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真没有底牌了 > 第十九章 这天,终于崩了

第十九章 这天,终于崩了


  灵气之乱、天人降临……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时间。
  直到现在,白隐才收到了师尊的消息。
  白隐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
  灵气之乱造成的影响颇为广泛。
  野兽狂暴、灵兽化凶、阵法削弱,只是其中一部分。
  天地灵气的变化,还导致远程传讯的术法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推衍定位的手段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这就跟地球的磁场混乱所导致的电磁波干扰、通讯与雷达失效相似。
  原本可以传达很远的讯息,在乱灵气的干扰下,变得只能在极小范围内适用。
  事实上,灵气之乱刚刚发生的时候。
  掌门师尊就已经试图联系白隐。
  只不过术法受到影响,又无法定位白隐所在,联系失败。
  他只能通过对两人的了解,提前放出信使,抵达雪晴故乡所在的永山城,守株待兔。
  从而向白隐传达信息。
  这种直接倒退几个时代的通讯方式,也是修仙界混乱的起因之一。
  以前的修仙界虽然广袤无边,通讯却相当发达。
  如果在外遭遇敌人,一个传讯术法便能在极其遥远的地方通知宗门亲友,摇人救场。
  哪怕施展阵法结界,可以将传讯术法拦截。
  一旦宗门内的魂灯熄灭,宗门强者通过推衍定位,也能找到凶手的位置与信息,追杀不休!
  但是,当灵气之乱降临。
  通讯失效,定位困难。
  杀人夺宝的成本迅速下降。
  加上洞府秘境开启,总有幸运儿获得前辈遗留。
  杀人夺宝的收益大大提高。
  那些本就心术不正的家伙会迅速堕落,给整个修仙界带来混乱。
  这也是白隐一直希望师弟师妹们提防的。
  将信纸收进储物袋。
  等到雪晴与父母稍稍交流了一番后,白隐才传讯于她。
  “师尊刚刚发消息,让我们尽快返回宗门。”
  “现在吗?”
  雪晴有些犹豫。
  她离家多年,有太多的话想要跟父母倾诉。
  山中生活、修行趣事、师尊的关爱、大师兄的病……
  三言两语肯定是讲不完的。
  见到雪晴犹豫的样子,白隐直接说道。
  “雪晴,我有件事情要提醒你。”
  “灵气之乱、天人降临……这两件事会持续很久很久。”
  “我们这两天所遇到的事情,是未来千百年的缩影。”
  “在这种情况下,凡人的生存环境会越发艰难,如果没有修仙者的庇护,很容易随意遇到一头肆虐的凶兽,便满城被屠!”
  “为了你亲人的安全,我建议带他们移居到宗门附近的城里,安全系数会大大提高。”
  让亲人移居到宗门附近吗?
  对于大师兄的话,雪晴没有半分怀疑。
  想到这两天遭遇的危险,她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我一定让爹娘他们答应搬家!”
  既然决定要移居,自然不用在永山城过多停留。
  等亲人搬到极道宗附近,雪晴可以常常下山与父母团聚。
  这种做法也不用担心师尊会责怪。
  极道宗并不介意弟子与凡尘的家庭有所联系。
  毕竟,仙路漫漫,岁月悠长。
  凡人的一生只有短暂的几十年。
  可修仙者,哪怕只有筑基期,寿命也能达到两三百年。
  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凡尘俗世中的情感,最终会沉淀成修仙者的珍贵回忆。
  至于雪晴的父母亲人。
  作为懵懂的凡人,他们本就对天人降临带来的流星雨而感到担忧。
  听到女儿的规劝,加上对修仙者的敬畏,稍加思索便同意了搬迁。
  他们忙碌了整整两天,抛下了大大小小的家业,最后只带上了简单的行李,随白隐雪晴一起,前往极道宗附近。
  对凡人来说,搬家到千里之外是如此遥远且陌生的事情。
  可对修仙者来说,这点距离算不了什么。
  如果不是大师兄太过谨慎。
  雪晴自己带着亲人,都能在一天内赶到宗门附近。
  花费两天时间,抵达极道宗附近的溪宁城。
  白隐让雪晴先安置好亲人,自己则先一步返回极道宗。
  ……
  极道宗坐落在一片名为“玉”的山峦中。
  玉山山脉受到天地所钟,是达到【福地】程度的超大型灵脉!
  灵气汇聚成云雾,飘荡在天间。
  随处可见的溪水极有可能是某种少有的灵泉。
  在这天地所钟的福地当中,珍奇灵兽随处可见,极有可能某棵树上一掠而过的影子,就是某种稀有灵兽!
  但是,当白隐走入被阵法云雾笼罩的玉山山脉中。
  映入眼帘的却是如同末日般的场景。
  山丘开裂、山泉断流。
  曾经秀美的山林如今到处是断裂的树木,随处可见赤目凶兽的残骸……
  越是天地所钟的地方,灵气越是充沛。
  同样,也会诞生越多的灵兽。
  当灵气之乱降临,这些灵兽陷入狂暴……
  无异是一种几近灭顶的灾难。
  这些凶兽所组成的兽潮,可不是清水镇外野兽的兽潮所能媲美的,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姿态,毁掉了大半的山林!
  白隐御剑腾空,缓缓地向玉山山脉深处飞去。
  只见裂开的山峰中央,那千丈高的悬崖底部,一头满是鲜血的庞然凶物倒在那里——
  这是赤龙。
  一头死去的赤龙。
  那曾经坚不可摧的鳞甲几乎粉碎,锐利的龙角从根部断裂,身上满是狰狞的伤口,熔岩般的血源源不断的流出,顺着山峰裂开的空隙,形成了熔岩般的河。
  赤龙的头部,红衣如血的背影孤寂而坐,久久不动。
  “异变发生的时候,赤龙失去了理智,无法唤醒。”
  “你三师叔苦战之下,不得已斩杀了它。”
  不知道什么时候,须发皆白的掌门师尊凭空而立,站在了白隐身边。
  他哀伤的看着赤龙与那红衣背影。
  “那是他选择道路时,就已经陪伴在身边的同伴,已经两千年了。”
  三师叔,御兽修士。
  事实上,这个时期还没有御兽修士的说法。
  这些修士与兽为友,感悟天地大道。
  白隐可以想象到,三师叔无法唤醒赤龙,被迫斩杀它的时候,有多么绝望。
  这却是天下修士的缩影。
  从天下灵兽尽皆狂暴,化作凶兽的这一天起。
  如三师叔这般与灵兽为友的修士,便彻底消失了。
  留下的只有掌控、驱使凶兽的御兽修士。
  掌门叹了口气,转过身来。
  双眸带着些许悲哀,开口说道。
  “九华宗一行,我亲眼看着在世真仙化作了漫天烟花。”
  “我亲眼看着天地间的灵兽化作凶兽,肆虐人间。”
  “我亲眼看着星落如雨,万象变化。”
  “隐儿,就跟你曾说过的那样……”
  “这修仙界的天,终于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