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十五章 晚辈一眼就看出来了

第十五章 晚辈一眼就看出来了


  洞府,是修士们为了提升修炼速度,寻找天地灵脉,在灵气最为充裕的节点建立的修行与住宿的场所。
  这种房产并非是高境界修士的特权。
  天地间大大小小的灵脉数不胜数,高境界修士通常只会选择灵气浓郁的大型灵脉作为洞府。
  那些灵气稀薄的小型灵脉,则成了低境界修士的选择。
  不过天地间的灵气并非一成不变的。
  正如江河改道、大地变迁、潮涨潮落等自然现象,天地灵气也会随着岁月流逝而起伏不定。
  这种起伏并非是忽然狂暴,而是潜移默化的改变。
  有些小型灵脉可能经过岁月洗礼,会变成大型灵脉,乃至洞天福地!
  某些洞天福地也可能在岁月的打磨下,退化成小型灵脉。
  眼前的渡劫洞府便是如此。
  白隐穿过的显然不是正经入口,从阵法的后门进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广袤的药园。
  药园中灵花异草数不胜数,年份就没有低于五千载的,其中更是有许多超过万载的灵药!
  只可惜,这些灵药多半是金丹期以下的低境界灵药。
  如果是要炼一炉渡劫仙药,这些灵药连辅材都算不上,只能充当边角料。
  显然,随着岁月的流逝。
  曾经起码是大型灵脉的渡劫洞府,早已退化成了小型灵脉。
  这片药园的失去了浓郁的灵气环境、内部阵法也逐渐失效,高境界的灵药全部枯死,只剩下了这些低境界的灵药。
  “还不错。”
  白隐扫视一圈药园。
  虽然没有了玩家面板,不过根据曾经的经验,以及现在的眼光来看。
  这些灵药虽然等级比较低,上万载的时光下来,起步都是橙色品质,价值不菲!
  哪怕白隐用不上。
  作为赠送给师弟师妹们的礼物、给玩家的任务奖励、甚至拿去售卖交易都是一笔不错的灵石收入。
  而这药园的灵药,连渡劫洞府内部财富的沧海一粟都算不上!
  事实上,灵气之乱中,不少幸运儿因为继承了洞府遗产而一夜暴富。
  这未必是件好事。
  徒然暴富,却没有相匹配的实力。
  在秩序日益崩坏的修仙界里,反而容易引来杀身之祸。
  不过,白隐并没有被这一点财富蒙蔽双目。
  渡劫洞府本身存在危险。
  有防护阵法、有傀儡侍从。
  更别说眼前的渡劫洞府里,还有一具渡劫修士的魔念遗蜕。
  “啪,啪,啪。”
  白隐谨慎的从药园中穿行。
  走到一半,便听到些许掌声在远处响起。
  目光注视过去,只见一名身穿儒衫,头戴纶巾,面白如玉的儒雅中年人走入药园,面带微笑。
  “不曾想万载过去,还能见到这样在财富面前保持本心,不被动摇的俊秀后辈。”
  见到这儒雅中年人,白隐很自然的流露出警惕之色。
  “阁下是……”
  儒雅中年人恍然所悟,摇头轻笑道。
  “瞧这记性,忘记自我介绍了。”
  “本座道号清虚真人,渡劫修士,这个洞府的主人……”
  “事实上,本座早已坐化于万载之前,如今你看到的,不过是些许执念遗留罢了……”
  “你直接称呼本座为清虚便可。”
  “竟然是万载前的古修前辈!”
  白隐一脸震撼,旋即恭敬拱手。
  “见过清虚前辈,晚辈是极道宗弟子,追随一头灵鹿的痕迹进入到了这里。”
  “那头灵鹿乃是晚辈师妹珍爱的同伴,因为一些意外陷入了狂暴,不知您是否见过那头灵鹿?”
  清虚真人对白隐的彬彬有礼似乎很是满意。
  微笑点头,说道。
  “一头狂暴的灵鹿吗?昨日确实有这么一头灵鹿误入了这里,我见它本性不坏,便将其安抚了下来,让它先在兽园休息……”
  说着,清虚真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眼珠轱辘一转。
  见白隐似乎没有注意到,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说道。
  “极道宗吗?本座倒是颇为熟悉……当年与水泷道友一别已然万载过去,不知水泷道友后来如何了……”
  “您说的是水泷师祖?早在八千九百年前,她便已经渡过天劫,前往仙界了。”
  白隐的言语愈发尊敬。
  似乎完全将清虚真人当成了一位古修前辈。
  “水泷已经成功渡劫,飞升仙界了?”
  清虚真人稍稍有些恍惚。
  回过神来,忽然开口。
  “这位小友,你难道不好奇本座究竟是什么执念,坐化之后还要遗留人世万载之久?”
  “不好奇。”
  白隐摇头说道。
  “晚辈只是来寻找师妹的灵鹿的,误入前辈洞府着实不敬。前辈放心,等找到灵鹿,晚辈这就离开。”
  “……”
  清虚真人眼球歪了歪,旋即正常。
  “咳,小友真是不为外物动摇,令本座心中甚慰。”
  “其实,本座当年是一介散修,辛苦修行多年抵达渡劫,临终坐化,却意识到自己一身神通竟然没有传承下去……”
  “难道就要这样消失了么?”
  “这一丝执念保留了万载,只为让自己的衣钵得到传承,而不至于彻底消失在时光长河中。”
  “本座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或许再过百年,十年……这一丝执念也会彻底消失。”
  “还好你出现了。”
  清虚真人情绪流露,带着些许激动向前几步。
  “小友你乃故人之后,入宝山而心不动,资质根骨也是上上之选,恰好可以传承本座的神通!”
  “这岂不是天意如此!”
  “不知小友你是否愿意继承本座的衣钵?”
  “届时,莫说这片药园,这洞府中的所有法宝、所有功法秘籍、所有材料灵石,都将传承与你!”
  清虚真人情绪稍稍有些激动,说着向前走来。
  白隐却后退了半步。
  “不愿意。”
  “为何?这可是本座的毕生的积累。”
  清虚真人先前走着,面露讶然之色。
  竟然能有人拒绝一名渡劫修士的毕生财富?
  “小友你再考虑考虑。”
  “我已经考虑好了,请前辈将灵鹿牵出来,晚辈这就走。”
  白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再度后退了半步。
  清虚真人再度加快脚步,几乎是相当急切的冲到了白隐面前,试图去握住他的手。
  “这种重大的决定,小友可能一时不能下定决心。”
  “不过没有关系,你可以先在洞府里做客几天,好好考……”
  扑哧。
  清虚真人话音未落,忽然低头。
  只见一柄长剑无声无息的刺穿了他的胸膛。
  竟是刚刚还十分恭敬的白隐,面不改色的直接出手了!
  这柄长剑,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刺穿他渡劫修士的躯体。
  清虚真人抬起头,双目不知何时已经化作墨色,他笑着将嘴角咧到耳根,问道。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这还用得着猜?”
  扑哧一声,白隐拔出长剑,当着清虚真人的面擦了擦,又伸手在另一侧刺了进去。
  “我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