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二章 钱遁奥义

第二章 钱遁奥义


  开创晓组织,拿下雨之国,以此为基业逐鹿忍界。
  先是闪击鸟之国、草之国等小国;再连横火之国,蚕食风之国、土之国,待实力强大,将三国分而破之;最后汇集力量北平雷之国,东征水之国。
  一统忍界,指日可待!
  理想是如此丰满,丰满到足以写出来一篇忍界隆中对!
  富坚财博一边遥想自己独斗五影,单手擒斑,脚踢柱间,一边嘬了个牙花。
  “咕噜咕噜——”
  腹中忽然传来严重的抗议,饥饿许久,营养严重不足,一块面包的分量对他而言实在太少了。
  弥彦和小南投以抱歉的目光,他们也没有多余的食物。
  富坚财博不由尴尬地笑笑。
  三人此刻正围在火堆前,抱团取暖。
  也许是不再直面下一刻就会饿死的现状,内心的寂寞渐渐浮上来。
  无论是极度真实的险恶环境,还是面前的两人,都让他真切的感觉到一点:
  他确确实实地穿越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新世界,就像是桐人闯进了艾恩葛朗特一样。
  这是一个无法登出,或者说死亡才能登出的世界。
  而且玩家只有他一人。
  “呐,弥彦,你以后想做什么啊?比如创造一个组织,给世界带来和平什么的。”
  富坚财博有一茬没有一茬地跟弥彦小声聊天。
  小南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端坐着,像是一具精致的人偶。
  “我当然想成为忍者啊,把敌人都赶出家门!”
  弥彦毫不犹豫地举起胳膊,但很快泄气,“我想明天在镇里试试能不能找到地瓜。”
  “地瓜烤起来可比面包好吃多了!”
  他笑得很灿烂,一点也不像是挣扎在生存线附近的孤儿。
  只是他话一说完,空中便传来口水的吞咽声,在这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就像是有人专门在配音。
  富坚财博自知不是自己,又看了眼弥彦,也不是他。
  那是谁呢?
  他不由把目光移向小南,只见她神色不变,依旧是那副端坐的安静姿态。
  可惜喉间的蠕动暴露了一切。
  似是察觉了他的目光,小南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一抹绯红。
  富坚财博暗觉有趣,若无其事地又把视线移开。
  ……
  此时夜色深沉,寒意渐浓。
  他受不住冷,又往火堆处靠了靠。
  雨之国常年下雨,降水充沛,终年被浓雾笼罩,故有此名,到了夜晚,哪怕并非寒冬,环境也是极为湿冷。
  这属于魔法攻击,衣服是防不住的,非得生火不成。
  一阵凉风忽然拂过。
  富坚财博登时如坠冰火两重天,身前火热,背脊冰凉,怪异的不适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这一哆嗦不打紧,却是让他发现了几分异样。
  棉衣里像藏了什么东西。
  他小心点捏了捏,质感分外熟悉,纸质,长方形,声音还有些清脆。
  这是……雨币?
  不知为何,他眼前突然浮现起一副哲人的笑貌。
  这不是错觉,是真的浮现。
  甚至还有声音在耳畔回响。
  只听得那哲人说道:“钱并不会消失,它只是换了一种形式陪伴你。”
  意识随着声音飘荡,视野中多了一张奇特玄奥的面板。
  上有“∞”的标记,透过标记,似能看到宇宙之无垠。
  来了,来了!
  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富坚财博一看见这块面板,心中顿时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毫无疑问,金手指到账。
  纵观前世那些穿越的各路小说故事,要么一路老爷爷默默护驾,要么自带作弊器,对了,还有卡重生BUG弄情报的。
  就这样还搞得九死一生!
  说明什么,要像小说主角一般刻苦努力,不畏艰难困苦吗?
  不,那些事迹只是在反复强调一件事。
  没有挂,死路一条!
  而现在,他也成了一名有挂的穿越者,这让他立时底气十足,一下子对未来就充满了信心。
  面板上首是一行行闪着金光的字体。
  【钱遁奥义】
  【钱之力:一亿雨币】
  这钱之力是根据他缝在棉衣里的钱而来。
  也不知原主父亲走私了多少,光在这棉衣里,便有一亿之巨!
  虽说现下币值狂跌,但仍是一个大数目。
  面板下方则是数排选项:
  【万界商城:用心创造便捷,没钱买你麻痹】
  【天地银行: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便做推磨鬼。】
  【本系统秉承公平正义原则,有多少钱做多少事,还请宿主努力赚钱,为我打工……不,是为你们自己打工!】
  富坚财博的脑海中,也多了这份面板的资料。
  作为钱遁的拥有者,他可以自由的使用【万界商城】来买东西,但有两个限制:
  一、只限于手中币种能买到的东西。
  他手中的是雨币,是雨之国承认的货币,便只能买到雨之国市面上能买到一切物品,比如他用雨币就买不到火之国的一乐拉面。
  二、只能买到亲眼见到过的物品。
  【万界商城】不能收纳传言中的物品,比如前世那些活在图片里的空气显卡,就买不到。
  另外,【天地银行】这个功能颇有意思,能通过他售出物品,获得物品所在国的币种。
  也可以借用它和人签订协议,由系统强制执行。
  现下最让他在意的是,万界商城的清单上,赫然便有一物。
  地瓜,四百雨币一斤。
  “富坚,你怎么了?”
  因为他的意外发现,心潮澎拜,就在边上的弥彦觉察出了异常,紧张问道:
  “你是饿出病了吗?”
  “再坚持坚持,明天有地瓜吃。”
  弥彦的声音顿时让富坚财博回过神。
  “或许不需要等到明天。”
  他似笑非笑,用幽幽的语气意有所指,“我们今晚就能吃到烤地瓜呢。”
  弥彦闻言一怔,而后惊叫:“你在做梦?你居然背着我偷偷睡着了!”
  一言不发的小南白了他弥彦一眼,爬着靠近,用手捂了捂他的额头。
  温度正常。
  “咔嗤!”
  石板清脆的碎裂声让神祠中的三人皆是一惊。
  “我的屁股!”
  弥彦率先惊叫,立时跳起来。
  他坐的地方,石板碎裂,鼓起一个土包。
  小南也疑惑地挪开位置,她那儿也鼓起。
  “送货方式有点特殊啊!”
  富坚财博最为淡定,就是他买的,一共三斤,共付了一千两百雨币。
  他在众人奇异的目光中把土掰开,竟是从屁股下取出一个手掌大小地瓜。
  “怎么可能?”
  弥彦顿时惊为天神。
  小南也不再淡定,瞪大眼睛,双唇微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