槽!破不了防啊!”沙哲揍的昏头巴脑的,郁闷的边躲闪,边反击!
  陈琪急得去护住沙哲,其中一个壮汉拦住,劝说:”跟我们去见柳公子,他就没事了!“
  陈琪听,拎起包就砸,可惜这对壮汉不成么伤害!
  又踢了几脚,在这电石火的一刻,沙哲还抽心疼了下身上的装!沙哲起了那天在公园里看到了老头的练拳,出拳方……
  沙哲一边躲避着对方对他要害部的攻击,一边试着用老头的出拳方攻击!
  ”啊!“一声惨叫响起!一个壮汉捂着腰,在地上滚!
  “卧槽!这么猛!”
  沙哲见出拳有效,起精神,以拳换拳,仅仅三拳,又倒两个!还剩下三个人,一个人在控制陈琪,一个人在殴米博!
  沙哲道兵贵神,迟则生变,他趁着另外两人没反应过来时,一拳虚晃,跆拳道男一腿劈中沙哲肩膀!
  原本跆拳道男是对着沙哲的头劈的,沙哲只能勉避开了头,沙哲一条手臂,几乎使不上力气了,只好虚招!
  另一个蓄力的手臂,一拳击中跆拳道男的胸口,一声闷哼,跆拳道男退后好几步,后坐到地上,‘噗’地吐了一大口血!
  沙哲赶到陈琪跟前,拦住陈琪的男子顿时慌神,陈琪一脚断子绝孙脚命中要害,痛苦的他蹲躺在地上!
  正在殴米博的人,正要动作,米博抱住双腿,沙哲上前一巴掌干翻在地!
  三人也不迟疑,相互搀扶着,迅离开!
  ……赶到的卫人员,正要追赶,跆拳道男摆摆手道:”不要追了!我道那小子来了!“
  ……
  孙家大宅。
  孙老头躺在摇椅上,慢慢的喝着茶,听着小曲……
  这时,一个穿着练功服的青年人走了过来,静立在一旁。
  孙老头:”贵,有屁就,磨磨唧唧的等啥呢“
  贵连忙道:”师伯,胡家的人今天过来道歉呢;来人说是他们手下的人和咱门里的一个小师弟发生了点误会,比划了几下……“
  孙老头坐起身来,疑惑道:”小师弟?你哪来的小师弟?你师傅近又徒弟了?“
  青年人摇头道:”没有,师傅猜测是师伯您又徒弟了!“
  ”老子个屁!一个个蠢的要命,就把老子前气死了!“。
  青年人沉了一下说道:”胡家人实了,出手的是个学生,使用的实是千钧云手!“
  ”等等!你说是个学生?你把当时的况,详细给我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