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成师徒恋的圣母女配 > 第四章
洞穴深处传来滴答滴答的滴水声,黑黢黢的洞穴,一大一小两人无声对峙。
  
  许久,还是单九觉得无趣先移开了视线。单九成了师叔祖以后,多少年没见过这么沉得住气的小孩儿了。有些诧异,又觉得可爱,忍不住就想摸一把小孩儿肉呼呼的脸蛋。不过这孩子似乎脾气很不好,单九这边刚一抬手,他的眉头就皱成了一团。
  那双乌溜溜的大眼毫不客气地杀过来,很有几分威势地喝道:“手拿开!”
  
  单九手一顿,顿时就乐了。屁大点儿大的小孩儿,居然凶得很?
  她偏不!
  虽说舔了沈蕴之几百年,并不意味着单九就是个好人。她这人号称‘天衍宗最欠师叔祖’,素来手欠。别人越不让她摸的东西,她就越想摸!
  
  裙摆往腰上那么一扎,单九笑眯眯地伸出两根素白的手指头,就捏住了小娃娃的脸颊肉。。
  
  眼看着小孩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单九笑得更欢了:“怎么?想打我啊?”
  
  那小孩儿似乎没见过她这样的,眼睛瞪得老大:“叫你手拿开!”
  
  “我不,”单九不仅不放,恶意一笑,手指捏着那块肉利索地转了个圈。
  
  一股尖锐的疼痛从脸颊瞬间冲上了天灵盖,果然见小孩儿脸顿时就铁青了。漂亮的桃花眼瞪圆,凶光毕露,像只被激怒的小野兽,他龇牙道:“你找死!”
  
  “哟~口气还挺大~”
  单九这辈子除了在沈蕴之华裳裳那对师徒身上栽过跟头,就没谁敢在她跟前耍狠。小孩儿越叫嚷,她捏着人家脸颊肉就越使劲儿。直捏得人家小孩儿白嫩的脸颊通红,听到他肚子发出一声咕地长鸣才良心发现,这小孩儿被自己的母亲抛弃,已经两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
  
  漆黑的洞穴里是绵绵不绝肠胃蠕动的响动,冲她龇牙的小鬼僵住了。瞪着眼,垂眸看向自己的肚子。虽然躺倒的姿势根本就看不见,但在确定是自己的肚子在叫以后,小家伙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脸色由青到紫,好不精彩。
  
  单九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肚皮:“怎样?说句好听的,本尊就出去找点奶给你吃?”
  
  她本是逗趣,结果这手一拍下去,小孩儿的脸刷地就白了。肉眼可见地面白如纸,红艳艳的嘴唇也在一瞬间血色褪尽了。
  
  单九笑脸一僵,她只是轻轻拍了一下,不会这么痛吧?
  
  “怎么?不想说好听的,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单九以为小孩儿装模作样,但看小孩身子抽搐了一瞬,冷汗开始汩汩地往外冒。她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劲,赶紧将孩子放到地上。
  
  不知是谁捆的,这两块布将小孩儿捆得严严实实。以为捆得太紧了孩子难受,她赶紧解开襁褓。这一打开,方发觉不对。襁褓里全是血,血水将布料里侧染得猩红。
  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闻着味儿,单九都要以为这孩子的血流尽了。小孩儿一动不动地躺着,手脚以扭曲的姿势摆放在身体的两侧。手腕脚腕青紫的勒痕,看样子是被什么东西烧伤。没穿衣裳,身上就裹了一件大人的外袍。曝露在外的皮肤上青青紫紫,全是伤痕。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也没了逗弄小孩的心思,单九将外袍脱下来,平铺在石头上。
  匆匆从宗门出来,她身上穿得还是那身嫁衣。嫁衣是沈家送来的,听说沈蕴之特地为单九准备的,沈家耗费了不少灵石和功夫才制作完成。当初单九收到之时有多珍惜,如今也不过被当做一块抹布铺在地上。单九把伤痕累累的小娃娃放上去。
  
  然而有幸躺在单九嫁衣上的魔主大人却没觉得有那么荣幸了。
  
  他怒睁着一双黑中带红的眼,死死盯着掐他咯吱窝的单九。魔主大人自诞生起,叱咤魔灵两界几百年,从未受到如此戏弄!而此时他身上的衣物被扒得干干净净,赤条条一小只平躺在石头上。单九这女人从他的脖子摸到了脚尖,简直是不知羞耻!
  
  眼中杀机一闪,他预备给这粗鲁无知的女人一次血的教训!
  
  正当他暗中蓄力,突然一股灵气缓缓注入了体.内。
  
  那灵气仿佛一股清泉,迅速抚平了他经脉中火烧火燎的疼痛,并迅速遏制了他身体的溃败。
  
  周辑倏地一愣,抬起眼帘。鸦羽似的浓睫之下眸子黑中带红,透着一股妖异。不仔细看是不会觉察,他此时定定地看着单九,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诧异。
  
  自从不慎被人偷袭走火入魔,他的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地从内部溃败。这段日子,周辑尝试过无数种法子挽救。奈何不管是魔气还是灵气,对他的伤势都是无效的。为延缓溃败的速度,他不得不蜕化到幼年时期。蹉跎了半年之久,居然眼前这个女子的灵气对他有用!
  
  黑红的眸子一黯,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审视起眼前的女子。
  女子凤眼琼鼻,眼神清正温和,皮相无疑是清艳的。穿着单薄的亵衣,外衫脱了,满头乌发潦草地披在肩上。皮相虽然不错,但打扮着实潦草。周辑的目光不由向她的手瞥去,虎口有茧,武器应当是刀或剑。不出意外,是剑宗出来的。
  
  意识到这一点,周辑垂下眼帘,迅速收敛起面上的戾气。
  
  单九没注意到他的异常,灵力在他体.内游走一圈后,神色凝重地收了手。
  
  全身的经脉尽断,五脏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像是被人强行从内里震碎。小臂骨折,两只手腕骨也被捏得粉碎。两条腿看似完整,但膝盖以下骨头断裂。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可想而知多疼。就算是她,当初被沈蕴之拍断了胸腹的经脉都忍不住叫痛。这孩子居然一声不吭地忍了两天一夜,单九不由有些心惊。不得不说,小小年纪能有这般心性,委实不错。
  
  “罢了,”单九叹了口气,用灵气替他暂时舒缓了疼痛。这孩子的伤,天底下只有单九能治。单九修复经脉的功法是她独创,整个灵界只此一家,“怎么恰巧就遇上了我……”
  
  这会儿小孩倒是不嚷着要杀人了。他垂着眼帘,安静地任由单九摆弄。
  
  还是那句话,人长得好就是讨巧。小孩儿乖乖巧巧的,反倒激起了她的恻隐之心。五百年坚决不收徒弟的老黄花闺女看他可怜兮兮的,破天荒地想收养他。
  
  “这么说来,你跟我还有点像……”
  单九捏了捏小孩儿脸颊肉,有些不甘心。几日前才跟华裳裳抢男人,哭得稀里哗啦,突然之间就走上了中老年养崽之路也是令人郁卒,她嘀嘀咕咕的:“我当初也是浑身经脉尽断,手筋脚筋被挑断。若非师父碰巧遇上,抱回宗门悉心教养,怕是早就化成白骨了……”
  
  周辑睁着乌溜溜地眼睛与她对视,一声不吭。
  
  “……今日你被母亲抛弃在此地,又恰巧被我给碰上。”单九摩挲着下巴,有些嫌弃:“我本身是不太想收徒弟的,但天意如此,也不能拒绝。”
  
  周辑眉头一跳,等着她后面的话。
  
  “当然,你可以拒绝……”
  
  话未说完,魔主面无表情道:“我拒绝。”
  
  “拒绝无效,”单九挑眉,“本尊五百年第一次收徒,是你想拒绝就能拒绝的?”
  
  周辑:“……”
  
  “好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单九说干就干,一锤定音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瑶光仙尊的徒弟了。对了,徒弟你叫什么名儿?”
  
  “……”
  
  “不说?”单九皱眉,点点头,“那行,我亲自给你取……”
  
  “子御。”
  
  ……这不就乖了嘛,单九笑了。
  
  单九义正言辞地单方面宣布收周辑为徒,但真正的拜师不可能这般潦草。只是目前这么重的伤,小孩儿一时半会儿没法救。要行拜师,也只能等他能站起来再说。
  单九有些懊恼自己如此之糙,不仅兜里没有外伤药,她连干净的衣裳都没有。瞥了一眼被扔在一边的黑袍子,那上面都是血迹。想着这孩子的伤口还在流血,衣裳那么脏定会造成感染。以这孩子如今破破烂烂的身体,指不定高烧一宿人就没了,于是抬起手解自己的亵衣给他。
  
  魔主大人看得眼皮子直抽,奈何脖子以下根本不能动,只能闭上了眼睛。
  
  单九余光瞥见了,顿时就不爽了。
  
  “非礼勿视。”
  
  单九听这话就笑了:“屁点儿大的小奶娃,你自己还光屁股呢,还非礼勿视!”
  
  魔主噎住:“……”本尊光屁股拜谁所赐?
  
  单九却不管,她用亵衣将小孩儿一裹。捡起地上的外袍随意穿上,抱着小孩儿就往外飞去。周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她的外袍是一件嫁衣。
  
  是不是嫁衣,这本与他无关。魔主大人关心的是这人飞的方向不对,前方似乎是北州地界。
  北州的林家有他的仇人,并非他怕遇到。而是他如今这个模样,若是被发现,不好脱身。只是他的担忧也没法说,说了,单九也不会听。
  
  两人在城内走走停停,这女人不知在看什么,东张西望。
  忍了忍,魔主大人还是出口道:“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话一出口,抱着他的单九诡异一笑,突然就停在了一户人家后院。
  飞身跳下墙壁,院子里还有人在。然而她丝毫不顾,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那户人家的牛圈前。魔主余光瞥着四周,不清楚这人想做什么。就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捏住,然后脑袋转向了牛棚。
  
  单九指着前方一只身形壮硕奶水充足的母牛,高兴道:“看见没,它是你以后的衣食父母了。”
  
  魔主:“……”
  
  ………
  
  锦州,沈家天玑苑。
  
  沈蕴之稳住了华裳裳的伤势,立即启程赶往天衍宗。
  
  这些时日,为了稳住徒弟的伤势,沈蕴之很是费了一些功夫。不过好在华裳裳的体质这些年被他洗涤得不错,伤口恢复也算可以。
  修炼无岁月,眨眼就十几日过去。平常这几日自然不算什么,只是这回事情闹得有些过了火。单九那日头也不回地从沈家离开,沈蕴之说不上来怎么,心中却有些不安。
  
  虽为修真世家,沈家却还保持着凡尘世家的做派。此时沈云之的马车赶到主峰,如往日那般走,却被拦在了落花院之外。
  
  落花院是单九的住处,名字有些酸腐。是当初建成之时沈蕴之随口给取的。五百年来,沈蕴之是想进便进,想出便出的。这还是他头一回被门童拦下来。心中不悦,但却知自己有错在先,不好强闯。沈蕴之只能按捺住脾气道:“传信进去,就说我来了。”