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十三章 大师兄实在太过谨慎

第十三章 大师兄实在太过谨慎


  雪晴幼年离家时,已经是懵懂记事的年龄。
  在她的印象里,永山城生活着一头灵兽白鹿,是永山城的祥瑞象征,受到城中居民的敬爱。
  可如今灵气异变,本代表祥瑞的灵兽多半狂暴化凶。
  当灵兽在人群密集的城中忽然狂暴,化作凶兽,那种场面会有多么恐怖?
  这正是灵兽化凶的劫难所在。
  以往的修仙界安静祥和,天地灵兽与人类和平共处的场面随处可见。
  修仙宗门有灵兽镇守,凡人城市也经常会有灵兽作为祥瑞象征,小镇与灵兽互为邻居的情况更是数不胜数。
  当这些灵兽化作凶兽……
  修仙宗门有修仙者,顶多手忙脚乱一阵,还是能轻松压下凶兽带来的混乱。
  但是,凡人呢?
  在狂暴的凶兽面前只有引颈受戮的份。
  1.0版本初期,修仙界的凡人城市受到极大重创,原有的秩序被当场击溃。
  至于永山城……
  白隐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这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单纯没有印象,修仙界何其广袤,白隐不可能知道每一个凡人城镇的名字与对应的事件。
  另一种,则是永山城已经毁灭在了1.0版本初期,而那时候白隐还在清水镇刷任务,自然不可能听说这个名字。
  雪晴意识到自己的故乡可能身处险境,心急如焚。
  恨不得直接赶到永山城确认情况。
  见到她如此急迫的样子,白隐拿出了两张黄纸。
  “缩地符,激发后一定时间内获得缩地成寸的能力。”
  “雪晴,你来带路,我们尽快赶到永山城。”
  虽然白隐认为,灵气狂暴已经持续半天时间了,如果永山城的灵兽变成了凶兽,恐怕早已生灵涂炭。
  不可能等到自己二人过去,还能刚刚好救场……
  不过小师妹的血脉亲人在永山城,白隐不会将这些话说出来。
  雪晴急忙拿过符箓激活。
  缩地成寸,一步百米,两人的速度提升了何止百倍。
  在山林间快速奔行,几十分钟的时间,便抵达了几千里之外永山城!
  永山城得名于一座名为永山的山峦。
  城市依山而建,城中有一半的建筑都建在了山坡上,被树木簇拥,倒是颇有一番味道。
  白隐与雪晴赶到城外时,却发现永山城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生灵涂炭。
  恰恰相反,城门处商人旅客自由出入,行人守卫谈笑自然,一切都如此寻常。
  见到永山城安然无恙,雪晴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长舒一口气,她正打算迈步进入城里,却被白隐一把拉住。
  “大师兄?”
  雪晴扭过头,却发现白隐眉头紧皱。
  “先别急着进城,有些不太对劲……”
  “先前师兄我说‘世间灵兽大半化作凶兽’,其实只是保守的说法。”
  “事实上,世上九成九的灵兽在这一天都化作了凶兽,几乎让灵兽这个种类成了历史背景……”
  “为什么面前的永山城会安然无恙?”
  听到白隐的话,雪晴忍不住说道。
  “说不定是灵兽白鹿没在城里,刚好离开去其它地方了……”
  “或是在我离家的十年里,它干脆直接离开,不在永山城居住了也说不定。”
  白隐摇了摇头。
  “任何时候,不要将异常情况当做巧合。”
  雪晴只看到白隐说着,从储物袋里拿出了龟甲、罗盘、符箓……
  怎么还有凡人神棍算命用的铜钱啊!
  全套装备平铺在地,只可惜附近没有盥洗室,推衍准确率起码要下降三成。
  白隐催动灵气。
  “先确定城内是否有灵兽凶兽的存在……”
  “结果排除,永山城内已经没有了灵兽凶兽的气息。”
  “并不排除灵兽凶兽已经被解决了的情况。”
  “那么城内是否有修士的存在?”
  “结果排除,永山城里只有普通人,没有任何一个修士。”
  “不排除修士解决凶兽后直接离开的情况……”
  雪晴在一旁看着大师兄,用各种手段扫描、观察、推衍、卜算永山城的情况。
  几乎是面面俱到,将所有可能性计算了一遍!
  甚至就连周围的山川、大地、河流也包含在了其中……
  是否存在封印?
  是否有隐匿起来的洞府秘境?
  是否有隐匿气息、潜藏起来的魔修?
  城中是否存在埋伏,是否有暗地里布置好的阵法陷阱?
  大师兄真的好谨慎啊!
  雪晴对大师兄的钦佩之心愈发高涨。
  当推衍完成,等到白隐收回一地法宝,彻底了解永山城的情况,雪晴正欲开口。
  却只见白隐抖了抖储物袋,又掏出了第二套法宝来。
  白隐一边重新开始第一个步骤,一边说道。
  “推衍、卜算的答案并非是绝对的,可能会存在一些误差。”
  “这些误差会因为法宝、时间、地点的不同发生些许改变。”
  “通过改变条件,进行多次推算,可以将误差降低到最低,令结果更加准确。”
  雪晴恍然大悟,原来推衍占卜还有这种说法?
  虽然她并不会涉及这方面的道路,却从大师兄这种严谨的手段中学会了一些东西。
  灵植的培育同样存在差别。
  通过改变条件,多次试验,同样可以在灵植道上获得更多的信息!
  学到了,大师兄的叮嘱+1!
  耐心的等待白隐第二遍推衍卜算结束。
  雪晴带着钦佩之情,正打算说话。
  只见大师兄掏出了第三套法宝。
  “天地灵气的混乱也对结果有所影响,变得不那么准确,要多推算几次……”
  “……”
  雪晴稍稍有些沉默。
  直到大师兄掏出了第四、五、六、七、八、九、十套推衍用法宝……
  “?”
  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会时时刻刻准备这么多套推衍用的法宝啊?
  大师兄你也太过谨慎了吧!
  ……
  时间悄然流逝,斗转星移。
  次日清早,坐在落叶上依靠大树沉睡了一夜的雪晴被白隐唤醒,睫毛微颤,抖下几点露水。
  映入眼帘的是大师兄严肃的面孔。
  “经过一天的观察推衍,我已经对永山城的情况有了一点点的了解……里面是存在敌人与危险的。”
  亿点点?
  只要大师兄你想,永山城几个人在几时几分去了几次茅厕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了吧。
  只听大师兄继续道。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推衍只能用作参考,不能全盘按照卜算结果来进行……”
  “毕竟,谁也不知道永山城里是否有足以遮掩天机的阵法、法宝、天材地宝、异象……”
  大约是没有的,这种超规格的东西怎么可能遍地都是。
  雪晴觉得自己已经对大师兄有了一定的了解,可大师兄总能刷新她的认知。
  还好,在城外露宿一天,总算能进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