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一章 富坚财博

第一章 富坚财博


  哔剥哔剥。
  茫茫黑暗中忽然亮起微弱的火光,脸颊处传来温暖且带着一丝灼热的触感。
  钱金宝撑开沉重的眼帘,映入眼帘中的是燃起的火堆。
  此处是一座破败的神祠,正神用棕红色的陶土所制,看起来像神话中的建御雷神。
  背后的墙上画了八个三巴神纹,这种花纹和动漫中的三勾玉写轮眼略有相似,围成一圈,有点渗人。
  神像上积满灰尘,还有细密的裂纹,应是早已无人祭拜。
  “这是哪?”
  他想直起身子,却发现身体失去了控制,空空荡荡,浑身使不上力。
  就像是被二百多斤的富婆碾过几遍似的。
  “太不对劲!”
  钱金宝喃喃自语,他有经验,就算被富婆碾过也不至于虚弱成这样。
  低头一看,却自己穿着褐色的棉布衣服。
  衣服变了。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身体……也变小了。
  钱金宝眉头一挑,低头看着自己细嫩而的陌生小手,截然不同的幼小身形,内心有些凌乱。
  “魂穿?”
  钱金宝用地球上丰富的理论指导书籍稍稍分析,很快得出了结论。
  他穿越了!
  一意识到这一点,他就像是打开来一个无形枷锁,一串串记忆画面突兀冒了出来,凌乱地浮现于眼前!
  他不叫钱金宝,而是名为富坚财博,今年十岁。
  原是一个村落的大族嫡子,家境优渥。
  只是数年前雨之国陷入战乱,本地开始缺粮。
  他的父亲联合部分村民向外界走私苦无、手里剑换取粮食,但被雨隐忍者村的忍者发现,整个村落也遭到屠杀。
  由于幼小,他侥幸逃过一劫。
  但缺乏逃生经验,不似德叔那般能挨饿,愣是饿昏在路上。
  回想起这番记忆,不甘和愤恨便不由自主的往心底爬。
  “这是……火影世界?”
  从记忆来看,时间大概处于火影剧情的第二次忍界大战期间,他所在的村子在雨之国和火之国的边界附近。
  雨之国原先处于长期分裂,内部征战的状态,原主父亲的走私本无关紧要,但数年前,山椒鱼半藏成为雨隐村首领,统一了雨之国境内的忍者势力。
  此人野心极大,公开发表言论:“让五大忍国分割土地和海洋、而我们满足于灰色天空的时代已然过去,我们雨之国也要求阳光下的土地。”
  之后,山椒鱼半藏悍然率部先后向铁之国、风之国、火之国宣战。
  原主父亲就此被当作叛逆祭旗。
  ……
  “经济特么早崩完了啊!”
  富坚财博简直无力吐槽山椒鱼半藏的种种神奇操作。
  一个小国正面对阵两个忍界大国,一个最强中立国。
  打不打得过暂且不论,光说经济上的问题。
  由于雨之国破坏了和平协议,所以雨之国的货币雨币只能内部流通,但内部经济崩坏,而且山椒鱼半藏还需要大量经费用以战争……
  怎么办?大量印钱!
  这也导致雨之国市场迅速崩塌。
  现在市面上,雨币只能买到土豆。
  连碗拉面都买不到!
  此刻一联想到土豆,腹中就如火烧般往胃部燎。
  饥饿感把他拉回现实。
  他现在没有一点力气,腹中空空,更是虚弱的头晕眼花,站都站不起来。
  环顾四周,神祠中连一个能做食物的物件都没有。
  沉思片刻,他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如果这是一场游戏,他估计自己马上就能达成“最短穿越”以及“穿越者史上十大丢人死法”的双成就。
  他要饿死了。
  富坚财博脸色一变再变,突然小声地对空气询问道:
  “深蓝爸爸?”
  空气中没有回应。
  “签到?”
  他急切地喊出声。
  然而神祠里只有他自己的回音。
  完球!
  没有深蓝爸爸,也没有签到系统。
  外挂都是别人的,他什么也没有。
  富坚财博的心顿时凉透,一下子丧失了动力。
  他现在的身体已然到了临界线,躺在地上都能感受饥饿带来的失重感正在侵蚀脑袋。
  四肢麻木。
  这是死亡的前兆。
  没有挂,那还玩个屁!
  各种杂乱的念头齐齐涌来。
  他虽熟知火影剧情,知晓大势的走向……可遇上一发手里剑就嗝屁了。
  就算活过今天又能怎么样呢?雨之国战乱不断,真以为一个不懂忍术的十岁幼童还有明天吧!
  前途艰难,不如躺平。
  富坚财博虽然极力收束这般消极的念头,但终是改不了身体虚乏的客观事实。
  薄薄的眼皮越发沉重,恍若磁铁般要黏在一起。
  我这是在玩饥荒吗?
  他不由苦笑。
  正当他陷入绝望之时,神祠外突然传来簌簌的脚步声。
  落入耳中,有如天籁之音!
  走进来的是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
  一头橘黄色头发的男孩,他走在前面,跟在后面的是浅蓝紫色发色的女孩,提着一个布袋。
  两人穿着很类似,都是打着补丁的麻布短衫,身上遍是尘土,还有一些擦伤。
  应该就是他们把昏迷的自己搬到这处神祠。
  “你醒了吗?”
  橘发男孩露出惊喜的笑容走近,忽然用疑惑的口气道:“你的眼睛怎么只有一条缝。”
  饿的,不想闭又睁不开。
  也许地球上那位歌手的眼睛也是这般饿出来的吧!
  不过,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
  富坚财博想要发声求救,只是太过虚乏,说不出话。
  好在一旁怯生生的蓝发女孩似乎看出了他的困境,从包裹中取出一小块面包,掰碎了喂到他嘴里,而后拿水袋用水送服。
  面包呈浅黄色,里面大半都是麸糠,又干又硬,吃起来喉咙有种微微的刺痛感。
  若在平时,属于那种他看都不看一眼的食物。
  但在此刻,便是救命的良药。
  他拼尽全力地咀嚼,将面包咽下。
  这股玉米面生粉的味道触动舌尖,显得美味至极。
  良久,终于从四肢传来一丝暖意。
  富坚财博支起身子,郑重地行了一礼,“我叫富坚财博,感念两位救命之恩,在我寿命终结之前必铭刻于心,如有需要,请务必给我报答的机会。”
  明明身体像个小孩,仪态却像个大人。
  他做人向来有恩必还。
  两人见状都是一怔。
  男孩先反应过来,笑着摆摆手,“没有没有,我们只是把你抬到神祠,并没有做什么,大家都是孤儿,应该互相帮助才对。”
  “嗯……我叫弥彦,请多指教。”
  “弥彦?”
  富坚财博定了定神,总觉得这名字很是熟悉。
  他把目光移向一旁的女孩,更是越看越是眼熟。
  女孩身体娇小,年龄在十岁左右,一头浅蓝紫色的头发还未过肩,眼眸是少见浅橘黄色,眸光清澈沉静,衣物却是不与外貌相衬的难民服饰。
  说实话,这是一个很能让人激起同情心的可爱萝莉。
  不过,她的年龄实在过小,富坚财博也并非萝莉控。
  “我愿意以身相许以偿救命之恩。”
  这种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吧!
  此时,女孩似乎被盯的有些害羞,手捏着衣摆,小声说道:“我叫小南。”
  富坚财博神色顿时肃然。
  这个名字在火影剧情可谓是贯穿始终,超S级叛忍,政治活跃团体晓的创始人之一。
  实力还是一方面,毕竟后期实力膨胀的太多,让他记忆尤新的却是一场豪奢的战斗。
  他不由喃喃自语:
  “六千亿富婆……不,是富萝莉!”
  小南在火影剧情中一战成名,在那个战力膨胀,货币恒定的世界观下,动用了六千亿张起爆符。
  起爆符堆叠起来就如同海洋一般。
  这是什么概念?
  木叶名小吃一乐拉面最贵的味增叉烧面也不过九十两一碗。
  起爆符这种畅销好用的军用物资卖一百两不为过吧,那就是六十万亿两火币。
  据说小南还是试验过多次,往少了算那也有一百万亿火币。
  火影世界最高端的莫过于S级任务,执行者必须是上忍,酬劳也不过一百万两。
  只需要简单的计算就可以得知,这位将来的身家,足以给火影世界所有在籍忍者每人发放一个任务,让他们集体脱光了衣服跳海草舞。
  嘶,恐怖如斯!
  富坚财博注视着小小南迷茫的眼神。
  心中顿时对未来升起野望。
  也可以理解为吃饱了,就可以对五大忍国挥斥方遒。
  他可是对火影的剧情了如指掌,现下该做的事嘛,很简单:
  如果把这场穿越当成一次游戏。
  方案一:走忍者苦行路线,前往火之国考级,苦逼的参加忍者间的内卷,从年薪八万火币的下忍做起,领悟打工之魂。
  方案二:走忍界合伙人路线,抱住富婆不放松,跟着未来大佬搞活跃社团,在雨之国自主创业,把生意扩张到全世界。
  还需要选择吗?
  这游戏,他已经知道玩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