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想插眼呀 > 第17章开车小能手

第17章开车小能手


  “兄弟,你不是说,你会开车吗?”
  大碗哥面色极为难看的,看着沙哲说道。
  说后,突然下车呕吐不止…而一旁的米博,早在停车的第一时间就下车蹲着吐半天了…
  沙哲觉得,自己第一开车,在无人的情况下,能开到目的地已经很好了…
  看着一里外的酥风楼,米博问:“咱们怎么过去?”
  沙哲换上军装,说道:“大丈夫行不,坐不姓,讲个堂堂正正,当然是走过去…”
  说,他头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你们俩在这藏好,我去侦查一番,争把老板娘绑出来逼问…”
  说,留了一把手枪给两人防身,沙哲大摇大摆的向着酒楼而去…
  …
  “勃哥,沙哲这小子怎么说话怪怪的…”大碗哥看着远去的沙哲问道。
  米博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我勃哥,早萎了!
  么的,老子过早的经历了人一生都无法经历的苦逼遭遇!”
  米博瞄了一眼走骚包的沙哲骂道:“沙哲这王八蛋,凡是他嘴里夸赞的、赞赏的,从来是他行动的规避区!
  这王八蛋,都让老子卖惨,他去装逼!
  唉,要不是怕他以后追我姐,我至于这么惯着他吗!”
  …
  沙哲进了酥风楼,发现除了几个伙计,没有看到艳老板娘。
  沙哲出神识,在周围扫描了半天,也没找到老板娘…
  “伙计,你们老板娘呢?怎么不出来招呼老子!”
  一个长相凶恶的瘦子,看着穿军装的沙哲,语气尽量温和的答道:“长官,凤娘昨晚爷走了,现在还没来!”
  说着挤眉弄眼,给沙哲了个男人都懂的神情!
  “原来这骚狐狸是老家伙的姘头,怪不得呢!如此,很多疑惑的事,就容易说的了…”
  不久,店里的三个服务员,两个厨师,还有一个杂员工,后面的几个女服务员,全沙哲陆陆续续的敲昏了,然后全拖到厨房关起来了…
  沙哲关上酥风楼大门后,在外面挂了个“有事外出,暂不营业”的牌子!
  沙哲跑到后院,在神识扫描下,发现了几把长枪,他索性直把枪栓拆了,然后丢到厨余垃圾桶里…
  沙哲在后院里面,找到了一暗室。
  这个暗室里面,估计是老板娘的小金库,除了纸币外还有几十金条,另外还有几块翡翠,沙哲懒得拿,直用神识把翡翠给吸成废石头了…
  着,沙哲注意到了一块黑石头,大约有大拇大小,外观平平无奇黑不溜秋,里面却有些古怪!
  沙哲暂时没时间,就揣到怀里,拎起一箱子金子,就往车边赶去…
  沙哲刚一到车前,顿时皱眉,他看到了几辆车,正对着他们的方向开来…
  沙哲赶紧招呼两人上车,马上启动!
  反正不来的是谁,总之,他们现在是有敌无友…
  沙哲的车技有了很大的提高,毕竟有神识在,只要试楚了个部的用途,操作起来并不难!
  沙哲开了一阵子,察觉到几辆车子是冲自己来的,而对方的车明显比自己快…
  沙哲把怀里的手枪扔给大碗哥,说道:“你们一人一个,待会找到机会,干就是了!”
  说着,沙哲不往前开了,掉头就往酥风楼开去!
  沙哲边开边说:“我们这里离王大鲍石场,大约有半个小时程,王大鲍那个石场离边境有四个小时车程…
  所以,我们得战决,争在五个小时内赶到边境…”
  米博不太赞同说道:“沙哲,我们干掉他们后,可以就地潜伏几天,等待机会在逃…
  我估计他们现在把边境周围封锁了,毕竟他们背后还有叛军的支!”
  沙哲微微考了一下,说道:“去酒楼,那里有长枪!
  他们四个车上大概有二十人,没有长枪,估计有短的,我们去酒楼占好地形,干掉他们不难!”
  大碗哥看着沙哲自的语气,神情激动的问道:“沙兄弟是种兵?”
  米博摇头道:“都告诉你了,我们是高中刚毕业…”
  大碗哥试探说道:“沙兄弟平喜欢射击?”
  沙哲摇头道:“还没开过枪呢,这得好好过把瘾!”
  “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大碗哥面色灰白的感慨!
  米博也问的有点不自了,问道:“沙哲,枪要三点一线,是哪三点呀?”
  沙哲略微考道:“快一点、准一点…
  还有一点,好像是省一点吧?应该是省一点,不能浪费子弹…”
  大碗哥心道:“啦!神么省一点!
  这俩犊子,估计开枪前,连开险都不道吧?
  还他娘的省一点,游击战看多了吧!”
  果然,米博那货,把手枪伸出窗外,连着扣动了几下扳机…
  结果枪没响!
  “老沙,枪里没子弹!”
  米博神情不爽的喊道。
  大碗哥这时,顿时有一种,大难当头、英雄临危命的感觉!
  他淡然的拿起米博手里的枪,拨动险,随意的往车后了一枪,“碰!”
  后车“哄…”!,有一辆追击的车,突然翻滚起来!
  沙哲大喜!
  “行啊,老万!深藏不露啊!”
  沙哲和米博连声恭维!
  夸的有些飘飘然的大碗哥,内心还是有些懵逼,倒底怎么事呀?
  短短几分钟时间,车开到了酥风楼前,沙哲直开车撞门而入…
  车开进入酒楼,三人连忙下车,往长枪的地方跑…
  沙哲赶紧找出他丢后厨垃圾里的枪栓,装上枪栓之后,人发了两三只长枪,躲在二楼猫了起来…
  后面的车到了,三辆车陆续停了下来!
  头一辆车上,足足下来了个人,不道他们是怎么坐的…
  目前,三辆车一下来二十个人,不道前翻倒的车里面的人,会不会赶过来?
  沙哲在人群里,看到了老熟人远…
  没错了,这些人,都是敌人!
  沙哲开险,神识扫描到枪里子弹的置,又用神识扫描了下目标,然后,直开火“piu!”
  听到枪声,追兵吓了一跳,赶紧卧倒!
  “怎么会偏那么远?”沙哲扫描到不远处车上弹孔后,有些疑虑?然后,沙哲自己摸索一番,总明白了!
  看到沙哲开枪了,大碗哥和米博,也啪啪的开枪了起来!
  ……
  致远看着院子里,密密麻麻的站着二十多人…
  对面小楼离这里,大约十几米的距离.
  楼上的人开了十几枪,硬是一个人也没中……
  兆胡咧嘴笑道:“他娘的,楼上就是三个没碰过枪的雏,去几个人把他们给我带下来!”
  呼啦啦,跑出五个人,对着后院小楼冲去!
  沙哲神识锁定了在场所有人,他对着身后骂道:“了,省着点!”
  米博尴尬一笑道:“手枪没子弹了!”
  沙哲拿起枪,也不见瞄准,砰一枪,直把兆勇干掉了!
  大碗哥看着沙哲,看都没看一眼,一枪把楼下领头干掉了…
  他心里震撼:“这是传说中气运之子的幸运加成吗?”
  正要往楼上冲的几个人,赶紧停下,疑惑的看着倒地的老大,他怎么这么倒霉?
  兆和看到大哥死了,怒吼道:“给我上,弄死他们!”
  沙哲单手拿枪,往窗外一伸,砰!
  兆和也死了!
  大碗哥瞄了眼窗外刚倒下的人,问道:“你刚是走火吗?”
  沙哲没法解释神识的事,只好敷衍道:“可能是我运气好吧!”
  致远看到刚说话的人,都干掉,他紧闭着嘴巴不敢吭声。
  其余的十几个人,带了五把手枪,开始对着二楼噼里啪啦的射击起来!
  沙哲也不用露出头,单手枪就往外面一伸,扣动扳机就倒一个人!
  连续到五个人后,这群人崩溃了,一窝蜂的逃了出去!
  ……
  沙哲看着慌忙逃跑的人,说道:“有道是:逢没入,穷寇莫追!
  我下去赶一赶他们,让他们把我们车弄坏了!”
  大碗哥直勾勾的看着沙哲,这是么神逻辑?
  沙哲开神识,大摇大摆走了下去,看到一个转身往后张望的家伙,随手一枪干掉了!剩下人跑的快了!
  二十个人,还剩下11个,匆忙上了两辆车,慌乱的离开了!
  沙哲乐了!还挺识趣,给留了一辆豪车!
  沙哲摆手让两人从楼上下来,他们没有开吉普,而是选择了对方留下的豪车……
  ……
  “么?你们将近三十个人,人干掉的只剩十个人了!他们是雇佣兵吗?”
  阮凤娇气的大骂!
  拿起电话给叛军司令,向叛军助……
  ……
  “沙哲,我们去哪?”米博看着沙哲单手开车,姿势很酷炫,羡慕的问道。
  沙哲欣赏着周边的景,答道:“口都叛军封锁了,我肯定干不过!咱们索性去政府军的地盘去!”
  米博嘿道:“好主意!”
  大碗哥说道:“现在政府军比较弱势,现在呈守势,现在一般不敢太招惹叛军!”
  沙哲好奇道:“为么啊?难不成兵还怕贼?”
  大碗哥点头道:“原来着几十年,政府军一直压着叛军剿!
  可最近几年,叛军那里出现了高手,连连刺杀了政府军军方多将领…
  现在政府军,非忌惮叛军的斩首行动!”
  米博喃喃道:“难不成是高级武者?”
  “你也听说过高级武者?”大碗哥诧异的看了一眼米博,继续道:“听说叛军出现了一个上三的高手.。这高手,私下里请的国际雇佣兵里的高武精英,前去刺杀政府军将领!”
  “没想到啊!热武发展到了天,还会出现万军阵中斩首的事迹!”
  沙哲对这种事情的感觉很复杂,既向往那种无敌的姿势,又痛恨他们肆无忌惮的的践踏秩序!
  “老哥,你道的多!咱们国家这种高手多吗?”米博问道。
  大碗哥听不屑的说道:“岂止是多,还厉害!
  你看我们天几乎不设防的姿态,但你看看有哪个高武者敢贸然进入,来多少死多少!”
  大碗哥看两人听得入神,来了兴致说道:“道我们国家最顶级高武组织吗?我有个朋友就在其中一家,霄神风快递团!”
  “快递公司这么牛?”米博吐槽道!
  大碗哥呵呵笑道:“何止牛啊!同样的快递运输车,家公司车和他们行驶同同方向,人家顶风,他们顺风,你说牛不牛!
  离谱的是,人家一个快递员的业务量是旁家的几十倍,人家好评率照样是最高!”
  沙哲:“卧槽,我的录通书就是神风送的!还有以往的快递,好多都是他们家送的!
  到现在为止,我好像只到过他们通的电话,还没见过人呐!”
  “卧槽!沙哲,你过来跟我们聊多久了!!!!
  你么开车用屁股看吗?!!”
  米博、大碗哥看着扭身和他们聊的热火朝天的沙哲,都惊恐的怒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