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六章 井水下的愿景

第六章 井水下的愿景


  井水幽寒。
  众人泡在井水里,脸色都不好看。
  他们四人抱着水桶围成一圈,借着浮力,冒出四个头,在水面上面面相觑。
  “刚刚大家都挨了一掌吧。”
  富坚财博最先开口,“我是正好飞进井里的,能做到这些的只可能是那两个木叶忍者。”
  他虽然头脑依旧敏锐,但身体只是小孩,不可能躲过密集的针雨。
  方才,他将要被射穿的瞬间,只觉胸口传来一股柔力,将他身体抛飞,送入井口。
  这是日向的柔拳!
  其余几人也都无伤的落入水中,无疑证实了这点。
  他说话的同时,井外“笃笃笃笃”的音潮连绵不绝。
  弥彦本想反驳,听闻此声后,也陷入沉默。
  这是针形忍具千本刺在物体上的声音。
  千本用来对战忍者威力不足,不过造价低廉,用这种忍具的一般只有两类人。
  一类就像是武侠中玩木剑的装逼犯,嘴上叼根千本,平日咳嗽几声,摆出一成功力闯忍界的逼王架势。
  还有一类就是穷困地区的忍者。
  这也是雨之国的标志性忍术。
  雨之国任务金一向不足,部分忍者穷则变,变则通,创造出能大量发射千本的忍法,数目一多,威力也不错。
  最厉害的是割草效率极高。
  他们这样的平民,别说是对抗针雨,就是随意得挨上一发,至少丢掉半条命。
  现在留在院子里必死无疑。
  也就是说,作为敌人的木叶忍者救下了他们。
  被敌人救了。
  得出这个结论,几人的心情异常复杂。
  “木叶的忍者是坏人!”
  长门恨声道:“他绝没有什么好心救我们,只是为了搜集情报!”
  富坚财博并不同意他的说法,前世今生,他一向恩怨分明。
  不管别人的目的如何,从针雨中救下他们是事实,救命之恩总要承情。
  而且他是穿越客,对木叶有天然的亲近感。
  但富坚财博没有直言反驳,他心知长门的父母死于木叶忍者之手,心中已然恨极。
  更何况日向那人凶神恶煞,还折磨了他一通。
  长门若是感念木叶的救命之恩那才显得奇怪。
  “如果他们是带来和平,那就是我们的恩人。”
  弥彦思索片刻,道:“如果他们带来战争,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
  “就算救了我们一条命,也是敌人!”
  富坚财博不由暗自苦恼。
  没想到乐天派弥彦对木叶的成见也这般深。
  遇到关于木叶的观念问题,居然会动脑子说出这么有哲义的说辞。
  也对,以笨蛋著称的鸣人嘴遁天下第一。
  可能是他们这类人的固有属性。
  富坚财博提起此事的目的当然不纯粹。
  他本想激起弥彦成为忍者、结束战争、带来和平的愿景,然后顺水推舟的说出一起去拜个好老师。
  最后“意外”得知木叶三忍忍法强大,名声在外。
  联系到木叶的救命恩情,一起去木叶拜师。
  这一切都显得如此顺理成章。
  只是,这种氛围,他怎么号召大家一起投向木叶某位泳池采风客的怀抱呢?
  试想一下,他们目前对木叶的观感,为100%的恶感。
  而人类对泳池偷窥狂的观感,几乎为100%鄙视。
  一旦他号召去自来也(木叶+泳池偷窥狂)处拜师。
  很可能富坚财博这个姓名就得分担仇恨……
  此为谈判大忌!
  一个人自己去?
  那必不可能!
  富坚财博把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捏死于腹中,现在离开剧情线变数太多,远不如按部就班来的稳健。
  但富坚财博受够了这种无力感,迫不及待地想要涌入忍者世界。
  他心思一动,改口道,“恩不恩情暂且不论,正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木叶忍者既然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应该学习他们的忍术来终结战争。”
  话一出口,他都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不对!”
  弥彦一反常态的反驳:“我们雨之国有半神坐镇,忍术从不弱于人。”
  他也想明白了,想要在乱世中脱离困境,必须要获得力量。
  “我听忍者大人们说过,我们国家也建了一所忍者学校。”
  弥彦在水中挥拳道:“即使是平民也可以进入学校学习忍术、成为忍者,只是毕业后要被征召上战场。”
  “可现在到处都是战场,我们又能去哪呢?”
  “如果这次还能活着,我就去忍者学校,大家要不要一起?”
  一席话说得弥彦热血澎湃,说得富坚财博冷汗涔涔。
  也许是井水幽寒,总之他的心都快凉透了。
  难道是他的到来,剧情改了?
  去忍者学校变成四个下忍分队?
  说好的S级势力,晓组织元老呢!
  这也差太多了!
  富坚财博在井水中,仿佛看见了刘备摔阿斗的场景。
  ‘为汝这孺子一番话,几损我三条大腿!’
  他不由用期盼地目光看向小南,将来的智角担当想来一定有不一般的见解吧!
  小南的淡紫长发披散在水中,她淡漠道:“我要晕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小南双眼一闭,双手一松,溺在水中。
  “不好!”
  富坚财博反应最快,连将她拉起,这才发现小南整张脸都泛着青色。
  这也难怪,水下的温度极低。
  他虽遭逢大难,但毕竟家里生活富足,身体的底子在那。
  而小南常年营养不良,又是女孩子,难免吃不住寒意。
  “不能让她在水下泡着了!”
  富坚财博断然道:“得送她上去。”
  然而,他听到上方接连不断的“笃笃”之声,脸色越发难看。
  从雨忍毫不顾忌、直接动手的迹象看,现在上去就是死路一条。
  “垃圾忍术!”
  他不由开口痛骂。
  爱国少年弥彦这回也难得同意他的看法。
  旋即,又一声扑通,长门也紧随小南后程,昏死过去,他本身就是昏迷状态,醒来后又被日向一同折磨。
  现在才倒下,已经算得益于漩涡一族的小强体质了。
  他和弥彦对视一眼,不由同时苦笑。
  富坚财博放开双手,从后抱住小南的身体,把她往木桶上送。
  一方面让小南的身体尽可能多的脱离水面,减少热量丧失;另一方面想利用身体残余的热量帮她恢复。
  她的身躯又轻又小,冷冰冰的。
  他这样抱着,心中只有怜意,绝无那种世俗的欲望。
  弥彦慢了一步,只能如是的抱住长门。
  只是,这是权宜之计。
  更要命的是,他和弥彦也绝撑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