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三章 必须要拿出证据了

第三章 必须要拿出证据了


  山涧溪流冲刷着圆石缓缓流淌,雀儿透过树叶的缝隙,好奇的打量着林间结伴而行的一男一女。
  “终于离开宗门了,这就是外面的世界!”
  雪晴早已换下霓裳羽衣,穿着浅蓝薄裙,放开双臂拥抱天地,贪婪的呼吸着山间的空气。
  她自从幼年上山入宗,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宗门,对于外界的好奇与渴望非常强烈。
  虽说此次下山有长辈相随,而且师门长辈们与大师兄道别又多拖延了半天时间……
  可这些并不影响雪晴激动的心情!
  白隐能理解她的想法,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句。
  “雪晴,这里还属于宗门的地界,只有过了前面的镇子,才算是外面的世界。”
  “咳!”
  雪晴的满腔感慨与激动一下被打断,若无其事的站好,拍了拍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问道。
  “对了大师兄,我们这次下山,要先去哪里啊?”
  “清河镇。”
  “清河镇?那是什么地方,大师兄的故乡吗?”
  雪晴有些好奇。
  以己度人,她离开山门想去的第一个地方,便是入宗前的凡尘家庭,想去看看生父生母过得如何了。
  不过,大师兄一百余年不曾下山,故乡早已物是人非了吧。
  想到这里,雪晴忽的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只是这种情绪再次大师兄无情打断。
  “不是,就是一个普通镇子。”白隐说道。
  至少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小镇。
  玩家降临、版本开启的具体时间,白隐已经通过九华宗宴请同道的时间确定了。
  只有等到七日后,玩家降临,这个平凡小镇才会变得不平凡起来——
  假如玩家真的如期而至的话。
  雪晴在旁边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白隐解释为什么要去一个普通镇子。
  可是谁叫大师兄是长辈呢。
  作为没什么话语权的小师妹,纵然满腔疑惑,雪晴也只能听大师兄的安排。
  这就是她不愿意与长辈同行的原因。
  按照雪晴的计划,她下山后应该直奔故乡的才对!
  见雪晴将失落写在了脸上,白隐补充了一句。
  “从清河镇离开后,行程就由你来安排吧。”
  “好!”
  雪晴脸上的失落一扫而空,瞬间精神了起来。
  “那我们赶紧出发吧!”
  说着,雪晴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把纸扇,注入灵力。
  只见扇面上那栩栩如生的画中仙鹤展了展翅膀,从扇面一跃而出,走入了现实!
  云台仙鹤扇,这个由大师兄赠送给雪晴的礼物,比她想象中还要好用。
  不仅只需要少量灵力注入,便可以长时间维持仙鹤存在。
  召唤出的仙鹤不仅外表高雅美丽,可当坐骑,可以战斗,还与召唤者心意相通,可以共享视觉、听觉……
  上手才半天,雪晴已经爱不释手。
  此刻召唤出来,打算乘坐仙鹤飞往清河镇。
  嗯,虽然雪晴已经达到了筑基期,可以御器飞行,但是灵力消耗跟维持仙鹤坐骑比起来大了许多,速度与灵活性也远远不如。
  雪晴轻轻一跃,侧坐在仙鹤背上,期待的看着白隐。
  “大师兄,我们往哪个方向去?”
  “停,你这是做什么?”
  看着雪晴的动作,白隐却是眉头一皱。
  “赶路啊,这个仙鹤的飞行的速度很快的,我先前稍微尝试了一下,召唤出的筑基仙鹤,速度大约能日行五千里……”
  雪晴抚摸仙鹤的羽冠道。
  “不是速度的问题,而是飞行,飞行!”
  白隐严肃的说道。
  “平时在宗门我是怎么叮嘱你们的?”
  “在外游历,飞行赶路永远是下下之选!”
  “首先,飞行赶路太过招摇,会吸引到大量的注意……妖魔、邪修、不怀好意的敌对势力,都有可能因此注意到你!”
  “其次,飞行赶路无外乎两种方式,坐骑与御器。”
  “乘坐太差的坐骑与法宝,速度差强人意,被发现的几率大大提升,平添不必要的风险。”
  “太好的坐骑与法宝,速度是快了,隐秘性也足,却容易落入有心人眼里,届时来杀人夺宝的,都是强者!”
  “无论那种情况,免不了一番大战,或是落入陷阱,最后力竭战死……”
  “所以,最好的方式是隐藏气息,伪装成凡人赶路。”
  “这样就算被敌人发现,也顶多是三两只小喽啰,随手可以打发并抹去一切痕迹迅速离去,慢是慢了点,安全度却最高。”
  至于传送阵法,虽然是最安全的选择,外出历练的时候却很难用到。
  雪晴坐在仙鹤上,听着大师兄长篇大论的教导……
  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大师兄真的有病啊!
  修仙界那么和平,哪来的那么多杀人夺宝,妖魔邪修?
  据说上次出现杀人修炼的魔道修士,已经是几百年前,一出现就被正道修士们斩妖除魔,早已凉透了。
  更别说附近的一些宗门互相关系极好,门下弟子怎会为了一两个坐骑法宝反目成仇,杀人夺宝?
  怪不得听说自己此次下山历练,要跟大师兄结伴而行后,师兄师姐们一副“你多保重”的表情。
  原来师兄师姐们早就已经料到了这种结果!
  也对,大师兄平时就是这种性格,哪怕不出山也要多加叮嘱。
  真的离开山门后,怎么可能正常起来呢?
  白隐说完,看着雪晴一副魂不守舍,神游物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模样,便知道自己一番话又没有被小师妹当回事。
  可是,这些确实是白隐曾经身为顶级玩家的经验。
  每一条经验,都可能付出了不止一次生命……玩家能复活。
  如果一直不把自己的教诲当回事,等到动荡来临,这些师弟师妹必然要受到血的教训!
  大家都不是玩家,只有一条命。
  经历教训所付出的学费,很有可能是无法承受的。
  这些师弟师妹,都是白隐百余年来从小照看到大的,感情深厚。
  眼见动荡即将来临,白隐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小师妹步入歧途。
  “雪晴,你觉得师兄说的没有道理,这些话都是被迫害妄想症的幻想……”
  “你认为师兄曾经说过的,随便一个小镇底下,就有可能封印着千百年前的妖魔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存在,对吧?”
  白隐认真问道。
  雪晴快速点头,表示肯定。
  是的没错。
  大师兄,不光是我这么认为,全宗门上下都是这么认为的啊!
  这话雪晴藏在心里,防止大师兄恼羞成怒。
  白隐叹了口气。
  “既然这样,那我就带你去亲眼见识一下,千年前被封印起来的魔吧。”
  雪晴快速点头,动作忽然一停,瞪大了眼球。
  “嗯……诶?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