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十八章 隐,速归!

第十八章 隐,速归!


  渡劫洞府内部应用了可以改变空间大小的阵法。
  使本来不大的山洞内部,有多层空间可供建造。
  白隐离开渡劫洞府时,带走了支撑洞府的最后一块节点。
  整个洞府的内部空间迅速崩塌,萎缩成了一个不大的山洞,又被白隐用化石成泥的术法填补完好,避免了崩塌压到无辜路人的危险。
  白隐重回灵鹿雕像前。
  一直在外面紧张戒备的雪晴,立即发现了他的归来,乘坐仙鹤迅速落了下来。
  “大师兄,已经结束了?”
  大师兄进入渡劫洞府,总共花费了一个时辰。
  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异常。
  她甚至没有感受到战斗的波动……
  雪晴还以为大师兄正在谨慎的探索渡劫洞府,没想到一晃神的功夫,大师兄已经走了出来。
  白隐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嗯,已经解决掉魔念遗蜕,将它放逐到无尽虚空了,只是后续刮墙灰的时候多花了点时间……”
  “……嗯?”
  前半段话让雪晴松了口气。
  后半段话,却令她一脸茫然。
  刮墙灰……
  是这三个字吗?
  还是说自己听岔了,听成了什么谐音?
  “对了,这次的收获不错,分你一点,以后建造洞府的时候用得到。”
  白隐随手丢出一个储物袋,落到雪晴手中。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禁不住屏住呼吸……
  一小堆上品灵石、灵晶,以及罕见的灵髓!
  十几株年份过万的筑基灵药!
  还有许许多多她忍不出名字的材料,都是极其高档的那种!
  甚至还有土木灵壤、九色灵晶砖、特制夜明尘……
  许多都是渡劫修士洞府最常用的建材。
  这些建材是从哪里来的?
  联想到大师兄刚刚进入的地方……
  大师兄你果然是刮了渡劫洞府的墙灰吧?
  连一点墙灰都不放过,这也太……
  勤俭节约、精打细算、省吃俭用了!
  如果以后大师兄你有了道侣,那位仙子一定很幸福!
  雪晴兴奋地将储物袋收好,小心翼翼的珍藏了起来。
  墙灰?
  什么墙灰,那叫稀有的高级材料。
  她不过是一个筑基期的小小修士而已,这些渡劫修士所用的材料,对她来说十分珍贵。
  有了这些材料,她也能思考一下,自己未来的洞府该如何装修了。
  “走了,事情已经解决,你该回家看看了。”
  见到一脸傻笑的小师妹,白隐无奈摇头。
  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
  只是随便漏了点油水出来,便把她激动成了这样。
  给她的那个储物袋,仅仅是渡劫洞府财富的万分之一。
  倒不是白隐抠搜。
  雪晴只是一个筑基修士而已,这点财富拿到手里恰到好处。
  再多的话,反而容易受到觊觎。
  前世的白隐见过太多实力一般,却拥有了超越实力的财富,最终被玩家、被其他人杀人夺宝的事情了。
  听到大师兄的话,雪晴回过神来。
  就在先前放哨的时候,雪晴已经在空中寻觅观察过一遍了。
  生父生母依旧健在,正值壮年。
  家中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倒也幸福美满。
  远远的看着父母、兄弟姐妹们平静生活的样子……
  雪晴却稍稍有些失落,内心有些莫名的滋味。
  此刻,听到白隐的话,雪晴犹豫了一下。
  “要不大师兄,我们回宗门吧……”
  “我有些想念师傅他们了。”
  白隐看着雪晴,哑然而笑。
  他两世为人,加起来一百多岁,怎么可能看不出小师妹这点小心思?
  年幼离家,对家里甚是思念。
  回到家乡,冷静一段时间后,却有些近乡情怯。
  发现家里人生活如常,担忧家里人已经忘记了自己,生怕发现自己日夜思念的亲人原来并不在乎自己……
  年纪轻轻,心情倒是挺复杂。
  白隐摇了摇头,却是直接迈步。
  顺着青石板路,走向一家高门大户。
  “诶,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停下,快停下!”
  “我已经不想回家了,我想回宗门!”
  见白隐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雪晴立即焦急的试图挡在白隐面前。
  可她的小胳膊小腿,却又根本拦不住大师兄。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隐显露身形,走进了雪府。
  她只能隐匿身形跟了上去。
  别说,雪晴入宗前的家境确实不错,在永山城也算高门大户,家里宅院众多,装饰精致,侍卫、丫鬟一应俱全。
  只是这些侍卫见到白隐出现,全都无动于衷。
  白隐走过,门户自开,一路走到大厅前的院子里。
  大厅内部,一对身穿锦衣的中年夫妇正在聊天。
  似乎还在讨论昨日的流星雨异象、以及永山城灵鹿消失的事情……
  此刻,见到一位身着白衣的陌生男子出现在了自家庭院,周围的丫鬟、侍卫视若无睹。
  这对中年夫妇立即察觉到不对,匆忙走出,恭敬的鞠躬行礼。
  “不知仙长驾到,有失远迎……”
  “客套的话就不多说了。”
  白隐摆了摆手,灵力将这对中年夫妇托起,眼带笑意。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极道宗弟子白隐。”
  “极道宗?”
  中年夫妇闻言立即想到了什么。
  头戴玉钗的夫人下意识的紧紧握住夫君的手。
  那位中年男子则拍了拍夫人的手,同样有些紧张的道。
  “仙长,小女雪晴,十年前拜入极道宗……”
  “她是我师妹。”
  白隐言简意赅,表达了自己跟雪晴的关系。
  “原来仙长是雪晴的师兄。”中年男子恍然大悟,恭敬道。
  “还记的十年前,小女雪晴被极道宗仙长带走,说是有成仙之姿,带去修行了……只有达到一定境界才能随意下山。”
  “实话说,自从小女离家修行,内人常常思念小女,以泪洗面,茶饭不思,憔悴了许多……”
  “一晃十年过去,不知道小女是否达到了那种境界,可以回家看看了?”
  中年男子言语恳切。
  一旁的夫人更是想到了什么,眼眶泛红。
  见到他们这副模样,白隐却是说道。
  “就让雪晴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话音未落。
  浅蓝衣衫的身影已经浮现在了他们眼前,带着哭腔的扑了过来。
  “爹!娘!”
  亲人重逢,场面一时间令人潸然泪下。
  白隐摇头走开,走向雪府别院。
  自己这个大师兄做的真是称职,不仅要带着小师妹增长眼力见识,增长生活经验……
  还要关照小师妹的心理健康教育。
  返回宗门后,建议小师叔请自己喝酒。
  话说回来……
  师妹尚能与亲人相逢,自己呢?
  在这个世界,白隐可以称之为亲人的,也就只有极道宗山上的师尊师叔、师弟师妹们了。
  摇了摇头,白隐抬起右手,伸出手掌。
  只见一只平凡的雀鸟,从庭院的园林中飞来,落在白隐的掌心。
  它摇头晃脑,光芒一闪,竟然化作了一张薄纸!
  纸上仅有一行小字。
  【隐,速归。】
  【——师尊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