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四章 叠甲,过!

第四章 叠甲,过!


  凌云域,清河镇。
  镇子得名于一条十丈宽的清河,板瓦单檐悬山顶的楼屋坐落在河边,青石路堆砌的道路被踩得光滑透亮。
  无论是那碧波荡漾的河水,还是人影错落的镇子,亦或者茶楼衣带风尘的说书人,都是如此寻常。
  雪晴眼神中带着狐疑,打量着这个小镇。
  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看上去如此平凡,没有一丝特别之处的镇子,在大师兄的口中,竟然封印了一头千百年前的妖魔!
  那可是妖魔!
  传说中吃心掏肺,杀人如麻的妖魔,被封印在这片土地下。
  只是想一想,就令雪晴有一种脊背发凉的刺激感。
  这种新奇的刺激感,到了现实里,变成了啰嗦的话语。
  “大师兄,真的有妖魔吗?”
  “为什么要把妖魔封印起来而不是直接杀掉啊。”
  “妖魔被封印了,应该出不来吧。”
  “如果能出来,也不会被封印了一千多年了……”
  从进入清河镇开始,雪晴就紧张的跟在白隐身后,手里攥着白衣的袖角,左顾右盼。
  似乎下一秒,就会从角落里跳出来一只妖魔,大吼一声把她吓晕过去。
  对于雪晴的警惕,白隐很满意。
  但不够。
  “会出来的。”白隐说道。
  “雪晴,你要记住一件事——封印永远是不靠谱的,所谓再强大的封印,在岁月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
  放在以前,大师兄的叮嘱,雪晴可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现在……
  则开始记笔记,大师兄的叮嘱+1。
  雪晴曾经不在意,完全是因为师兄师姐们都告诉她,大师兄说的都是假的,他们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妖魔邪修。
  但是,如果大师兄证明了自己话语的真实性……
  雪晴以后将成为大师兄的忠实拥趸,保证把大师兄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明明白白!
  况且大师兄从未离开山门,如何知道哪里封印了妖魔,哪里潜藏着阴谋?
  在年幼的小师妹眼里,大师兄身上满是谜团。
  “大师兄,既然封印不靠谱,为什么还要封印呢?”雪晴好奇道。
  “因为不够强。”
  白隐解释道:“魔是一种很难杀死的存在,如果没有一定程度的力量,或是针对性的技巧,就只能将其击溃而无法杀死。”
  “曾经将魔封印的人,便是因为不够强,所以只能选择封印。”
  对于清河镇的魔,白隐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里是玩家的一处新手城镇,被封印的魔,便是新手城镇的隐藏任务与剧情之一。
  白隐当初就是在清河镇度过了自己的新手时期,经历过这个隐藏任务。
  玩家先是在茶楼听到说书人讲述清河镇曾经的故事,得到了部分线索,随后通过挖掘剧情,展开了一条繁长的任务链。
  任务链的尽头,几名玩家破开了封印,释放了“魔”。
  结果,虚弱的魔为了快速恢复实力,选择大开杀戒,方圆百里被屠戮一空,最后销声匿迹悄然离去……
  那几名玩家的最终奖励,便是被转化成了半魔族。
  具体流程,白隐如此清楚。
  是因为当初他被那头魔杀了十次,杀到玩家的重生能力冷却,游戏时间一周内无法登陆,强制退出,愤然上论坛吐槽这段剧情。
  事实上,后来经过论坛玩家们的剧情还原,这段剧情应该还有别的解法,中间变更几个环节,结局或许会截然不同。
  只可惜,《登仙》是一个无比真实的世界。
  大部分任务都是独立且唯一的,已经完成过的剧情不可能重新再来。
  清河镇的消失成了玩家们的第一课,也成了许多玩家的遗憾。
  正是有这段经历,白隐才会提醒师弟师妹……
  外出游历的时候小心谨慎,指不定哪里就会有愣头青释放出了被封印了千年的老怪物。
  如果因为这种事死掉……
  人生是无法重来的。
  “到了。”
  清河镇中央一颗四五人合抱粗细,树冠极大,上边挂着许多祈福布条的老榕树前,白隐顿足停步。
  身后的雪晴立即停了下来,警惕的左顾右盼。
  “已经到地方了?大师兄,妖魔呢?”
  “我们这里是阵眼所在,封印之地就在我们脚下。”
  白隐轻轻跺了跺脚。
  下一刻,光阴流转!
  雪晴只感到些微晕眩,眼前便从阳光明亮的河边小镇,变成了黑暗、空洞、潮湿、腥臭的空间。
  “大大大大师兄,这里是哪里!”雪晴差点咬到舌尖。
  “这里就是封印内部,清河镇的那头魔就被封印在了这里。”白隐回答道。
  “封印内部?”
  雪晴只感觉到眼前发黑,大脑眩晕。
  “大师兄,我们就这样直接进到封印内部?那我们怎么出去啊!”
  白隐没有回答。
  另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这片空间。
  一个嘶哑、痛苦、狂虐,充满负面情绪的声音。
  “好香的味道……这是,人类?”
  雪晴只是眨了眨眼。
  可怖且瘦削的黑红色人形存在凭空出现在了面前,完全看不到出现的轨迹。
  这是一个外表瘦削的人形异怪,只剩下骷髅的骨架上蒙着一层红黑色的皮,空洞的双眼燃烧着摄人心魄的火焰。
  它那猛兽般尖锐的利爪抓了过来,却被一层莹白的光盾稳稳挡住。
  被白隐特意漏过的暴虐气息,穿过灵力形成的护盾直冲雪晴,使她脸色煞白,大脑空白。
  没有直接昏过去,已经让白隐刮目相看了。
  “灵力盾?啐,原来是两个人类修士……”
  荒魔啐了一口,露出几排野兽般的利齿。
  “不管了,我已经饥饿了一千两百年……无论你们是谁,先帮我填填肚子吧……”
  下一刻,荒魔的双手燃起赤炎,向下压去!
  那一层薄弱的灵力盾晃了晃,无声的破碎。
  然而,当灵力盾破碎,下面赫然又是一层一模一样的护盾。
  “多层防御结构?几千年前就看腻了的手段……给我破!”
  护盾破碎。
  “还有一层?再破!”
  护盾破碎。
  “还有?再来!”
  护盾破碎。
  “艹!”
  ……
  当雪晴从荒魔暴虐的气息下回过神来。
  只看到眼前的大师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瓜子,正在边嗑边看。
  面前那个丑陋瘦削的荒魔气急败坏的疯狂乱抓,一层层光芒不断破碎,化作的白色碎屑几乎将空气充满。
  荒魔的愤怒咆哮充斥着整个空间。
  这场面令雪晴有些茫然。
  “大师兄,这……”
  “我在等……”
  白隐刚一开口,就被荒魔愤怒的咆哮打断。
  “我已经打破了三百二十层了,你这护盾到底有多少层,有完没完!”
  打破了三百二十层的灵力护盾?
  荒魔的话,令雪晴反应了过来。
  显然,大师兄带她下来看妖魔是有所准备的。
  刚刚自己失神的片刻,这个妖魔已经击碎了大师兄三百多层的灵力盾了……
  这听起来是宗门独有的灵盾法,通过构建多层灵力护盾结构,来抵挡超过护盾能力上限的单次攻击!
  雪晴自己的灵力盾只有十层。
  据说掌门构建了两百多层,可以凭借不到渡劫的修为,抵挡渡劫期修士全力一击。
  大师兄不声不响,已经完成了超过三百层的灵力护盾?
  雪晴顿感佩服。
  这种令人非常有安全感的护盾,果然是大师兄的风格!
  不过,既然妖魔已经打破了三百二十层,灵力护盾也快该被击破了吧。
  雪晴运转法门,透过大师兄的肩膀看去。
  只见薄薄一层灵力盾,内部却拥有无比巧妙的结构,层层叠叠的护盾组合在了一起。
  “……”
  雪晴揉了揉眼睛,运转法门,透过大师兄的肩膀看去。
  “大师兄!”
  “怎么了。”
  “你这灵力盾有一万多层?!”
  白隐还没说话。
  努力打破了三百二十三层的荒魔先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