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十六章 人被捅,就会死

第十六章 人被捅,就会死


  “小友你的实力不强,眼力倒是挺不错。”
  清虚真人双眸漆黑,笑容狰狞。
  占据了这具渡劫遗蜕的魔念已经不再伪装,黑色的雾气从眼耳口鼻等七窍流出,化作不详的气息向下蔓延。
  “不过,区区一个筑基修士,就算发现了又如何?”
  “还不如任由本座玩弄,懵懂无知的死去……”
  “剑来!”
  一声呼喊,黑色气息缠绕的古朴长剑破地而出,落入他的掌心。
  清虚真人手握古剑,直接当头劈下,连空气都被这一剑撕裂!
  没有过多灵力,也没有注入太多魔气。
  这一剑几乎是纯粹的蛮力,完全依靠渡劫修士的霸道体质与古剑本身材质的锋锐。
  却也已经达到了金丹期的威力,远不是筑基期所能抵挡的!
  这也是清虚魔念自信的来源。
  区区一个筑基修士,多说两句话,不过是在排解万载的无聊时光,戏耍而已!
  不会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吧?
  令清虚魔念意外的是,面前这个筑基小辈面对这一剑,竟然丝毫没有闪避的动作。
  莹白灵盾亮起,挡在了古剑前。
  只可惜,在强大的力量面前,灵盾是如此脆弱,刚一接触便无声破碎,露出下一层灵盾,如此循环。
  短短刹那,灵盾便被击穿了近千层,破碎的灵光将整个药园映照的亮如白昼!
  直到这一刻,古剑上面的力量才被一层层的灵盾削弱干净。
  竟然被挡住了?
  清虚魔念讶然的看着面前依旧明亮的灵盾。
  它认识这种术法,极道宗的多重灵盾。
  清虚真人生前确实曾与极道宗的水泷修士关系要好,对极道宗传承的术法有所了解。
  只不过,当年快要渡劫的水泷,多重灵盾也才只有四百多层……
  没想到万载过去,极道宗的一个筑基小辈,就已经将多重灵盾推衍到了千层以上!
  它被困在洞府里的这一万年,修仙界竟然进步的如此之快?
  “看来不能小瞧后世的这些修士啊……等到离开这个鬼地方,也不能太过招摇。”
  扑哧一声,打断了清虚魔念的思路。
  原来是又中了一剑。
  就在它刚刚惊讶的时候,白隐已经拔出长剑,冷静的擦了擦,对准位置,一剑捅进了清虚魔念的小腹丹田。
  见到白隐一剑一剑,努力捅着自己的样子。
  清虚魔念不由笑了。
  “小友,你怕不是傻了。”
  “本座早已坐化于万载之前,现在不过是一具遗蜕罢了。”
  “莫说三剑,你就是捅上千剑万剑又有何用呢?”
  说着,黑色的气息涌入伤口,在伤口深处涌动交织。
  只需要利用这种魔气进行修补,只需要眨眼的时间,遗蜕便会修复如初!
  清虚魔念很乐意看到面前这个小修士绝望的表情。
  那一定格外的甜美。
  只是短短片刻,清虚魔念脸色一沉。
  它这才发现,自己被长剑捅穿的伤口竟然无法用魔气修复!
  明明只是普通的创口。
  明明上面没有遗留任何灵力。
  却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剑遗留在了这里,无论魔气如何涌动,都无法令伤口愈合半点!
  “前辈就站在这里,让我捅上一万剑如何?”
  白隐拔出朴实无华的长剑,随口问道。
  这句话在清虚魔念听来,却是如此刺耳。
  “哼,牙尖嘴利的黄口小儿,不过是仗着兵器之利罢了!”
  “还有你这区区多层灵盾……”
  “挡下一剑又如何,那不过是本座随手一剑罢了。”
  “本座还可以随手斩出十剑百剑千剑万剑!”
  “你的灵盾还能有万层十万层百万层千万层?”
  清虚魔念的声音在整片药园回荡!
  它的剑比它的声更快!
  短短时间,便斩出了六七剑!
  令它感到震撼的是,六七剑过后,面前这个灵盾的光芒只是削弱了三分二左右,仍然屹立不倒……
  它可是击破了八千层!
  这个筑基修士,竟然将多层灵盾这个简单的术法,修了超过一万层吗?
  他有病?
  有这个时间不去好好提升修为,搁这里叠甲?
  如果把叠甲的时间拿来修炼,修为估计早就突破金丹,元婴起步了吧!
  “可笑的家伙,没有对应的实力,灵盾再厚又能怎么样?”
  “这七八剑不过是本座随手斩出罢了,看本座再来七八剑,破了你这乌龟壳!”
  清虚魔念冷笑一声。
  说到底,灵盾终究是灵盾。
  哪怕破碎之后还可以重新释放。
  可是,当它破碎的短短时间里,释放者体内灵气会受到冲击,在短时间内是无法重新补充的。
  也就是僵直状态。
  这点时间,足够他将面前这个小修士剁成肉泥了。
  面前的小修士显然也是知道这个情况的,拿起手中长剑,再度刺出,试图捅上第四剑。
  不过,清虚魔念已经知道这小修士剑中另有玄机。
  当下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小修士上空。
  狞笑着举起手中古剑。
  “不会真以为本座会任由你捅吧?”
  “就让本座来品味你绝望与……”
  清虚魔念话刚刚说到一半,眼前场景忽然变化。
  犹如时空挪移,它很自然的重新站在白隐面前,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筑基修士,用十分“缓慢”的动作,将那把长剑刺进了他的上腹。
  扑哧。
  第四剑。
  白隐拔出长剑,擦了擦剑面。
  “前辈很讲武德啊,说让我捅就让我捅,现在的修真界像前辈这样诚实的魔念不多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
  四剑落下,清虚魔念心中警钟大作。
  这个筑基修士究竟做了什么?
  自己明明躲过了这一剑,为什么又会忽然出现在他的剑前,主动接下了这一剑?
  这些疑问没有得到回答。
  或者说,清虚魔念根本不敢问。
  无形的预感在疯狂提醒它……
  危险!
  逃!
  下一剑,会死!
  本能的驱使下,清虚魔念竟然直接一个闪身,扭头就跑!
  眨眼的时间,直接消失在了药园,向洞府深处逃匿!
  见到它的这副动作,白隐却不禁摇头。
  这就是魔念吗?
  如果是渡劫修士本人,有了死亡的预感,绝对不会试图逃走。
  反而会殊死一搏,尝试破开自己最后的灵盾,将自己斩杀于此……
  不过,这样也好。
  省了一个底牌。
  擦干净长剑,白隐抬手,向面前无形的空气刺出。
  明明整个药园已经没有人了,他却对着面前的空气开口,仿佛清虚魔念还站在原地,从未动弹过一样。
  “这一招叫五剑必杀。”
  “意思是,让我捅五下,你就死定了。”
  第五剑刺出。
  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的清虚魔念,凭空出现在白隐的面前,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长剑,却完全无法动弹。
  无法闪避,无法防御。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柄剑,从眉心而入,刺穿了头颅。
  “不!!”
  当白隐拔出长剑。
  只见五个创口处,魔气喷涌而出!
  眨眼功夫,魔念气息一泄而空,彻彻底底的消散在了空气中。
  扑的一声,清虚遗蜕倒在了药园的灵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