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嗣兄 > 第13章 赘婿

第13章 赘婿

许长安睡不着了。
  
  从四月二十八日,她身份的秘密暴露开始,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她心头都仿佛笼罩着厚厚的阴云。
  
  父亲要过继嗣子这件事始终悬在她头顶。他似乎铁了心要让承志代替她的位置。她不甘心。她尝试过去阻止,却一再失败。
  
  但今日萌生出这个念头后,她突然感觉这段时日一直笼罩在心头的阴云,骤然裂开一道缝隙,有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
  
  她好像一下子就看到了努力的新方向。
  
  不过很快她又皱了眉。这事似乎不是很容易,万一吴富贵的言论不正确呢?
  
  许长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很久,直到浓浓的困意袭来,才重又睡了过去。
  
  临近晌午时,父亲许敬业来看她。
  
  见女儿病了,许敬业不由皱眉:“怎么这样不小心?伤还没好,又病了?”
  
  许长安看着父亲,也不知他这是关心多一点,还是责怪多一点。
  
  不过她自己大概也过了渴望父爱的年纪。比起父亲的怜惜关切,她更在意金药堂一些。
  
  许长安叹一口气,懒洋洋道:“怎么病的?还不是被你那个好义子给推下水着凉了?”
  
  “又胡说了,好端端的,他推你做什么?”许敬业在女儿窗前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他又不是小孩子。”
  
  父女俩已经很久没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了。这段时间,他们说不上几句就会吵起来。
  
  往日的父慈子孝仿佛被埋在了记忆深处。
  
  许长安也没再分辩,只轻声问:“爹,你真的非要让他做你嗣子不可吗?要是他父母找过来……”
  
  “要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会等到现在来两个假的?不过我也想好了,如果他父母真找过来,他又是家中独子,那就让他兼祧两房。”
  
  看着女儿病中虚弱模样,许敬业不自觉想起她当日为他挡刀的情形,心里五味杂陈。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的女儿。
  
  他忽然心软了许多,苦口婆心:“你别跟他怄气,试着以后拿他当亲兄长。你现在年纪小,还不懂。等你将来成了亲,就知道有个娘家兄弟的好处了。不然你将来嫁了人,在婆家受了欺负,都没人给你撑腰……”
  
  许长安按了按眉心:“爹,嫁人会受欺负的话,那我不嫁人不就得了?你既然觉得他人品靠谱,那就让他给我做赘婿,不行吗?”
  
  “你……”许敬业瞠目结舌,怎么也没想到女儿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但他很快回过神来,断然拒绝:“不行,许家祖上有规矩,金药堂传子不传女,传儿不传婿。要是你招赘了他,我岂不是还要再过继子嗣?”
  
  “我招赘了,我娶丈夫,我生的孩子姓许,我和儿子有什么区别?”许长安无奈,感觉跟父亲很难说通。
  
  “……这怎么就没区别了?而且我都跟外面人说好的,人人都知道那是我的嗣子,变成赘婿算怎么一回事?再说,谁愿意去做赘婿?”
  
  见父亲态度坚决,不肯同意,许长安失望之余,却又渐渐生出几分逆反的心思来。
  
  你说不行,我偏要觉得行呢。你说没人愿意娶做赘婿,或许人家就是愿意呢?
  
  反正都这样了,何不放手一试?
  
  许长安不再说话,露出一副疲态来。
  
  许敬业重重叹息:“你好好休息,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你看你表妹茵茵,不就挺开心的吗?”
  
  见女儿无精打采,他也没再多留,叮嘱丫鬟青黛几句就离开了。
  
  待他走后,青黛小声问:“小姐,是承志少爷把你推下水的?他是不是想杀你灭口?”
  
  许长安抬眸瞧她一眼:“那倒也不至于。什么时辰了?”
  
  “快午时了。”
  
  到了该用午膳的时候,可惜许长安没有胃口。简单吃了几口小菜,喝了半碗粥,她就放下了筷子。
  
  身上不正常的热度还没完全退去,她再一次服药、卧床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昏昏沉沉、意识朦胧中,听到了青黛的声音:“呦,原来是承志少爷啊?你来我们青松园做什么?”
  
  声音略尖,阴阳怪气,一听就不含善意。
  
  许长安一个激灵,清醒了几分,隐约听到承志的声音:“……小姐……生病……金药堂……”
  
  说话声不高,她在房内听不清。
  
  若在以往,她肯定让青黛直接打发走了,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愿。但今天,她居然有了别的念头。她重重咳嗽一声,清了一下嗓子,明知故问:“青黛,是谁在外面啊?”
  
  “小姐醒了。”青黛眼睛一亮,口中却道,“小姐不必理会,是不相干的人。”
  
  许长安:“……”
  
  果然青黛受她影响,对这位承志少爷没有丁点好感。
  
  可这个时候,她要的不是这个啊。
  
  还好承志高声应道:“是我,我听说你病了,我带了一些……”
  
  他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进来吧。”
  
  少女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虚弱。
  
  青黛瞪着眼睛:“小姐,你怎么……”
  
  许长安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冲青黛使了个眼色。
  
  青黛乖乖噤声。
  
  承志在门外愣了一会儿,他听到了什么?她让他进去?她是没听出说话的人是他吗?
  
  正踌躇间,只见那个横眉冷目的小丫鬟掀开帘子,不太客气:“承志少爷,我们小姐请你进来呢!”
  
  说完也不打帘子,直接将手一摔,就先转身进去了。
  
  许长安以前是少爷,跟男子打交道的次数不少。如今做了小姐,也不能时刻牢记男女大防。
  
  但承志就不一样了,他没有前尘往事的记忆,这些日子的学习中,他知道女子闺房是极其私密的地方,外男不好擅入。
  
  可他此番前来,本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她病中开口让他进去,他若不去,又未免说不过去。
  
  承志暗自思忖,罢了,他入嗣许家,就是她的兄长。他以后要做她的倚仗。探病而不入门又算什么呢?
  
  于是,他定了定心神,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承志目视前方,不敢东张西望,但眼角的余光却依然能瞥见房中摆设。
  
  他心里忍不住暗叹,怪不得说是当做男子养大的,她的房间布局颇为大气,竟不像是女子闺房。
  
  许长安住的地方,是由三个小房间打通的,一间是书房,一间是起居室,最里的才是卧室。
  
  很奇怪,明明不像是闺阁之地,却偏偏在药味之外,还有着淡淡的馨香。
  
  承志心神微晃,不敢多想。
  
  许长安坐在床上,斜靠着引枕,见他走近,理了理思绪,学着表妹说话的样子,软绵绵问:“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她声音清润悦耳,生病之后,微微有些沙哑,加之她刻意放柔了些许,听起来仿佛带着别样的魅惑。
  
  承志一怔,下意识看向她,只见她两颊鲜红,眼眸晶亮,鬓发微湿,神情慵懒。
  
  他何曾见过她这副模样?不自然的神情在他脸上一闪而过,耳朵也跟着一阵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