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九章 忍者大人,钱来了 1/4

第九章 忍者大人,钱来了 1/4


  【万界商城:用心创造便捷,没钱买你麻痹】
  富坚财博打开钱遁面板,【万界商城】中出现了大量的实物画面以及价格。
  【普通土豆,类别:食物。价格:四百雨币/斤】
  ……
  【千本,类别:忍具。价格:两百雨币/根】
  【苦无,类别:忍具。价格:八十火币/把】
  【手里剑,类别:忍具。价格:五十火币/发】
  【起爆符,类别:忍具。价格:一千火币或六千雨币/张】
  ……
  【柔拳·点穴,类别:体术。评价:D级。价格:两万火币】
  【忍法·如雨露千本,类别:忍术。评价:D级。价格:十万雨币】
  ……
  【钱之力:99,998,800雨币/1,500火币】
  富坚财博扫视完一长串的商品栏目,以及自己充沛的钱之力,面上渐渐露出笑容。
  雨隐三人组二十多年后的战力才勉强够着中忍考核的标准,现下的实力不会很强。
  他只要能用钱买到这些忍术,还有忍具,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几位,我们出发吧,等会一定要听我的!”
  “放心,我们向来守诺。”
  四人相视一笑,说不出得和谐自然。
  ……
  出门不到盏茶功夫。
  富坚财博领着雨隐三忍者转了两条街,在一处偏僻所在停下。
  附近只有一座蓄水的水塔,十米来高,还有一间空旷的院子。
  “你把钱藏在了这里?”
  梅雨狐疑地问道。
  此处布置简单,怎么看也不是藏钱的好地方。
  “嗯,对,就在这里。”
  富坚财博却十分肯定的回答。
  对他而言,藏钱的地方都是假的,钱就在系统面板中,可随时取用。
  只是此地足够偏僻,正好能大展身手。
  “别耍花招。”
  梅雨阴着脸呵呵笑着,“像你这么聪明的小孩,应该知道愚弄我等的下场吧!”
  小胖子骤雨也凑近了,捏住他的肩膀恐吓。
  “笑吧笑吧,等会有你们哭的时候!”
  富坚财博肩膀受痛,闷哼一声,心中更是杀意沸腾,他压住情绪,殷勤笑道:“钱藏的深,我替你们取出来。”
  他装模作样地小跑至墙角,用身体挡住视线,心念一动,手中便多了一叠雨币。
  “大郎,该吃药了。”
  富坚财博的脑海里忽然闪过前世的某个片段,干咳几声,面带笑容,回身将钱奉上。
  “等等。”
  梅雨颇为警觉,他扫了一眼,不由蹙起眉头,“钱有问题。”
  “木叶的忍者怎么会只有雨币?”
  骤雨闻言一把夺过钱,挨张数了一遍,脸色顿时阴沉,一脚把富坚财博踹翻,冷哼怒骂道:“怎么才六万雨币?”
  “你小子不老实啊!我们面前还敢耍花样?”
  六万雨币可不是什么大数目,更不可能像是上忍的手笔。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木叶的政权较为巩固,所以忍者出任务,钱大多存放于村内。
  而雨之国战乱不休,出完任务,别说是钱,可能回去房子都被别人占了!
  再说他们随时都准备出逃当流亡忍者,最安全最放心的存钱之地自然是带在身上。
  那两个木叶上忍身上只放了一千五百的火币,折合雨币也就九千,连一万都没有。
  这些钱都是系统原生所存。
  “还有,我再去拿。”
  富坚财博面上赔笑,心下一动。
  本来他还想找别的理由离开,现在可以直接借此离他们远点。
  他如刚才那般行数十步,在院子角落站定。
  却是什么也不做。
  这回他有恃无恐地注视着三忍者,眼中杀意纵横。
  “你在做什么?”
  梅雨以为是小孩子在耍脾气,不由眸露凶光,神色阴郁,咧开嘴道:“乖乖听话,不然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同伴也要死!”
  “息怒息怒!”
  富坚财博面对三人的怒意,置若罔闻,他打着哈哈,“我觉得这个地方挺不错的,你们觉得呢?”
  “把这当作你们三人的埋尸之处如何?”
  一语惊人。
  雨隐三忍者硬是被这超脱常理和逻辑的一句话所摄,愣在当场。
  此前,梅雨并非没有预先备案,他早已打好腹稿:
  如果富坚财博乖乖地财物奉上,就干脆利落地把一伙小孩子全杀掉;
  如果富坚财博拒不接受,就用忍术反复折磨,拿到财物后精心地把一伙小孩子全虐杀;
  如果富坚财博所说都是谎言,没有财物,那他们就漫不经心地把一伙小孩子全虐杀;
  如果富坚财博随便带他们找块地,哈哈大笑着要他们洗干净脖子自杀,那就……那就个屁啊!谁特么会做这种预案?
  疯了吗?
  梅雨等三人目不转睛地盯向这个男孩,想从他的眸光中找到疯癫的迹象。
  然而什么都没有。
  他们只见这个男孩负手而立,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质。
  他在装逼。
  小胖子骤雨最先反应过来,破口大骂,“你当你自己是谁?”
  “你不知道我们是忍者吗?”
  “我们是忍者!是这个国家的守护神,比你们这些贱命不知道高贵到哪里去了!”
  “你哪来的勇气要我们死?”
  说着,他身形一闪,直奔富坚财博,欲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富坚财博视线闪过直扑自己的骤雨,神色淡然,轻声自语道:“时间到了。”
  “爆!”
  骤雨手中的雨币顿冒火光。
  “雨币有诈!”
  梅雨忍者经验最为丰厚,雨币刚刚变为起爆符的时候就感觉出不对,立时高呼提醒。
  可惜为时已晚。
  骤雨只觉手臂传来灼烧的痛感,在这临危之际,他终是展现出作为忍者的素质。
  快速结印,低喝道:“水遁·瀑流盾!”
  地上忽现大股的泉流破地而起,如山壁般升起,切开骤雨的双手,隔绝起爆符的火光。
  “嘭!嘭!嘭!”
  富坚财博用那六万雨币买了十张起爆符。
  这十张起爆符于一瞬间轰然爆炸,火光登时笼罩整个小院。
  尘土飞溅。
  待烟尘散去。
  骤雨双臂已失,面上焦黑还渗着血迹,眼神死死地盯着富坚财博。
  作为一个活在常识中的忍者,他失去双手,再不能结印,忍者之路已然断了。
  比他更惨的是时雨,他反应稍慢,没有躲开骤雨用瀑流盾反射的冲击,整个身体已然被炸碎。
  院中唯有梅雨还存有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