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在木叶凭亿近人 > 第十章 这一招一千万的力量,你们谁能挡! 1/9

第十章 这一招一千万的力量,你们谁能挡! 1/9


  “呸!”
  梅雨吐出嘴里的泥沙,抖落身上的尘土,神色惊怒交加,高声喝问:“你究竟是谁!?”
  如果早知道他也是忍者,这场战斗本可以避免。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平平无奇的流浪少年,居然自行掌握了忍者的能力。
  草率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们折了时雨,骤雨也受了重伤,再不可能握手言和!
  想通这处关隘后,梅雨目光一凝。
  一把雨伞自他背后冲天而起,骤然展开。
  “咻!咻!咻!”
  数十根千本划破长空,朝富坚财博急射而来。
  富坚财博抬起头甚至可以看到千本锋利的针尖,透过空气,都能感受到皮肤的刺痛感。
  然而,他只是朝骤雨微微冷笑。
  如果在之前,唯有采用对攻的方式才能获取生机。
  但现在,丝毫无惧。
  【万界商城】上又多出了一条新产品。
  【水遁·瀑流壁,类别:忍术。评价:C级。价格:六十万雨币】
  一叠厚厚的钞票凭空出现在他手中,天女散花般洒开。
  如果只是扣除数字还好,具现化成现钞,这般现撒钱的感觉异常酸爽,半是心痛,半是兴奋。
  富坚财博红着眼圈,用力喝道:“钱遁·瀑流壁。”
  纸钞迅速化为奔腾的泉流,形成一方巨大的水壁障,将袭来的千本冲刷的七零八落。
  “唔!你——!”
  骤雨在一旁大吃一惊。
  他看着熟悉的忍术在对手手中复现,面上浮现难以置信之色。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我的忍术?”
  水遁·瀑流壁是雨隐村的忍者在战场上仿造土流壁创新而出,属于雨忍的专有忍术。
  这门忍术向来只在村子里传授。
  可面前的这个小孩绝不是村子里的人。
  他怎么会这项忍法?
  心底渐渐想起一项传说。
  梅雨也是想到此节,面色沉了下来,高声道:“原来阁下是宇智波一族,我该称你为拷贝忍者才是。”
  骤雨恍然,他提醒道:“没错老大,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写轮眼!”
  富坚财博闻言却是一呆。
  他明明用的是天底下最堂皇正大的钞能力。
  什么拷贝忍者宇智波,哪能和钞能力比?
  抹了抹眼睛,因为兴奋还有心痛而导致的眼球充血现象逐渐消退,恢复成平常瞳色。
  “在下富坚财博,富奸老贼的富坚!”
  他正色道:“你们记好了,我和你们说的宇智波没有半点关系。”
  “宇智波财博,你以为做了掩饰,我们就认不出写轮眼了吗?”
  梅雨面露炙热目光。
  写轮眼啊,传闻中这种瞳术拥有看破别人的忍术机制的能力,拥有者无不是顶尖的忍者。
  木叶的那位甚至能凭借写轮眼和木叶的初代火影,忍者之神千手柱间一较高下。
  现在,这种传说中的瞳术,就摆在自己面前。
  造化啊!
  如果得到它,雨影的位置岂不是非他莫属。
  山椒鱼半藏也得乖乖挪窝!
  梅雨并不相信富坚财博能对他造成威胁。
  正如高段位的游戏玩家对线时,一个拉扯就能看出水平。
  忍者之间一个照面,一个身位,甚至一个眼神,就能看出实力的高下。
  毫无疑问,面前的这个小孩只是侥幸觉醒了瞳术的幸运儿。
  没有受过忍者的训练,体能不行,技艺不行。
  此战必胜。
  他收束心情,举着苦无迅速扑上去。
  富坚财博眉头一挑,一叠雨币顿时出现在手中,飞撒而出。
  “钱遁·如雨露千本之术!”
  一把雨伞冲天而起,旋转中洒下数十根千本,直取梅雨。
  梅雨身形一闪,躲过大部分千本,而后用苦无迎上针雨。
  随着苦无在空中和千本碰撞,迸出点点火星,一波攻势,梅雨毫发无伤。
  “再来!”
  富坚财博不由皱眉,又是一叠雨币在手,飞洒而出。
  “叮叮叮——”
  千本再次被梅雨斩落在地上。
  “再来!”
  “再来!”
  “再来!”
  富坚财博接连使出五次,却无效果,脸色越发苍白。
  主要因心痛钱财所致。
  这一细算,起码有五十万雨币丢进了水里。
  瞧梅雨这副架势,起码还能撑五十万的实力,不由越发心痛。
  但梅雨可不知富坚财博的心情,他虽然气喘吁吁地在院中飞奔,眼睛越发明亮。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图样图森破。
  一点都不会爱惜自己查克拉。
  听闻写轮眼是耗费查克拉的大户,即使在战场上,木叶忍者也不会长时间开眼。
  这个小孩想必查克拉将要耗尽。
  苍白的脸色和抽搐的眼角就是明证!
  反攻的时机已至。
  一波针雨再次袭来。
  噗——
  一抹血色挥洒于空中。
  全场皆静。
  伤者并非梅雨。
  骤雨难以置信地看向心口的苦无,努力地回首张望,眼角余光中显露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为什么?”
  “你都想逃了还问为什么?”
  梅雨笑道:“写轮眼当然是个秘密,我怎么能允许你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骤雨露出悔恨之色。
  他看到写轮眼的时候就明白了梅雨所想,知道梅雨不会放过自己这个知情人。
  所以他想趁着梅雨对付那小孩,分身乏术的时候撤出去。
  万没想到梅雨下手如此果断、狠绝!
  骤雨咳了口血,惨笑道:“我诅咒你,梅雨,你一定会死在战争中,万箭穿心,不得好死啊——噗!”
  梅雨抽回苦无,把他的身体随手一丢,用张狂炽热的目光紧盯富坚财博。
  双手则迅速结印,“水遁·蜃雨!”
  话甫落,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溅在地上滋出薄雾。
  很快院中被浓雾所笼罩,再不能视物。
  梅雨嘴角勾出一抹笑容,这种忍术便是复制了又如何?
  让雾气再浓一点?
  他凭借水汽察觉对手的位置,那小孩能做什么?连听声辨位的基础都没有!
  梅雨志得意满的冲进浓雾,直奔富坚财博。
  只是这一刹那,他面色陡然凝固。
  “天啊!这是什么?”
  富坚财博的位置没有动,只是他身前多了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伞云。
  梅雨呆立在原地,望着数不胜数的云海,喃喃自语。
  “一,二,三……九,十——”
  他数学不好,雨忍村也不教数学,但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出结论。
  伞云的数目超过十根手指能数的范围。
  富坚财博赤红着眼,心如刀绞地低吼道:“这一招一千万的力量,你挡得住吗?”
  没错,他的确不能看波浓雾。
  不过这片雾也帮他下了决心。
  “钱遁·如雨露千本一百连弹!”
  随着话音落下,整片天空出现厉啸之音。
  针雨如潮,浓雾被飞速撕烂,挟天威朝小院泄下。
  梅雨面露惊恐,绝望地仰头望着,整具身体被针海冲击,溅为血沫。
  院墙,水塔,荡然无存。
  只余下富坚财博一个人的身影,还有地狱般的钉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