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成师徒恋的圣母女配 > 第一章
梵音吟唱,彩灯环绕,漫山遍野的繁花盛开。
  仙鹤成群结队,妖兽拉承着一辆又一辆的仙舟降落明光峰顶。欢声笑语,宾客盈门。这是天衍宗沉寂千年以来难得的盛况——今日,天衍宗掌门落缘剑尊最疼爱的小师妹瑶光仙尊与上灵界天机一族沈家道法集大成者唯一的继承人月见真君结秦晋之好。
  
  天衍宗举全宗之力,为庆贺这一盛事。
  
  单九一身凤冠霞帔端坐于窗前,看着铜镜中清艳绝尘的女子微微瞪大了眼。师姐打趣地斜过来一眼,她难得娇羞地低下头。回忆往昔,她与沈蕴之的相遇仿佛就在昨日。单九从未觉得自己是个感性执着之人,但不知不觉执着于沈蕴之已有五百年。
  整整五百年,锲而不舍地追在沈蕴之身后为他欢喜为他愁。
  
  不论过程多艰难,多少酸甜苦辣,今日终究是修成正果。
  
  “好了,”骆玉敏替她最后添了点口脂,润了润。左右打量了两眼,看着收拾得如花似玉的小师妹难得有些伤感:“我们泥猴似的小九也长大嫁人了,今儿可真漂亮!”
  
  “嘿嘿嘿……”单九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就想挠耳朵。被师姐一巴掌打下来。
  
  骆玉敏没好气地瞪她:“这般好的妆容,可别没轻没重地弄花了!”
  这小破孩儿真是暴殄天物。天生一张秋月无边的脸,活得却糙得跟器宗打铁匠似的。成日里不是黑不溜秋就是灰不溜秋,头发也乱七八糟拿根草一捆了事。唉,要不是这丫头不晓得收拾,沈蕴之身边哪还有那些不长眼的莺莺燕燕来她跟前耀武扬威?
  
  “也没嫁出去嘛!”
  
  单九龇着牙,眼角眉梢都是喜意,“蕴之也是咱们宗门的,还是自家人啊自家人!”
  
  “你这丫头!”
  
  点了点单九的鼻子,骆玉敏暗叹:“心这么大,也不晓得是好事坏事……”
  
  “自然是好事。”单九怪怪一笑。
  
  ……
  
  大殿之中早已人声鼎沸,华彩满天。
  盖着盖头的单九扶着骆玉敏的胳膊拾阶而上,红纱遮住了眼帘却挡不住她上扬的嘴角。单九的心情如这漫天的华彩,神采飞扬。今日之后,她便是沈蕴之的妻子。抬起头,透过红纱她远远看到高台之上同样一身喜袍的沈蕴之真负手背对着静静伫立。
  沈蕴之的皮囊灵界出了名的俊美。兼之天资聪颖,被好事者戏称为‘灵界第一玉公子’。他笔直地立在高台,哪怕大喜之日也一幅冷冷清清的模样。
  
  只是一个背影,也能叫单九高兴得热泪盈眶。五百年有多长,她无法一言以蔽之。但为这一刻,这五百年里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单九一步一步走上高台,像踩在往昔。心脏应和着她的脚步,一下一下走上终点。然而就在她抬起腿要迈上最后一阶台阶,大殿外突然冲进来一个弟子。
  
  来人穿着天玑苑的道袍,不是旁人,正是华裳裳身边侍奉的道童。
  
  骆玉敏眉头厌恶地一皱,眼风一扫,立即有两个守在一旁的弟子上前阻拦。
  
  那道童一看有人拦,当下便逃窜起来。当下便扯开嗓子叫起来。她身材虽娇小,泥鳅一般地在宾客里钻来钻去,引得一众宾客好奇。
  
  这一番突变,打破了热闹欢喜的场面。见宾客都好奇地看过来,天衍宗的弟子们不由脸色难看。今日是他们单师叔的大喜之日。掌门和骆师叔们早就安排好了,本该热热闹闹有条不紊。谁知天玑苑那位不消停,这般大喇喇地就冲进来捣乱。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即便想出手也不敢太过分。毕竟一不小心做了什么,沈家怕是要生气。届时闹起来,单师叔怕是也要吃排头。投鼠忌器的,眼睁睁看着这人一路跑一路喊,推翻了桌椅,就这么跑到了高台下沈蕴之的跟前。
  
  大殿之中全是人,这道童全然不顾,扑通一声跪下去:“主君!主君不好了!”
  
  沈蕴之缓缓转过身,一张如画的脸。
  
  “何事慌张?”清悦的嗓音在大殿中响起,单九跨上高台的腿一顿,滞在原地。
  
  道童扯着嗓子:“你快去救救我家姑娘吧!”
  
  沈蕴之自然认得道童,这是他亲自安排在亲传徒弟身边侍奉的道童。平日里照顾华裳裳的衣食住行,必要时候,会不必通报,亲自到他面前汇报求助。只是,今日是他与单九大婚之日……
  
  见他为难,那道童嗷呜一声哭出来:“主君!我家姑娘三日前冲击筑基,本想尽快筑基给主君一个惊喜。谁成想心急之下出了岔子,似要走火入魔。主君你也知晓姑娘只认主君。此番出事,离得近的林公子公孙公子想出手帮忙,奈何姑娘她意识陷入混沌不辨人,根本不允许他人靠近。如今姑娘正在大口大口呕血,晚了怕是有生命之忧!主君您快去瞧瞧吧!”
  
  沈蕴之神色一肃,当下就要走。
  
  只是刚一动,眼角余光注意到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身后的红色身影。沈蕴之顿住,眉宇染上了几分为难:“小九……”
  
  “你要去哪儿?”红纱之下,单九笑不出来了。
  
  “裳裳筑基失败走火入魔……”
  
  “所以呢?”不等他说完,单九便冷声打断了他,“你要在大婚之日弃我于不顾,去找她?”
  
  话音落下,场面为之一静。沈蕴之的眉头不由地蹙起来。
  
  高台之下鸦雀无声。
  
  说起来,灵界关于单九和沈蕴之有不少传闻。有传言说,单九爱惨了沈蕴之。初初来天衍宗当日便对天之骄子沈蕴之一见倾心。为了与他匹配,五百年来单九拼了命的修炼。从一介凡人突破元婴臻至大乘,成为天衍宗最年轻的瑶光仙尊。五百年里为沈蕴之出生入死,数次为救沈蕴之九死一生。但沈蕴之并不爱她,只是感激她,感激她的拼死相救才答应与她成婚。
  也有传言说,沈蕴之其实并不感激,只是利用她。单九从善道,修功德。身上又大气运加身,修炼畅通无阻,与她成婚便能共享她的功德。沈蕴之真正心爱的人,是他的徒弟华裳裳。只是碍于人伦,不敢表现太过,拿单九当挡箭牌罢了。
  
  说实在的,今日来恭贺两人婚事,不少人私心里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情的。毕竟灵界第一公子这朵高岭之花,想摘的人不少。单九不是最出色的一个,但却是得手的一个。
  
  “主君求你快些吧!我家姑娘根基薄弱,等不了!”一旁道童见两人僵持住了,干脆爬起来大喊,“若是晚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小九,我要立即过去一趟。”
  
  沈蕴之自然是知晓华裳裳的心性。自己的徒弟,亲手从豆蔻少女养大至今,什么性子没人比他更清楚。华裳裳幼时便最爱钻牛角尖,大了往后心性没见长进,反而越发娇弱。确实如道童所说,若得不到及时救治,当真一辈子就毁了。
  
  “你我之事,”他顿了顿,沉声道,“等我回来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着,他就要飞身离去。
  
  单九闪身挡在他跟前:“不准走。”
  
  “瑶光仙尊,求您了,我家姑娘是真的出事了。若不然奴不会这个时辰赶来,洞府里弥漫着魔气,若是真君再不过去,我家姑娘的道心怕是要碎……”
  
  “你闭嘴!”单九怒道,一道劲风扇了出去。
  
  那道童被劲风击中,重重地砸在了柱子上,昏了过去。
  
  沈蕴之见状脸倏地沉了下来。那双冷清的眼睛盯着单九,锐利非常。但想着此时若走确实不对,他压着脾气:“小九,情况紧急,你别再这时候闹脾气。”
  
  不知何时,骤然刮起一阵风,悬浮在半空的纸扎吉祥灯笼噼里啪啦地撞在一起,似乎要下雨了。风拂动得香案上的龙凤红烛骤然熄灭。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乌云卷动着遮住天光。大殿两旁的树下,宾客们还坐着没有走,静静地看着两人。
  
  “我不是闹脾气。”单九摘下盖头往地上一砸。
  
  红纱落地,她一张精心妆点过的脸曝露出来,面若桃花,眼若星辰。此时这双眼睛通红一片,隐约有水光闪烁:“你可知今日你若是走了,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手一挥,满堂的宾客尴尬地避开眼。高堂之上,天衍宗一派师兄弟脸色已经铁青。沈蕴之目光在台下一扫,心里自然也明白。今时今日,他若是走,单九会成为天下笑柄。
  
  喉咙一哽,他软下来:“裳裳是我的徒弟。这紧要关头,我不能弃她于不顾。”
  
  单九冷笑了一声,嗓音冰冷得犹如的凛冽寒风:“你不能弃她于不顾,便能弃我于不顾?”
  
  她对他,从来都是热烈地笑着的,沈蕴之还是第一次看到冷笑的单九。
  
  沈蕴之不喜欢她此时的态度。心口仿佛闷了什么似的,有些难受。情况紧急,他不愿这时候与单九起争执,只能缓了口气哄道:“九儿,你素来宽厚,最是大度不过,莫与她计较可好?今日之事是我的过错,事后我会跟你负荆请罪。届时你要打要骂,我都随你。”
  
  结契当日弃她于不顾确实是他做错,但修炼一事,关系到修士众生。若裳裳当真废了道法,以小徒弟脆弱的秉性,这一辈子都毁了。烦躁愧疚之下,沈蕴之一股闷火突兀地涌上来,心中不免埋怨。明明小九是这般聪慧灵秀之人,为何非与他的小徒弟过不去?
  
  “小九听话,五百年你都等了,何必急于一时?”
  
  一句话,单九面色惨白。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轻飘飘说出这种话的沈蕴之,这一刻,突然有种一颗心喂了狗的感觉:“五百年都等了,何必急于一时?沈蕴之你……”
  
  话出口,沈蕴之立即就意识到说错,但他在单九面前强势久了,错了也不会认错。看她难过的表情,他心虚之下冷肃道:“我先去看看裳裳,你我之事,等我回来再说。”
  
  说罢,他作势要走。
  
  单九当然不可能让他走,飞身一掌就劈了过去。今日就算是用武力,也必不能让他走了。沈蕴之没想到她会出手,闪身躲过。然而单九一击不中,翻身从另一边攻来。即将要成婚的两个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起来。
  
  乌云卷动,一场大雨忽至。雨水滴在单九的肩膀上,溅起迷蒙的雾气。
  
  两人打得风起云涌,一个大乘期即将化神的瑶光仙尊,一个已经半步化神的月见真君。两人无论谁都称得上一方大能。这般打起来自然是雷鸣电闪。台下的宾客顾不得看热闹,纷纷躲进了落缘仙尊的结界。半空中彩纸灯笼一盏一盏坠落,喜气荡然无存。
  
  很快,单九终究不敌沈蕴之,被一掌击中了后颈,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沈蕴之将人抱到一边,丢下一句‘婚期推迟,一切等我回来再说’便要离开。
  
  “沈蕴之。”他那一掌并未用全力,单九撑着眼帘没昏过去,叫住他。
  
  沈蕴之顿住,扭头看着她。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辱?”单九自言自语,“对,你就是觉得我好欺辱,好欺辱到一个筑基期的小丫头都能骑到我头上撒野……”
  
  沈蕴之不喜欢听这种话:“单九,我说过去去就回,你莫要小题大做,胡乱推测。”
  
  单九眼睛一点一点垂下去,眼前的昏沉,脑子却前所未有的清明。她不再看沈蕴之,只低声冷而静地问:“你说,为何华裳裳一出事,你总是第一个知晓?为何她总是准确地找到你在哪?她为何早不筑基,晚不筑基,偏生在你我结为道侣这一日筑基走火入魔?”
  
  沈蕴之不说话。
  
  “你其实知道缘由对不对?”
  
  “此事姑且不谈。裳裳还小,心思也比一般姑娘家纤细。许是我照看她久了,叫她有些拎不清。你莫要与她计较。你我是要相伴一生共享大道的人,裳裳是我的徒儿。”他厌倦道,“你总与一个弟子计较这些,未免太过狭隘了!”
  
  “狭隘?我狭隘?”
  
  单九呵呵笑了两声,“我单九自降世起,还是头一回被人说狭隘。”
  
  沈蕴之一噎,眉头紧紧拧了起来。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但话说出口也收不回来,他憋气道:“你莫要钻牛角尖,我只是想让你宽心,你知我并非那个意思。”
  
  “我不管你哪个意思,沈蕴之,事已至此,我已经累了。”
  
  单九仰起头,大雨啪啪地砸在她脸上。有水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来,不知是眼泪还是雨水:“五百年,真的够了。今日你若非得要走,那你我之间就画上一个休止符。”
  
  沈蕴之脸色大变,但转瞬意识到她在说气话,兀自打断:“你正在气头上,气话做不得数!”
  
  “我单九从不说假话!”
  
  沈蕴之却没有应答,只是忽地闪身上前,一掌劈在单九的后颈。看到她软软地倒下去,确定没有再醒过来,他才转身离去。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不过一个眨眼,高台之上就只剩下单九一个人。
  
  顿时,一片哗然。
  高台之上,落缘仙尊的脸色已经铁青。骆玉敏脸色发白,气不过,拔剑就飞身去追。单九孤单单地靠在柱子旁,台下是幸灾乐祸的嘲笑:“我就说吧,果然如此,可真难看啊……”
  
  “啧啧,这叫什么?癞□□要吃天鹅肉,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嘘,你小声点,还在人家天衍宗的地盘上呢……”
  
  “哈哈,我也不想笑,实在憋不住……”
  
  ……
  
  与此同时,单九的脑海突然涌现了无数嘈杂的画面。
  那是关于一个名叫‘华裳裳’的穿越女的团宠人生。她逃课打游戏触电身亡,穿越到修真界被修真界天之骄子沈蕴之收为亲传弟子,独得师尊,即是男主沈蕴之的青眼。冷心冷肺的沈蕴之清心寡欲,只为她一人牵动心神,为她能成神,一路保驾护航,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女主不需太修炼,光靠气运光环,天材地宝走到哪儿捡到哪儿。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过百年便飞升成神。
  而她单九,就是书中最令人厌烦的女配。开篇便是男主的道侣,偶尔会动摇男主的心。但在后期为了大义,被男主舍弃在魔渊的圣母婊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