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四章 木叶忍者

第四章 木叶忍者


  富坚财博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头标志性的红发。
  长门,漩涡一族的后裔,轮回眼的持有者,火影的天花板战力之一。
  在原剧情中,长门入侵木叶,展现了超影级的实力,几乎以一人之力把木叶打穿。
  如果不是因为他平常战力过强,没有机会锻炼出嘴遁之术,可能这部作品就要改名为《雨隐忍者》了。
  这样的BUG级战力如果变成敌人简直要让人裂开,但成为队友的话……
  “嘿嘿,谁爱去木叶谁去,投靠晓的决定实在太英明了,打不过就加入!”
  富坚财博嘴角疯狂上扬,他对现在的这种展开非常满意。
  在熟知部分剧情的情况下,生活在木叶是最好的选择。
  只要提前避开木叶村的几次灾难,就能稳稳当当地苟到辉夜被砍倒、忍界和平,然后一直到他寿终正寝。
  可是他目前在雨隐村,又是处于二次忍界大战时期,离他比较熟悉的火影剧情至少还有二十五年!
  中间这么长时间的剧情模糊而且不确切,而且他当时看动漫也没留意细节,根本掌握不了具体的信息,想利用情报优势都很难。
  细细想来,怎么看都是跟着这几位后期大佬混活跃社团的好。
  抱着大腿生存几率上升百分之百!
  “他没有死,身体有温度,还有呼吸!”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小南已经靠近长门,把他扶起来。
  富坚财博看着小南的侧脸,很惊讶地发现她露出了笑脸。
  是在为一个陌生孩童的存活感到喜悦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小南在原作中给他的感觉就像个冰美人,冷艳淡漠,就如同她那一头冷色调的蓝发。
  不会对任何人露出笑脸,也不会因任何人表现喷怒。
  哪怕是直面自己的死亡,也无动于衷,就好像是在看一件与自己不相关的事。
  但现在的小南,是个十分热心,又非常容易害羞的女孩子。
  真不知道后来她经历了什么场面,变成另一幅模样。
  如果自己穿越过来时,遇见的是后期的小南,恐怕……
  他不由擦了擦冷汗。
  ……
  “妈妈,妈妈!”
  长门忽然从梦中惊醒,口中不停着喊着难以辨识意义的词。
  他的眼里充斥着迷茫和恐惧……
  这是富坚财博的猜想,事实上长门的红发太长,以致看不到眼睛。
  “你醒了?”
  富坚财博顺势递上水和面包,用安利的语气介绍道:“这村子里的面包超赞的,又松又软,还加了糖,比麸糠做的好吃太多。”
  “快尝尝!”
  长门道了声谢,忽然迷茫地低头看了看面包,又抬头看了看富坚财博,弱弱说道:“这个,好像是我家做的面包……”
  “……”
  富坚财博干咳两声,僵着脸道:“不要那么在意细节嘛,四海之内皆兄弟,你我这么有缘,放古书话本里,那都是要对神结义的!”
  “从年岁看,我应该比你大,就厚颜做哥哥了。”
  “将来你要是成了什么雨影之类的,千万要记得哥哥我啊!”
  “苟富贵,勿相忘!”
  他自告奋勇的留在这,不就是为了在未来大佬面前混个脸熟?
  刚刚从噩梦中醒来的长门一脸问号,环顾一圈屋子,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富坚财博可以从他脸上看到一种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感。
  就像是少了什么。
  而后,长门突然翻起身,发了疯一般朝后院冲去。
  片刻之后,屋后传来哭号之声。
  富坚财博没有拦,只是坐在那不动,眼中不自觉流露出一丝悲哀神色,叹了一口气。
  他搜寻的时候去过后院,里面有两具尸体,死因是被手里剑刺穿喉部,从发色和年龄来看,应该就是长门的父母。
  结合屋外的战斗痕迹和他的记忆,大致拼出了故事的全貌:
  木叶的两名忍者来他家搜寻食物,中途遭遇长门的父母两人,杀之,但可能是忍者的职业道德,放过了长门。
  长门在悲痛之下,开启了轮回眼,将木叶两忍者击杀,但同时因为过大的消耗昏迷。
  战争,真是让人厌恶,尤其是不当军火贩子的时候。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屋外传来了脚步声。
  弥彦、小南满脸恐惧地走进屋子,身后跟着两位忍者打扮的大汉。
  他们带着铭刻叶子的护额,没有作战服,手里拿着苦无,站在弥彦和小南身后半米处,像是押送犯人一样跟着走进屋子。
  这种打扮他非常熟悉。
  是来自木叶的下忍。
  富坚财博霍然站起身。
  雨之国的宣传中,周围的三大国,风之国、铁之国和火之国正是造成一切战乱和贫困的根源,是压在雨之国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
  既然是敌对,自然要描述下敌人是何形象,是如何的可恨。
  砂隐和铁之国的武士很好归纳,比如砂隐就是吹风玩泥巴的,武士是玩刀的。
  所以宣传的时候非常方便,很容易形成刻板而单一的形象。
  但木叶的忍者就很麻烦,他们的忍术多而杂,在宣扬和传播中就不免变形。
  例如豢(huan)养噬金虫海的“虫魔”,体型远高于常人、能轻易的摧毁城墙的“巨人”,能使用各式各样前所未见的忍具,仿佛拥有一整个宝库的“忍具之王”等等……
  就相貌而言,不说他们长得肩上能跑马,双眼如铜铃,但也都脱离了寻常人的描述,反正是成了妖魔鬼怪的代言词。
  在这一片儿,可谓是小儿止哭。
  而眼前两人,一个双目无神,不对,何止是无神,连瞳孔都看不见,整个眼睛呈青白色,脸上青筋直冒,整一白内障患者;
  另一个体型异于常人,身高和寻常人差不多,体宽大致比寻常人横着稍宽,呈椭球状,还是横着的那种,算得上肥胖症患者了。
  这两人一出场,毫无疑问地坐实了雨之国口口相传中的“妖魔鬼怪”四字。
  难怪小南被吓得娇躯微颤、泪水滑落,连一向开朗的弥彦也是垂头丧气的模样。
  不就是日向家和秋道家的配角吗?
  富坚财博可没受雨之国奇怪的宣传影响,他看过火影,也知道一部分剧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日向和秋道两族未来出了什么厉害角色吗?
  被一黑棒戳死的上忍?
  就这?
  两家后期加起来,也未必够将来的小南和长门一个人打的!
  熟知剧情,自当无所畏惧。
  只是身体有些晃。
  他低头一看,腿在抖。
  细细想来,可能是自己的腿觉得它的伙伴们,也就是弥彦和小南的腿,都在发抖,它不抖就显得不合群,不利于将来的“抱腿上分”计划。
  真是一双善解人意,从不ky的好腿……
  才怪!
  越过荧幕、直面本人才能真切的感觉到这种异样的差距感。
  经历过战火和生死搏杀的人,光是眼神就把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富坚财博看着面无表情的两人,以及他们身上传来的肃杀之气,心头阵阵发毛,背部忽冷,差点没有脱口而出“太君”的称谓。
  屋子里的凝重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是现实,不是动画,哪怕他知道剧情,还有金手指,但死了就全没了!
  而现在,他的小命就掌握在这两人手中。
  敌对阵营,且是杀人如割草的忍者,光想想都发颤。
  “我不会取走你们的性命。”
  开着白眼的日向家忍者挪开苦无,推开小南,他指着屋外两具木叶忍者的尸首,面对众人说道:“但我想知道上原老师和三上老师的是怎么死的?”
  “你们有清楚的吗?”
  富坚财博闻言方舒一口长气,却被他的下一句话再次警醒。
  只听得那日向家忍者说道:“不要想着欺骗我,没有人能在我的视线下说谎。”
  白眼!
  他怎么会忘了这个?
  不提那些高端瞳术,即使是最基础的白眼也拥有透视之能,能看破人体内的经络,穴道、气血流通甚至查克拉的运行。
  只要稍加研究,就能使用白眼从细微变化中察觉端倪,堪称是人肉辨谎仪。
  此人所说多半是真!
  然而,富坚财博虽然亲眼没有看见长门虐杀两忍者的场面,但偏偏知道此事。
  万万没想到知道剧情反而成了破绽……
  瞒得过去吗?
  他内心唯有卧槽二字。
  时下,这位白眼忍者挨个地盯着他们,边上那位秋道家的忍者则更恐怖,饿绿了的表情配上诡异的微笑,好似要从他们几个中挑一个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