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想插眼呀 > 第19章猛虎扑幼鹿

第19章猛虎扑幼鹿


  “脖子,这个!不,哲少现在有多厉害!”沙哲双手背负在后的说。
  米博哼:“厉害个屁!打架的时候,哪不是我上?”
  沙哲无法辩驳,说:“这两,练练扔白手绢,怎才能裁判一时间发现!对了,擂台上没有裁判!”
  米博哼:“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到时候我多带几条白色内库,肯定能洒满擂台!”
  这两,米博和大碗哥没心到处浪了,安心后勤工作。
  他们对地下广场的黑拳比赛了一个统计,均每场战死12.3人,残14.1,半年以上伤的概率59.8……
  两人实在无法理,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不该享受人生吗?为执着于打生打死呢?
  ……
  晚上,地下广场,灯绚丽。人山人海……
  广场中的条幅上写着:“神秘少年对决十八场不败的噩虎!”
  “非武与杀戮的逢”
  “鲜美食物与血盆大口的交锋”
  “卧槽!这条幅太过分了吧!”
  沙哲已经调整的心态,这个条幅瞬间破功,血压上涌!
  米博砸砸嘴:“话虽难听,不过比喻的倒是贴切!”
  大碗哥:“是气运之子,可以无视这……”
  ……
  晚上八点,大铁笼。
  沙哲穿了传统武服,站在笼子中打着笼中的环境,着地面上像铁锈般的污痕,似乎闻到了血腥味……
  身旁的主持人慷慨激昂的调动气氛,沙哲时的心境却是出奇的安静…
  像没有什,能打乱他的心境,他对着目露凶恶之色对手,温和一笑。
  开战之,有三分钟的垃圾话时间,这是调动比赛绪的关键一环;
  比赛方虽不会更改参赛的发言,却可以入一技巧的运用…
  比如,时沙哲声音,变得有点可爱稚嫩,就像一质问老虎为什要杀的小鹿!
  对面绰号噩虎的家伙,他的声音比赛方调的凶恶嗜血,极大的点燃了观众的负面绪,引导观众暴戾、嗜血的一面……
  米博和大碗哥听到沙哲稚嫩的童音,面面觑!
  这主办方,也太下作了吧!
  大碗哥一边口诛笔伐,一边拿出手录了起来;米博一,也赶紧录……
  噩虎:“小子,不适这个地方!身上没有杀心,没有杀,没有斗志,不喜欢血的味,这里会成为终生的噩梦,许不会有以后了!”
  沙哲静以对,他确实没杀,没杀心,温和淡的也不出斗志。
  沙哲沉默了一会,淡淡:“爱缘起,恨生,恨则生杀心,现在,我对恨不起来……”
  噩虎:“哈哈哈哈!
  蠢货!
  杀何必恨?虎杀羊时不需恨,为是食物!
  我杀也无需恨,为是我众多比赛的一调剂罢了!”
  沙哲点点头,说:“有理!受教了!”
  噩虎勃大怒:“妈的!我让装!老子要生撕了!!!”
  随着这一声怒吼,比赛的锣声响起!
  噩虎,真如猛虎般扑沙哲……
  沙哲犹如逃生的小鹿一样,在老虎的扑击下,左蹦又跳!
  虽,噩虎未攻击到沙哲,可沙哲险环生的处境,激起了观众的绪;
  他们迫不待地小鹿丧生在老虎口中!
  大碗哥拿着录像器的手,一在发抖!
  米博攥紧手中的白裤衩,快攥紧出汗了!
  为什拿白裤衩?
  不是米博喜欢恶搞!为米博觉得,观众到白裤衩会起哄的,这样何人不会轻易无视,更能吸引注,也就更容易救下沙哲……
  沙哲似险环生,是为他还没有修习步法,能以自己的方笨拙的挪动……
  噩虎的招毒辣,攻击力足,现在若挨上一下,以沙哲现在的格来,怕是能认输了!
  沙哲曾观过噩虎几的比赛,噩虎的攻击方,说攻击的思维,沙哲能握一;
  他比赛的时候,也以对手视觉感受过噩虎的威力…
  目,的应对,就是消耗……
  的选手用这一策略,能中噩虎下怀!
  为,没人能在噩虎的猛攻下,到完全躲闪开要害!
  沙哲噩虎逼迫的步子,出现了几轻微失误!
  他不得已格挡了几下,便是拨挡,却也犹如铁棒击了几下,烫痛!
  忍着痛躲避了一会,沙哲发现一个规律:噩虎连出三拳后,会有一微微的调息,也就是他旧力尽,力未生的时刻;
  这个会,就算告诉人,人也无法握!
  为,旁人无法判断出噩虎是不是出的三个拳,是实拳……
  沙哲的神识,可以准确握到拳头的虚实,他握住这个时,就冲上一阵猛打!
  这让噩虎感觉憋屈,就像一大口水,刚咽到嗓子眼;恰在这时,有人突给了他一巴掌,憋闷的难受!
  沙哲的击,就像老虎扑击小鹿时,脚扑空趴落在地上的空挡,小鹿在鼻子上踢了一脚!
  观众着弱小的击得势,一起痛骂噩虎起来,恨不得亲自上场小鹿撕碎!
  观众中有个人,着沙哲的样子,拍了拍身旁的人,说:“力支,台上小子,像不像干掉六爷的三个人中的一个?”
  力支仔细一打,是!
  ……
  噩虎有羞恼,虽逮住会和沙哲碰撞几,这小子却滑不溜手,吃点小亏就撤!
  噩虎和沙哲贴身时,攻击猛,望着能有一击击打中就!
  不,仅有的几攻击,是擦住了沙哲身的边!
  噩虎气力消耗大,沙哲的精神力消耗也大!
  用神识和激战时用神识消耗不同;
  现在巨大的精神消耗,让沙哲有点睡觉!
  噩虎暗运气力,他要来一大爆发,不断的调整步法,沙哲限在了一个区域!
  沙哲内心起了警兆,终究是要面对面对决的!!!
  噩虎酝酿一击的时候,沙哲也的一击的准备!
  噩虎他限在了一个角落,却仍有腾挪的空间;
  沙哲会在噩虎发起攻击时候,寻到一个弱的受力点;
  沙哲再全力调动神识……
  噩虎的气势,已经调动到高了,猛虎下山之势已成!
  沙哲见识过噩虎私下里练习这一招,这是二连击的招;
  面是猛虎击,后面是黑熊靠!
  “饿虎扑食!”噩虎的扑击之后,紧跟着“巨熊撞山!”
  饿虎扑击沙哲的封死,巨熊撞山让沙哲避无可避!
  沙哲白这一招越退,撞上后的威力越大!
  的应对方,就是在噩虎刚发动时,贴上硬悍!
  “千钧云手!”
  沙哲竖起一手臂硬顶黑熊靠,另一蓄势已久的手,挥拳击打噩虎的头部!
  噩虎避无可避,他也不愿弃这一良,躲避!
  他早就试出了沙哲的力,这一拳他受的住!
  “砰砰”!两声闷响,沙哲撞飞,倒地吐了一大口血!
  噩虎踉跄着步子沙哲走来,米博赶紧扔白裤衩,裤衩还没出手,噩虎轰倒地!!!
  擂台上,两人躺在地上,裁判和主持人赶紧进来!
  裁判上摸了摸噩虎,垂下头摇了摇!
  结局太了!
  就像猛虎威风凌凌的撞小鹿,小鹿无可逃之下,也对冲了上来…
  结:“小鹿的蹄子插进了老虎的眼睛了,虎死了,小鹿又站了起来……”
  观众全轰动了!!!
  大骂声,喧嚣声、呼叫声、庆祝声……
  主持人宣布了沙哲的胜!
  沙哲慢慢起身,心有不静的着倒地的噩虎!
  刻,他白了武之争,悬一线时,能的有全力出手!
  刻,沙哲从神魔心境退了人的状态;
  沙哲有颓的走下了擂台,无悲无喜,就是有点空虚,又有所得!
  米博赶紧上扶住沙哲,三人匆匆离!
  力支沙哲的背影,嘴唇发干,说:“我们就当没见过他吧!这小子太邪门!”
  ……
  “沙哲,打了,我们吧!”米博有担心的劝着沙哲。
  沙哲笑:“!打一场就是验证我内心的一法,现在不需要了!”
  “大碗哥,我们古上大学,下来有什安排?”沙哲问。
  大碗哥像早就了,说:“我当要跟着,是气运之子!”
  着他说:“我赌石快倾家荡产了,跟着混了半个月,我现在三多万了,哈哈哈哈!”
  米博老万,问:“不是还是一多万吗?”。
  米博突醒悟,这货全副身家压在了沙哲身上!
  沙哲:“我们坐船到羊城,后汇陈琪!一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