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五章 暴雨之针

第五章 暴雨之针


  “不知道,我们也是今早才到镇子里觅食。”
  面对两名凶神恶煞的木叶忍者,弥彦虽然有些抗拒,但还是如实告知。
  反正他本来便一无所知,也不怕提供什么情报。
  日向雄英听到他的回答,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点头,睁大双眼向几人扫视。
  半晌。
  他才皱起眉头,指着富坚财博,沉声道:“你的心律有些不正常,眼神也很怪,你知道些什么呢?”
  苦也!
  富坚财博暗自哀嚎一声,心思急转,忽然灵机一动,惨叫掩饰,他颤声道:“真不是我干的。”
  “这些忍者真不是我杀的!”
  此乃真话,和圆明园不是他烧的一样真。
  “没说是你杀的。”
  日向雄英摇了摇头,厉声道:“但你肯定看到了什么!”
  “我们木叶遵循火的意志,从不对平民和孩童下手,但你如果不说的话,那就是我们木叶的敌人了。”
  富坚财博依旧是慌张之态,“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也是今早来的,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这,还是真话。
  一边说着一边他哭喊出声,连带弥彦和小南也对日向家的忍者怒目而视。
  日向雄英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回答,不由眉头紧锁,让他更没想到的是,这居然是句真话,一时无言。
  “中午到了,要不先吃饭。”
  身边的胖忍者秋道准人询问真假后,连忙出声建议:
  “咱们外勤的也不能无偿加班吧!”
  他不似日向雄英是来寻找自己的导师,他单纯是接了情报任务干活的,两人在路上正巧撞见。
  如果能找到线索最好,找不到也和他的任务无关,因此兴致缺缺。
  当然,就算是他的任务,午饭时间总是要抢出来的。
  “不对。”
  日向雄英摇着头,在屋中来回踱步,忽的恍然大悟,把视线转向长门,幽幽道:“你们不是一伙人吧!”
  长门猛地抬头,不自觉退后一步。
  富坚财博也是心头一跳。
  这人是发现了什么?
  怎么办?急急急!
  他向后偷瞄,发现长门正半个身子躲在自己身后,垂着头发,瑟瑟发抖。
  这小子比他还紧张……
  等等,他忽然意识到,长门也许存有自己杀人的记忆。
  这下可麻烦大了!
  他和长门站在一团,指不定对方因泄愤把自己也杀了。
  难道要主动招供,把长门丢出去?
  只是……且不论是否违心,要真这么做了,小南和弥彦也会同他闹翻,自弃两大腿,指望自己的天赋能在火影世界杀出一片天?
  可拉倒吧!
  火影世界是有血统的,就他一个白板,有没有资格活到最后、挂在树上都不清楚!
  日向雄英朝着长门左视右看,越发证实了自己的想法,眼睛越发明亮。
  从富坚财博的角度,他更想用“定睛一看”这个词来形容。
  但这个词很玄奇,“定睛一看”需要具有眼黑部分,也就是俗称的瞳孔才看的出来。
  日向雄英只有眼白,分不清瞳孔。
  他只听得此人用笃定的口吻说道:“这个世界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只要经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比如气味、行为、擦伤、泥印。”
  “而这些痕迹隐藏的再好,也绝逃不过我的眼睛。”
  “通过对微小细节的收集和分析,就能使用一种名为推理的手段,推导出真相本身。”
  日向雄英蛮横地越过众人,一把薅住长门橘红色的头发,把他当众拎起,道:“这几日下雨,地上都是泥,他们几个小孩鞋上都裹了层泥沙,裤子上还有溅出的泥点。”
  “而你的鞋子虽然潮湿,但干净无比,只能说明你的家就在镇子里。”
  “巧了,上原老师和三上老师正好在你家遇难,小朋友,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长门抬起头,露出凶狠的目光和他对视,咬牙切齿,“他们该死!”
  嘭!
  日向雄英把长门摔到地上,用脚踩住,他阴沉着脸喊道:“你个小鬼又知道什么?”
  “即使像我这样没有才能,被命运厌弃的人,一样能感受到两位老师的温暖,他们就如光般闪耀。”
  “你根本不会知道他们是多好的人!”
  “确实好看又好吃!”
  秋道准人点头附和,他坐在地上,一手抱着大袋薯片,一手举着面包赞同道:“我是说两位老师做的饭真的很好吃。”
  “老师居然死在这里。”
  日向雄英用力踩下,冷喝道:“说!你看到了什么?”
  长门吃不住劲,不由惨呼。
  弥彦见状一急,挺身而出,扑了上去,而后被他用一巴掌扇飞。
  这该死的世道!
  富坚财博没有动,因为他知道普通人和忍者的差距,自提炼查克拉后,忍者比前世那些健将运动员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简直不是人类这个物种。
  况且日向家的人精通柔拳,又有白眼加持,便在同级忍者中也属于上乘。
  上忍除外。
  别说是一个他,就是一百个他也不够人家一只手打的。
  此刻,他对忍者的力量产生了无比的渴求感,更甚金钱。
  虽然钱遁在手,但唯有力量能直接保障生命!
  “快说!你看到了什么?”
  日向雄英见长门一心死扛不愿说出口,面色一冷,查克拉沿着脚底注入他的经脉。
  长门的哼哼声顿时一窒,随后发出难以言说的凄惨叫声。
  其间或还有日向雄英的喝声。
  富坚财博深恨自己的无力,目眦欲裂,余光中却看见窗外几片奇怪的云。
  呈伞状。
  他一时惊愕地朝外看去。
  门外的空中飘着十几把雨伞,非是正常放置,伞面对着平屋的大门。
  而后传来一阵整齐的颂吟声。
  “忍法—如雨露千本。”
  弥彦忽然欢呼,“我们有救了,雨隐村的忍者到了!”
  小南和长门面上也露出喜色。
  富坚财博心中泛起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通过伞释放的忍术他在动漫中看过,有种不妙的感觉。
  只见十几把雨伞,伞面飞速旋转,挥洒出大片的黑色针潮,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无差别攻击,会死!
  他心头预警,不由大声喊道:“快逃!后院!”
  “咻咻咻——”
  土木结构的平屋在针雨的扫射下,犹如一张脆薄的白纸,方闻声,便看到墙壁和顶上直视天空的针眼。
  屋内所有人顿时陷入如暴雨般的针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