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正确答案人生 > 随笔桐乡

  成长,原来不过是由无数离构成的罢了。
  在太多已经说出口的或还未来得说出口的“见”中,我一一走过稚嫩,走过哭闹,走过撒娇。其实明明道不可能与过去相见,但仍然必须在离时给自己留一个婉转的希望。我不开过去,忆紧紧抓住。
  当童年的记忆成为习惯,且变成生中的一部分,我发现自己在留恋失去的,没有人阻拦,没有东遮挡。
  还记得在那午后的田间,一片绿的菜开满了田间小旁。我趴在门口的小树下,扯着一母亲刚为我抓到的蜻蜓,我抓着蜻蜓的翅膀,然后开它,小蜻蜓以为重获自由,急飞行,快细线勒住。小蜻蜓便不飞动,我有点粗暴得扯着细线,说:“你要是不飞,我就扯掉你的翅膀!”
  突然我听见了斗声,村子里的女恶霸大娃子正在欺负新来的村民。那个女孩有着一双澈明亮的双眼,一看就是从城里来的人。不远处坐着一个瞎了眼睛的老爷爷,和一个到中年的看似家的人。
  那时大娃子和我般大,但不道要和同村的人友好相处,我替那个女孩――小梁和大娃子了一架。大娃子总说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多,自然我落了一声伤。
  然而小梁在一个黄昏给我抓了一蜻蜓,当作我因为而让蜻蜓飞掉的赔礼。
  是我儿时亲密的好朋友,我为了卖掉了我心爱的玻璃球,换了一本爱的恐怖小说;我为了不和大娃子了多少的驾,了多少的伤;我为了甚至将母亲送给我的糖送给了。
  离,本是一道多的,可以选择笑,选择哭,分明可以挥挥手,轻轻说声见,但那些曾经炽烈如艳阳的梦,在这些岁月中,成为隐痛,失去彩,和我离。
  总有一天,那些童话、幻、梦、传说;那些王子、主、水晶鞋和一千零一个夜里的奇迹离我而去,而之的,则是一个又一个的现实,考试,分数,大学,工作,还有惆怅。
  这些我都无法释怀,这样的答案都不是在说谎。短暂的相握,分开,然后各自将拥有新的手握住叫“童年”的掌心。
  我的人生就像一条连续不断的河,一年一年,一日一日不停奔走,不曾停下,日落或残月,糖或仔,是我记忆里远远的灯,过去,都是一片起伏的黑色大。童年的和我离了。
  因为盼,所以我们开始;因为,所以我们开始盼。在周而复始的和盼中,我沉沦了,在那个快乐的岁月里,让奢望将自己团团围住,我没有勇气告诉自己:我已经长大了。。
  无法触摸的未来充满了太多的可能性,于是我用各种的假设让自己道,这些令人窒息的生是愉快的过去,但,为我落了泪。
  成长,原来是由无数离构成的相遇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