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正确答案人生 > 衣

  原本宁静的村庄突然热闹了,乡亲们雀跃着欢呼着,争相奔走相告:晚李大户家请柳月如来唱戏。
  说起柳月如,在当地可谓声赫赫,是县剧团的角,能够听唱戏,一睹的风,是许多人的梦。
  刚近黄昏,乡亲们潮水般拥李大户家,青莲好奇地跟在人群后。李大户家院子里,灯火辉煌,高高的戏台前挤满了乌泱泱的人群,他们昂着头,瞪着眼,屏住呼吸,焦急地等待柳月如出场。青莲猫起身子,使劲朝前钻,像一尾滑溜的小鱼儿,钻到了人群前面。
  锣鼓铿锵,乐声四起,柳月如一袭飘逸的青衫长裙,款款从幕布后走出来,身姿婀娜,莲轻移,宛如踩在云端的仙女。喧闹的人群瞬间寂静。柳月如眼波转,一跷兰,一抖水袖,行云水,灵动自如。柳月如轻启朱唇,黄鹂一样脆婉转的声音脱口而出。人们看呆了,听痴了,像木头人立在当地。青莲尚小,看不懂剧,听不懂戏文,可柳月如仿佛带着一股子魔力,深深诱惑着青莲,让青莲的目无法从身上移走,哭,青莲跟着哭,笑,青莲也笑。
  戏散,柳月如谢幕退下,乡亲们依依不舍地离去。青莲不走,悄悄来到后台。
  柳月如对镜卸妆,从镜子里看到了身后的青莲。小丫头,怎么还不家?青莲紧盯柳月如,紧闭双唇不语。柳月如头,上上下下量着青莲,见青莲面容秀,身形纤细,眼神里有股子坚毅倔劲儿,说,是个唱青的好坯子。可柳月如说么,青莲就是不说话。后,柳月如问,愿跟我学戏吗?青莲终于开口,愿,我要唱戏,像你一样。
  青莲跟着柳月如学戏,大家都说青莲家祖坟冒青烟了,要,柳月如不轻易徒的。柳月如对青莲严,唱念,手把手青莲,青莲学得稍有不佳,必然罚。师出高徒,十年勤学苦练,青莲成了剧团出色的青,扮相丽端庄,音色澈圆润,表演细腻庄重,秦香莲、白素贞、王宝钏,所有青角色演绎得栩栩如生,灵现。
  也不从何时起,看戏的人越来越少了。台上,青莲卖力表演,台下,观众寥寥无几。青莲从初的失落、失望演变为绝望。
  一天,一个扮时尚的男人来剧团找青莲。青莲小姐,我们司正在挖掘歌星,以你的形和唱功,绝对能够火,你可有兴趣?青莲也没,说,我没兴趣!男人说,传统戏在本地已经衰落,现在还有谁看戏?说,男人把一张片在桌上。青莲小姐,走充满鲜的明大,还是孤独地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由你自己决定。说,男人离开了。
  那天,男人的话不断在青莲脑子里荡,去找柳月如,说,师傅,有人说我可以歌星。柳月如说,咱们是唱戏之人,非戏子。青莲说,没人看戏了,我另找出。柳月如说,使台下有一个观众,我们也要唱下去。青莲脱下戏服,说,不,我也不唱独角戏了。柳月如说,你出了剧团,我们的师徒缘分也就尽了。青莲含着泪,头也不地走出了剧团的大门。
  青莲然火了,唱歌、走穴、商演,春风得。热闹精彩的生,使早就淡忘了剧团和柳月如。
  年后的一天,青莲和老板相约咖啡厅商谈演出事宜,青莲去得早,点了杯咖啡喝起来。不远处,几个年轻人正对着窃窃私语。作为明星,早已习惯了人们对的关注和议论。看,那不是歌星青莲吗?唱歌挺好听的。听说以前是唱青的,的唱功、动作、神态都有传统戏的影子。原来以前是唱戏的啊,怪不得唱歌有种与众不同的味。他们的话飘进青莲耳朵里。
  老板来了。青莲说,有个问我一问你,你当初为么觉得我能唱出来?老板一笑,因为你有戏剧底子,唱出来有色,要不然,你怎么会红?要,现在会唱歌的人一抓一大把。青莲内心像人投了一块大石头。
  晚上,青莲了一个梦。梦里,柳月如和青莲唱《白蛇传》,柳月如演白蛇,青莲反串法,两人对起来,青莲一剑刺穿了柳月如的胸膛,柳月如倒在戏台上,鲜血染红了柳月如的白。青莲从梦中惊醒。。
  第二天,青莲消所有动,赶到县剧团,却发现大门紧闭,周围人听,,剧团生冷,半年前已经倒闭了。
  青莲找到柳月如家里,看到的是柳月如的灵。守灵的老太太说,我是月如的家,你是青莲吧?青莲一惊,你怎么?老太太说,月如说过,你迟早会来的。青莲问,师傅怎么走了?老太太说,月如是个戏痴啊,爱戏的人越来越少,懂戏的人越来越少,日郁郁寡欢,剧团倒闭后,大病一场,昨晚,走了。临终前,叮嘱我把一样东给你。说着,老太太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青莲。青莲开,里面是一套青的戏服,正是初看师傅唱戏时穿的那套。师傅!青莲怆然泪下,跪倒在柳月如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