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十四章 我师兄是个卦修

第十四章 我师兄是个卦修


  白隐收起法宝,隐匿了身形。
  两人随旅人一起,悄无声息的走进了永山城。
  这种已经推衍了许多遍,仍然要小心谨慎的做法,对小师妹来说或许有些过分了。
  可对白隐来说……
  还不够!
  人被杀,就会死。
  充满危险的仙侠世界里,哪怕是可以看到数据、拥有系统面板、成长速度飞快的玩家想要一命通关,都异常困难……
  作为一个没有玩家面板,也没有系统金手指,只有一条命的普通人,想要平平安安的苟到后期……
  白隐再谨慎一些也不过分。
  大师兄小心谨慎的态度感染了雪晴。
  行走在人群中,她小声翼翼的说。
  “大师兄,你说永山城里存在危险与敌人……究竟是什么危险、什么敌人?”
  “古修洞府。”
  白隐同样小声说道。
  “永山城建立于一千五百二十七年前的夏日,原本只是一个山间小村,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发展成了城市……”
  “只是当初的那些村民不知道,这永山下,曾经有一个渡劫修士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洞府,并坐化于此。”
  “一日前,天地灵气的暴乱,让本就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虚弱的洞府外层阵法愈发脆弱。”
  “白鹿在灵气之乱下狂暴,还未来得及做些什么,就打破了阵法的一角,误入了古修洞府。”
  对于寿元悠长的修士来说,能被称作古修的,起码也是万载以前的修士。
  这也是1.0版本的常态。
  就像大雨带来的泥石流,会卷出曾经不为人知的古墓。
  灵气之乱使修仙界许多隐藏的洞府秘境外层阵法失效,展露在大众的面前。
  这些洞府秘境内部的灵石、灵药、法宝、材料等事物对现在的修士来说也算是宝物。
  至于功法秘籍,如果落入幸运的凡人手中。
  说不定也会造就出一个天命之子。
  对玩家来说……
  1.0版本更新:秘境副本开放,进入其中历练可获取对应等级的技能、装备、材料。
  大师兄,你还说你只了解了一点点!
  你明明连永山城什么时候、由什么人建立的,甚至连万载之前的古修洞府都挖掘出来了!
  雪晴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说道。
  “危险来自误入古修洞府的白鹿吗?”
  “哪怕是渡劫修士的洞府,可毕竟万载过去,再厉害的阵法力量也已经严重遗失……”
  “等到白鹿脱困,永山城的居民仍然处于危险当中!”
  “不,危险来自于洞府本身。”
  白隐否定了雪晴的猜测。
  “万载前的渡劫修士坐化于洞府当中,其神魂早已转世轮回不知道多少次了。”
  “可他生前的一丝魔念却留存在了遗蜕上,并在悠长的岁月中孕育出了神智。”
  “这一丝魔念继承了渡劫修士的肉身遗蜕,却无法修行,被困在洞府几千年。”
  “直到一日前,狂暴白鹿闯入洞府内部,并将阵法打破了一个缺口,让魔念见到了一丝脱困的契机。”
  “它已经击杀吞噬了白鹿,并试图通过那一丝缺口撕裂阵法,离开洞府来到外界……”
  “如果让它成功,它会血祭整个永山城,汲取活人精血魂魄,来塑造自己的魔魂,拥有真正的生命。”
  听到白隐的话。
  雪晴一脸震惊!
  她震惊的不是古修遗蜕,也不是古修魔念……
  而是大师兄对这一切的了解。
  昨日,大师兄甚至没有踏入永山城半步。
  仅仅是在城外算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卦。
  就已经前知一万载,将永山城、灵兽白鹿、乃至古修洞府中魔念遗蜕的来龙去脉发掘的一清二楚。
  不仅如此,就连魔念的想法,每一步的动作,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全部都掌握在了手中。
  这叫一点点?
  有了这些详尽的情报信息,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敌人玩弄在股掌之间,对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吧!
  这就是在推衍一道上走到极致,可以洞察天机,洞察未来的……
  卦修?
  花了十年时间修行到筑基的雪晴,有点想转职了。
  只可惜极道宗最忌三心二意,一旦选定一条道路,就要在这条道路上走到极致。
  雪晴也只能放弃跟着大师兄学算卦的诱人想法。
  不然,师尊估计会气的一掌拍死她这个逆徒。
  “雪晴,等会儿师兄我会进入洞府,将那渡劫修士的魔念遗蜕解决。”
  “你就在外面看顾好永山城的凡人,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可以传讯提醒我。”
  “明白了!”
  雪晴认真应道。
  事关她的家乡,雪晴立即打起精神,集中十万分的注意力,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云台仙鹤扇召唤出的仙鹤,也隐匿了身形,飞上高空巡视城市。
  安排好了这一切。
  白隐走过永山城的街道,走到那半边建立在山坡上的山城中,来到了一个高大的岩石雕像前。
  雕刻这块岩石的工匠手艺不错,将那头灵兽白鹿的温顺典雅描绘的栩栩如生,浑圆的鹿眸中带着些许灵气。
  只可惜,现如今这头灵鹿已经失去理智,并被击杀吞噬。
  那古修洞府,就坐落在这块岩石雕像的正下方。
  这并不是凑巧。
  修士会选择灵脉汇聚的地方建立洞府。
  灵兽也会选择灵脉汇聚的地方栖息。
  两者的位置重叠在了一起,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站在灵鹿雕像前,白隐顿足了片刻。
  下面的魔念遗蜕并不好对付。
  它占据的毕竟是一名渡劫修士的遗蜕,哪怕失去了浑身的灵力,仅凭被灵气淬炼过不知多少次的身躯,也足以超过许多金丹期的体修!
  加上遗留的锋锐古剑,以及它继承的战斗意识……
  远比许多金丹期修士还要难缠。
  白隐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筑基初期修士,想要越阶战胜这么一个敌人,不拿出一点底牌来,自然是不可能的。
  “是提升实力、还是拿出法宝、或是使用术法……”
  对于使用底牌,白隐并不排斥。
  积攒那么多底牌,就是为了面对不同的战况。
  他只是在思考,现在这个场景用什么底牌比较合适。
  “先提升一点修为吧。”
  “筑基期初期稍稍有些弱了,为了隐藏实力而拿出更多底牌的性价比,远不如提升一定实力的性价比高。”
  有了决定,只见白隐体内的灵力节节攀升!
  只是眨眼的时间,便提升到了……
  筑基巅峰!
  距离金丹期只有百步之遥!
  带着这股可怖的力量。
  白隐一伸手,撕裂了本就破碎不堪的无形结界,一步踏入了洞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