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七章 危机

第七章 危机


  小院。
  三位忍者并立针海之中。
  三人的装饰十分相似,头戴斗笠,背着两把雨伞,斗笠上嵌着护额,护额上刻着一字排开的四条竖杠,正是雨忍村的标志。
  梅雨站在三人中间,满意地扫视自己的成果。
  这次行动便是由他主导。
  他们趁木叶两人不备,联手向院内进行覆盖式打击,最终无伤地解决战斗。
  唯一的代价便是自己等人的查克拉近乎耗尽,另外还需将用过的千本收回伞骨,这可是项大工程。
  但不管怎样说,这都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自己的履历上又多了份不小的功绩。
  中忍有望。
  “梅雨,快来看这里!”
  三人中体型最胖、个子最矮的骤雨忽的喊道:“是木叶的上忍!”
  梅雨心中一惊,径直纵身一跃,身体化为一道虚影,转眼就到了院子门口。
  门口躺着两具死状诡异,如同被巨力挤烂的忍者尸体。
  “三上和上原?”
  他不由惊叫出声,这可是木叶的上忍,在雨隐村的任务名单上都属于相当知名的存在。
  别说是穿着上忍的制服,就是脱光了他们都能认出来!
  不幻想对战上忍的忍者不是好忍者。
  谁没想过从三上和上原身上取走一血呢?
  上忍的悬赏金可是相当的诱人,包管他们能快活好长一段时间。
  作为雨隐村的苦逼下忍,没工资,低绩效,医疗服务严重供应不足。
  他的一只眼睛受伤了,只能在面部裹了两片膏药,现在还没治好呢!
  现在机会来了!
  梅雨鼻息渐渐粗重,语气干涩,在征求意见,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他们是谁杀的呢?木叶方面看来也不知道详情,不然不会派遣下忍察看。”
  “也不是我们雨隐的人。”小胖子骤雨嘿嘿笑着。
  他自然明白了骤雨的言外之意,补充道:“最近来夜见山村的只有我们小队,我们是巡逻岗,如果真的发现木叶上忍的消息,不可能让我们小队过来。”
  梅雨意有所指,笑道:“可以是我们雨隐的人。”
  时雨站在一旁,听到这他才明白两人的用意。
  他们要假冒功绩,把杀死两上忍的功劳吞下!
  他才当忍者不久,只觉得这种行为有损忍者的荣耀,并不支持:“这不好吧!我们这么做不会被查出来吗?”
  “小屁孩,你以为雨隐村就我们这么干吗?”
  梅雨道:“只要我们手脚做的干净,谁能找到我们头上,再说就是暴露了又如何?最坏不过是当逃亡忍者罢了。”
  “你现在的待遇和逃亡忍者有区别吗?”
  “上面人为了荣耀要我们拼命,被迫征召,还没有钱,我们还不如逃亡忍者呢!”
  “这可是两个上忍的功劳,做完这票,咱哥几个借着这份功绩休整,吃香的、喝辣的,不比苦哈哈的待在战场强?”
  时雨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忽然想起某条忍者的准则。
  服从命令。
  作为队员,自然要听队长梅雨的,
  他一贯是个优秀的忍者,为了忍者的荣耀,当然要服从命令。
  ……
  井下。
  一刻钟后,杂音渐消。
  少顷,富坚财博和弥彦两人挨个儿背着人顺着绳子爬上井。
  放眼一看,院子里景象大变。
  更确切的说,院子没了……
  木板、泥砖塌在一团,其上是黑色的焦痕,还有大量密密麻麻的千本扎在地上,如同钉床一般。
  门口的位置有两具人形尸体倒在地上,血肉模糊,血迹呈溅射状将地面染红,他们身上被针器扎满,浑身上下唯一完整的只有铭刻着叶子形状的护额。
  硬要形容,就像是草船借箭中的草人。
  富坚财博看着这副惨状,顿觉一股恶心感从胃里,从食道爬上来,腹中极为不适。
  他还想着将来回报恩情,现下看了,一切皆休。
  飒飒飒!
  三个头戴斗笠的雨忍在他们面前站定。
  脸上贴着膏药的站在中间。
  他自称是梅雨,询问道:“刚刚我们所杀的两人都是来自木叶的走狗,他们跑到这里来必有阴谋,你们可知他们来做了什么?”
  夜见山村处于火之国和雨之国交战处的大后方,木叶的忍者入侵这里做什么?偷袭?那也该偷袭雨隐村,其中必然有鬼!
  弥彦一看到他们护额上的标志,顿时激动万分。
  是本国的忍者!
  找到组织了!
  他从小就听到各种忍者为了保护平民英勇牺牲的故事。
  内心也向往着成为忍者大人,现在还能帮到这些忍者大人,一股自豪油然而生。
  至于险些被雨忍杀死,则被他选择性略过。
  弥彦自告奋勇地上前答话:“木叶的忍者……走狗在寻找杀害他们同伴的凶手,他问我们在附近看过哪些人。”
  “还问了我们国家的情报吧!”
  梅雨身旁的小胖子眼中尽是不屑、鄙夷神色,“你们这群地里刨食的小鬼,心中从无忍者的荣耀,为了保住小命,一定是把能透露的都交代了吧!”
  “嘿嘿,要不然木叶的人怎么会临死救了你们。”
  他用敌视的眼光扫视两人,如果不是日向雄英的柔拳,这几个小鬼怎么能跑出他的忍术范围?
  害得他出了大丑,白白被同伴嘲笑。
  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吞掉功劳,这些小孩可太碍事了。
  富坚财博心知目前绝不能木叶忍者扯上关系,要不然鬼知道在雨之国会被打上什么标签。
  他连忙流露出惊讶震动神色,诧异道:“怎么会是木叶的忍者救的我!”
  “难道不是几位忍者大人为了不波及我们,提前把我们送进井口的吗?”
  凭你也配!
  骤雨的眼神仿佛这般回应。
  他还想继续开口,却被梅雨连用咳嗽声止住。
  梅雨干咳着说道:“细枝末节就不用谈了,你们对木叶的人说了什么?有没有说什么情报?老实交代我们既往不咎。”
  他也没有多想,只当平民没有接触过忍术,误认成是他们在救人。
  这样说起情报或许更加尽心尽力。
  富坚财博无视弥彦那期盼的眼神,对此间的情形一问三不知。
  最后说道:“忍者大人,如您所见,我们都是四处拾荒的孤儿,以我们的实力,您觉得我们何德何能有资格接触到对忍者有用的情报?”
  面前三个忍者突然大笑起来。
  好似对他的回答非常满意。
  骤雨笑眯眯地看向弥彦,温和地问道:“你们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门口尸体?知道凶手是谁吗?”
  弥彦看着他们心底有些发毛,不过长久的习惯让他放松下来,点头道:“对,我们一来就看到了尸体,凶手……”
  说到这里,他迟疑地看了眼富坚财博,他总觉得富坚财博知道是谁。
  但最后还是尊重同伴的意愿,无奈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凶手是谁,什么也没看到。”
  富坚财博没有回应弥彦的眼神暗示,只是越发觉得气氛不对。
  他前世读过许多历史,也知晓一些兵法。
  边军在战争期间,有时会和敌军达成某种默契,互相杀戮对方的平民以作战功,这就是熟称的“杀良冒功”。
  在忍者世界不太可行,因为忍界是任务制,哪怕是战争,也以任务形式发布,有明确目标,很难通过冒充的手法完成任务。
  但反过来说,只要任务完成,谁会追究过程呢!
  比如火影中最著名的刺杀任务,角都八百里开外向初代柱间发射一枚手里剑,未果,以刺杀失败为由被逐出泷隐村。
  但如果任务的时间点在初代火影柱间即将老死的瞬间呢!
  角都一手里剑击杀柱间?
  按任务的要求,一定时间内,不拘手段,亲手达成,完全符合任务完成的标准!
  富坚财博忽然想起来一个久远的片段,是火影的中忍考试部分,他看了看雨隐三人组,又回顾记忆,恍然大悟。
  这特么不是二十多年后的炮灰三人组吗!
  被我爱罗一手一个的那种!
  看这几人鼻孔放粗气的样子,九成九是想把击杀上忍的功劳按自己头上了!
  梅雨询问后不由展露笑颜,“哎呀呀,我们有个大忙需要你们帮呢,兄弟几个搞点钱不容易,如果被你们泄露了就不好了。”
  “你们能不能乖乖去死,替我们保守秘密啊?”
  时雨和骤雨也靠过来,他们笑容灿烂。
  气氛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