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想插眼呀 > 第18章战时,当为神魔!

第18章战时,当为神魔!


  沙哲人,顺的进入了海边的一座城市,也是南国的城——大河城。
  车子停在宾馆院,沙哲拿一摞面额十亿的纸币,甩给台:“美女开个房间!”
  台拿钱,露出职业的笑容,热的上赶走来招待的服务员,亲自他们人引到楼上房间,且询问,还有什需要效劳的吗?
  沙哲:自己完全可以这的跑,当成一旅游啊!什逃亡,不存在的!
  “美女,大河城有什玩的吗?”
  沙哲笑嘻嘻的询问。
  美女台娇笑:“我们这里有名的是:两观一躺!”
  米博、和大碗哥奇的凑上来了
  美女台说:“我叫栾索,几若有兴趣,可以让我给当导游,保证宾至如归,不虚行!
  这谓的两观嘛,一观,就是观大河有名的艳舞演…
  二观嘛,是血腥刺激的地黑拳!”
  米博奇:“躺呢?”
  美女娇笑:“客人真有思,躺还做什,还用说嘛?”
  大碗哥,干咳两声说:“这里的花按摩有名,一趟就是说的这个,不过收费可不便宜!”
  沙哲听完问两人,:“们哪里?”
  米博:“一个!”
  大碗哥:“个,咳咳,放松放松!”
  沙哲听完说:“!咱们既来了,我们一个不落!
  美女,带我们地黑拳!”
  美女台听,马上安排……
  ……
  “我早眼色告诉了!我们选黑拳的话,沙哲肯选两两个中的一个!”
  米博抱怨。
  大碗哥听了不在的说:“无非是顺序颠倒一,完拳,照样可以他两个呀!”
  米博瞪了大碗哥一眼,说:“太不了这小子了,他说的计划、顺序类的东西,全靠不住!不信,着吧!”
  ,一站他们的地方是泡温泉……
  人舒舒服服的泡了一温泉,沙哲说:“大碗哥说对!有先放松来,才有心欣赏这里的节目!”
  ,他们了一大河色的餐厅,美美的吃了一顿!
  大碗哥总算白米博的话了,他和米博对视一眼,说:“沙哲,我们折腾了一,累了!我们回休息吧!”
  米博说:“要不找个地方,打游戏吧!”
  沙哲听,认真的而思考了一番,说:“议!我们打会游戏就睡觉!”
  结,他们到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醉生梦死词汇不足以容的艳舞演场……
  米博终于见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演!
  演现场的罗伊女郎的光滑皮肤,几乎贴到了他脸上,让他鼻血喷了出来!
  沙哲觉丢脸,打赏了女郎一个金条!
  就弱肾虚米博,估计又要补一阵子了!
  人一站到了一个地广场,整个广场分两大区域,一个是综的赌场,一个是黑拳的比赛场!
  沙哲深感自己战斗乏力,缺乏打斗经验,不每靠投取巧的偷袭…
  以,沙哲了黑拳比赛现场!
  这个地方真够大的,虽说是地比赛场馆,是足足容十几万人同时观比赛!
  场地里,除了规的坐席,还到处挂满了播的大屏幕!
  ……
  沙哲到场的一场比赛:一名棕色皮肤的光头男子,对阵号称八臂的罗国男子!
  光头男子绰号:死神绞索!
  罗国男子除了八臂这个绰号,还有一个称号:屠杀器!
  两人一上场,沙哲目光了!
  这两人,恐怕是资深的九武!
  而且是实战经验丰富的武,属于九上这一层的武。
  两人打斗有点!
  棕色光头,喜欢上粘住罗国武,罗国武遇到贴身,就不停的砸挂,是砰、砰的声音,就听的现场观众热血沸腾!
  “真是拳拳到肉啊!任何一拳一脚落在普人身上,是非死即残吧!”
  沙哲放出双份神识,分在现场模拟对阵双方,他自己两个神识,一个插棕色光头身上,会着罗国男子凶狠凌厉的劈砍砸挂!
  一份神识插到罗国男子身上,会棕色秃头的缠、绞、勒、缚……
  身旁的米博和大碗哥被现场的热血搏斗,刺激的嗷嗷叫!
  沙哲却是一言不发,头冒热汗,目光变红炽!
  每一瞬间是分生死的瞬间,每个瞬间,沙哲在设自己如何应对,又在揣摩双方应对的方……
  ……
  终,八臂罗国男,以一条腿被废的价,换掉了光头男的双臂,惨胜!
  沙哲内心庆幸,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初入九的武,个九军官的气、力、血融的还比较生涩!
  以,才会被沙哲突袭一拳,一拳打散胸口的气,导致他一口气缓不上来…
  结,被沙哲的连续出拳,打的毫无还手力!
  若是沙哲的一拳打在台上两名武身上,断不会出现气泄力散的局面!恐怕,他眨眼就会被这两人杀!
  为,这两个人已经练到了气聚力凝,气尽力不散的境地!
  沙哲不再憧憬修炼到高的境地了……
  为即便是同境界的武,战斗力也有差地!
  他决自己的境界,每走一步,要让自己的战斗力同步进!
  ……
  “沙哲,不准备回吗?这里可以坐船到我们国,也可以坐飞回……”
  大碗哥奇的问。
  米博说:“我也不太着急走,里给的钱一点没花,还跟着老沙赚了几十万!
  我,既来了!码要这里的风土人,会一子再说吧!”
  大碗哥鄙视的了米博一眼,说:“我也陪们在这里待几吧!我在这边也可以开播,介绍当地的风土人,可惜艳舞不播!”
  ……
  “早啊,勃哥!艳舞、做花按摩…
  这样的消耗,练什也不顶用啊!”大碗哥一边跟着米博练强肾固操,一边吐槽他!
  “老万,请几个艳舞女郎当播嘉宾,不近播收入怎样,有没有涨啊?”米博奇的问!
  “当涨了!人是跳舞的!可扮清纯来,简绝了!播间的几个大哥,为了当榜一几乎快打了来!
  可惜啊!景不长!
  这几个妖艳贱货,到我挣钱早就眼红了,们自己偷偷摸摸的开播不说,还我的几个榜上大哥拐走了!”
  大碗哥痛心疾首的在里抱怨!
  “沙哲有毛病吧!锻炼完,就跑地广场上面一坐一,会不是他在哪里邂逅了什美女,着再艳遇呢?”
  大碗哥偷偷的八卦沙哲…
  米博瞪了他一眼说:“有点节操不,老沙是我们财神!有这再背,嚼财神舌根子的?”
  大碗哥连忙做了哥忏悔手势!
  …
  米博和大碗哥,近在这里纸醉金迷…
  除了他们身虚了点,钱包而鼓了来!
  初几,他俩勾肩搭背的艳舞,泡温泉、花按摩,觉口袋扁来了,就了赌场,初几晚每输的悔恨不已!
  突有一,大碗哥在注时说:“沙哲小子是气运子,要不我们每押大小,问问他的见?”
  米博像白痴一样着他,骂:“十年,到狗身上了!
  还气运子?
  沙哲买饮,中再来一瓶数,没我!”
  说完,米博叹了口气,着:“不过,死马当成马医吧!
  我们以输了,自怨自弃!
  现在注问了沙哲,输了就可以怪沙哲运气不,关我们什!”
  “兄弟,见,我打电话问他!”大碗哥说打就打!
  米博着大碗哥问:“沙哲怎说?”
  大碗哥:“逼王说:注十秒告诉我们选什,他还不让我们投入金额超过一万,一桌买!”
  米博:“卧槽!说他是逼王,他还拿捏上了,怎办?”
  大碗哥:“我觉沙哲说的有!
  沙哲说他人不在我们身边,他的运过手传过来,维持10秒…
  以,我们还是先听他的吧!”
  两人走投无,决信沙哲!
  结,从以,他们每晚的胜率达到八成以上!
  两人着沙哲供来了!
  唯一遗憾的是:每当他们当晚差不赢够十万筹码的时候,沙哲就不给他们预测了……
  …
  沙哲除了打发一逛赌场挣嫖资的两个伙;
  余时间,他在用神识观察地底训练室里的黑拳拳手……
  每晚的比赛,沙哲场场必,每没一场比赛,沙哲彷佛经历了两场生死大战;
  每晚个场,沙哲就花钱买点翡翠,补充过消耗的神识……
  沙哲除了如饥似渴的吸收实战经验,他还不断插眼,观察的拳手们的训练方,借鉴到自己的身锤炼方上!
  黑拳手的训练方,不够科学,不够健全!
  也有他们独到处!这拳手训练大的弊端就是:他们训练的方,是以透支身潜为价的!
  不过,这地拳手们,也不在!为了在一场比赛中来,任何快速获力的训练方,他们来不拒!
  沙哲开内视,细细观察身的锤炼况,再过两个月,应该进入九了!
  沙哲分析自身的实力,应该是业余一上的水准!自己的实战经验,恐怕超过八九的武……
  沙哲的神识附身,确实有让他有身临境的感觉……
  是,又不敢确:自己这方获的实战经验,倒底有大的水分!
  身未曾锤炼完,力上和抗击打力上远不如九武。
  自己靠着神识,在敏锐和预判上远超他武。
  过神识,精准的掌控身,单论身掌控技巧,恐怕不弱于八!
  目大的短板是,沙哲现在还没有掌握杀伐强劲的招……
  突,沙哲心中一个念头,如魔鬼般生,再也遏不住了!
  ……
  “什?要打黑拳!疯啦!!!”大碗哥惊讶!
  “不行!坚决不行!我马上给叔叔打电话,还要给陈琪打电话!”米博态坚决的止!
  大碗哥静来了,问:“为什呀?不差钱!若是找刺激,高实战,完全可以规拳馆啊!
  里的拳手,虽也可打伤,他们终究是有底线,有分寸的!
  而黑拳,就是冲着要的!”
  沙哲不说话,他怕开口了,自己就不了这个决心了!
  米博见劝说无,他灵一动,说:“沙哲,才是刚触武学的小萌,不要这固执,应该听听大的见!
  若觉我们是行人,给不了见!可以问师父啊,师傅的话,总该听吧!
  沙哲确实还有不少困惑,他决问问孙老头的见.
  “喂!臭小子,怎给我打电话了?
  现在勉强算是我的围弟子,不要过的占用老头子的时间,有屁快放!”孙老头傲娇又拿捏的了电话。
  “孙老头,说我要和人比武,需要注什呀?
  我比,却不自己顾虑什?”
  沙哲有茫的说。
  沙哲觉他不是害怕,而是缺少某东西,他自己要从擂台上印证什,却不上擂台,他还缺什?
  “比个屁!成为武了再说!
  问我上擂台注什?
  老头子告诉,真的武,眼中没有擂台!
  当决用武力时,身处的地方就是战场!
  战场中的武,要自己当成神、当成魔!
  一切阻挡神魔的东西,将神魔被打碎,阻挡神魔的人倒时,面无有阻碍时,神魔才会变成人!
  记住,神魔无,不伤人则伤已!
  了,这境界太高远,是我传给内门弟子的东西,努力吧,现在还没有旁听的资格!”
  孙老头墨迹了几句,就傲娇的挂了电话。
  “当我决用武力时,我就是神魔……神魔无!一切阻碍不在时,神魔才会变成人……”
  沙哲喃喃自语着……
  “是了,我我上台犹豫什了…
  为我心中还有不忍,不忍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生死搏…
  心中还有怜悯,人才会有怜悯和同;
  神魔是杀戮工具,当杀戮时就一往无,当怜悯时,就做回人……
  孙老头是高人,一语点醒我!”
  “大碗哥,当我经纪人,勃哥,就当个扔白毛巾的教练,我们找地拳场的人聊聊……”
  ……
  地广场,大河俱乐,经室。
  “小伙子是武?”
  经峻奥打着沙哲问。
  沙哲摇摇头。
  “是某高武组织的门内弟子?”
  沙哲了,自己才是围弟子身份,应该不算门内弟子,以又摇了摇头!
  峻奥笑了,说:“来小伙是缺钱了!
  这样吧,留训练半年,到时候根据的现,司给安排比赛!”
  沙哲摇摇头:“经,我有个议,先听一:我自掏腰包一百万压我自己赢,司可以给我安排比赛吗?”
  峻奥神色稍微严肃了点,笑:“说的不会是白国的纸币吧!?”
  沙哲丢出个小黄鱼,说:“这东西在我国不低于20万,这个抵押100万,可以吧!”
  峻奥抚摸了一小黄鱼说:“我们的拳手出场费是30万步,虽拿钱压了注,我却不会给出场费……”。
  沙哲为一愣神,说:“可以!”
  峻奥哈哈大笑:“成交!这两我们先做一预热宣传,就可以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